中国改革论坛网微博
中国改革论坛网RSS订阅

宋增伟:资本主义发展的辩证逻辑和历史趋势

  时间:2010-09-06   浏览次数:0

摘 要: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论断仍没有过时,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具有了新的内涵和新的实现形式。资本主义是一个不断进行自我否定的历史过程,是一个社会主义因素不断增多,资本主义因素逐渐减少的量变过程。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是资本主义的无奈选择。

关键词: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辩证逻辑;历史趋势

一、资本主义是一个不断自我否定的历史过程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必然要日益深化,最终将导致资本主义制度被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取代。150多年过去了,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里,并没有爆发像苏联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那样的社会革命。马克思恩格斯在生前也一直没有看到革命高潮的到来。马克思在晚年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东方社会的理论研究中。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出现了许多马克思恩格斯所没有看到的新情况。20世纪90年代以来,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学术界开展了一场关于当代资本主义的前途和未来的讨论,研究当代资本主义成了学界的一个热门话题。资本主义向何处去?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吗?马克思的两个必然规律是否已经过时?都成为人们探讨的热点问题。我国学界主要集中讨论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有哪些新变化,这些新变化产生的原因以及如何对资本主义发展的阶段定位等问题。对于两个必然规律,主要有两个问题需要研究:(1)关于社会革命爆发的方式。吉彦波提出暴力革命已经过时,和平过渡成为可能;吴江提出在资本主义自身内部进行扬弃由部分质变到根本改造的道路。(2)关于社会主义产生的时机问题。多数学者认为,资本主义尚有它的生命力,生产力发展仍有很大的空间,社会主义革命的时机不成熟。赵明义提出把两个必然两个决不会结合起来。西方学界一方面对资本主义新阶段及未来社会提出了许多概念,如晚期资本主义、新资本主义、超资本主义、股东资本主义、涡轮资本主义、网络资本主义、信息社会、后工业社会等;另一方面,在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和左翼学者那里出版了许多关于资本主义的著作,对资本主义的命运进行预测,如海尔布隆纳的《21世纪的资本主义》(1993)、瑟罗的《资本主义的未来》、施韦卡特《反对资本主义》、阿尔贝尔的《资本主义反对资本主义》、梅扎累斯的《超越资本》(1995)、辛格的《谁的新千年》(1999)等。美国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奥尔曼认为资本主义正在走向衰亡;德鲁克悲观地提出后资本主义社会”;沃勒斯坦提出资本主义全球体系处于崩溃中;施韦卡特提出市场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替代制度等等。从以上情况可知,苏东剧变后,人们对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认识,并不像福山的历史终结论那么简单,一切认真思考资本主义现状和未来的人们,只要严肃地面对现实,没有谁看不到资本主义社会并非人类生存的理想状态,相反,在经济上的不平等,政治上的不民主,以及文化和道德的危机方面,都暴露出资本主义的本质缺陷。正因为有这样的深刻认识以及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不满,才激励这些进步的思想家根据新的历史条件,对人类未来的美好替代方案进行了有益的探索。马克思的两个必然规律仍没有过时,社会主义作为人类社会的美好价值诉求和理性选择仍然有它的魅力。现代资产阶级及其所代表的社会决不是上帝意志的产物,也不是什么天才人物的任意创造,完全是社会生产发展的结果,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一系列变革的产物。它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它对社会历史曾经起过巨大的推动作用。马克思恩格斯是伟大的无产阶级的理论家,同时又是伟大的科学家,他们高瞻远瞩,具有无比宽广的胸怀。他们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历史必然性以及资产阶级历史作用所作的分析,是任何资产阶级的思想家所不可比拟的,也使得当时那些关于资本主义制度的所有学说统统相形见绌,对于我们今天正确地认识资本主义仍然具有指导意义。

资本主义是一个不断自我否定的历史过程。资本主义制度必然灭亡的根据不是外来的,而是就存在于这个制度自身之中;社会主义必然胜利,因为它是从资本主义发展起来的,它是资本主义产生出来的那种社会力量发生作用的结果。这个原理的正确性是毋庸置疑的。

因为它完全是根据对事实的分析而得出的。请看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的话:“从封建社会的灭亡中产生出来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并没有消灭阶级对立。它只是用新的阶级、新的压迫条件、新的斗争形式代替了旧的。[1](P251)资产阶级除非使生产工具,从而使生产关系,从而使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革命化,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生产的不断变更,一切社会关系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1](P254),“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的工人,即无产者。[1](P257)资本主义矛盾的存在就使资本主义一直处于不断的自我否定自我调节过程之中,由于生产关系的不先进,迫使资本主义调动一切力量,千方百计对生产关系进行调整,去适应去满足飞速发展的生产力的要求。资本主义之所以延续发展至今,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一大批智囊团、社会精英为资本主义把脉、诊断、看病,那些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学家等使尽浑身解数设计出层出不穷的方案,成为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的病床边的医生。《资本主义的未来》作者莱斯特·瑟罗认为,“从历史上看,外部的军事威胁,内部的社会动乱和可以替代的不同意识形态用来作为否定社会既得利益的理由”,使资本主义制度陷入危机,富人们看到,马克思所预言的革命,来源于内部的对抗,“他们明白自己的长久生存取决于消灭产生革命的条件。于是德国的贵族保守派俾斯麦在19世纪80年代创立了公共老年退休金和医疗保险制度。英国公爵之子温斯顿·丘吉尔在1911年怂恿了第一个大规模的公共失业保险制度。出生高贵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设计了社会福利国家,从而在美国经济崩溃后重新拯救了资本主义。如果资本主义制度没有遭到威胁,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2]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力不可能一直在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中生长,它必然要突破其束缚,实现自己的历史使命。当暴力革命在现实条件下已经不必要、不可能、不现实时,和平过渡就成为一种必然。由生产力发展所决定的社会革命是必然的,社会革命的具体形式是多样的。在发达资本主义社会里,劳动者的工资必然遵守国家规定的最低标准,必须与工会组织谈判决定,而不再是资本家的单方面权利,这是对资本控制者控制权的一种剥夺和制约;劳动者在失业、医疗、养老、休假等方面的社会福利和保障制度,也是资本主义自身所不能容纳和解释的;累进的所得税显示了社会对剩余价值的二次分配,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行的高达60%~90%的累进遗产税,正体现了《共产党宣言》中关于消灭继承制的精神。可以说,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正在发生着静悄悄的革命,正在不得不对生产关系进行适应生产力发展的变革。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预言的,马克思所设想的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主义社会因素正在出现。资本主义内部的自我否定因素正在积累和生长,世界历史意义上的最后的阶级斗争正在不流泪、不流血、不声张、不喧嚣地以和平、互利、协商的方式乘着新技术革命的快车进行,这场革命完全不同于十月革命的刀光剑影,也不同于井冈山道路的残酷斗争。

来源:理论探讨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