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论坛网微博
中国改革论坛网RSS订阅

宋增伟:尊重个人利益是衡量制度设计是否科学的关键

  时间:2010-09-06   浏览次数:0

摘 要:曼德维尔在《蜜蜂的寓言》中提出了“私人恶德即公共利益”的思想,他通过寓言得出结论:国家的繁荣和人民的普遍幸福,只有顺应人的利己本性才能得到实现。因此,在进行制度设计时必须充分认识和评价个人利益的积极作用。就公私两种行为而言,制度是针对人的利己主义行为的,尊重个人利益是衡量制度设计是否科学的关键。制度的主要功能是调动人的积极性,而要做到这些就必须解决“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的关系,即如何能够使人人像关心个人利益一样关心公共利益,这就是私利公益问题。制度设计的目标是实现私利公益,而只有建立在尊重个人利益基础上的制度设计才能实现社会公益的目标。

关键词: 制度设计;个人利益;公共利益

一、西方思想家关于“私德即公益”的思想

英国近代著名思想家曼德维尔在其名著《蜜蜂的寓言》中提出了“私人恶德即公共利益”的思想,他认为美德产生于人的荣辱感,而荣辱感又源于人性中的自私。社会之所以能够存在和发展,完全是由于人的各种激情和相互作用,克服自然障碍以满足自身物质需求的结果。他利用一个设想的蜜蜂社会来阐述其观点。他把人类社会比喻成为一个巨大蜂巢,把人比喻成这个蜂巢中的蜜蜂。最初,蜜蜂们——-商人、律师、医生、牧师、法官等等,都极力不择手段地满足自己卑贱的私欲和虚荣,整个蜜蜂社会充满自私自利的败行和恶习。然而,正是当他们这样各施本领,为所欲为时,却使整个社会繁荣昌盛:“无数的人们都在努力,满足彼此之间的虚荣与欲望,到处都充满了邪恶,而整个社会却变成了天堂。”[1]p7-8“一切行当和地方都存在欺骗,没有一种行业里不包含谎言。”[1]p13何以如此呢?因为,“恶德就这样培育了机智精明,它随着时代及勤勉一同前行,并且给生活带来了种种方便,它是真正的快乐、舒适与安然,其威力无比,竟使那些赤贫者生活得比往日阔人还要快乐。”[1]p19后来,“蜜蜂们”异想天开,要求改变自己的本性,去邪恶,要做诚实的人,结果却出乎人的预料:“随着傲慢与奢侈的减少,一切艺术与技巧都相继丧失!”不仅是挥金如土的富豪绝迹,劳工大众也无处求生。“手工业者———不再有人订货;艺术家、木工、雕石工———全都没有工作而身无分文。”整个社会一片萧条[1]p9

曼德维尔借助这个寓言想证明的是:国家的繁荣和人民的普遍幸福,只有顺应人的利己本性才能得到实现。禁欲主义要消灭人类的情欲,专制主义要强制人们克己牺牲,理性主义教导人们沉思冥想,其结果只能造成对人性的摧残和对美好事物的毁灭,就如同把一个伟大繁荣的蜂巢弄成一个诚实但贫困的蜂巢是蠢行一样。因此,他说,个人对自身利益和幸福的追求,“是使我们成为社会生物的伟大原则,是毫无例外的一切职业和事业的牢固基础、生命力和支柱;我们应当在这里寻找一切艺术和科学的真正源泉;一旦不再有恶,社会即使不完全毁灭,也一定要衰落”[1]p9。曼德维尔认为:“私人的恶德若经过老练政治家的妥善处理,可能被转变为公众的利益。”[1]p236“人若没有欲望的驱使,便决不会去拼力奋斗。当人们处在休眠状态时,任何东西都不能使他们奋起,其卓越与才能亦永远不能发现。人这部怠惰的机器若没有人的激情的影响,将可以被恰当地比做一台没有受到风力影响的巨大风磨。”[1]p141-142罗尔斯曾指出亚里士多德学派原则(Aristotelian Principle)中所强调的欲望对人类活动的促进作用。该原则认为:“能驱动人类活动的重要的不仅仅是肉体需求,而且还有从事那些仅是为了他们自身利益能够得到享受的事情的欲望,至少当迫切的需要得到满足的时候。”[2]亚当·斯密在其名著《国富论》中倡导“经济自由主义”,这是建立在“自然秩序”基础之上的,“自然秩序”是从人的本性产生又合乎人的本性的正常的社会秩序,是建立在个人自我利益追求及其积极性、创造性之上的一种秩序。人具有双重本性,既是“经济人”,又是“道德人”。人作为“经济人”是利己主义者,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并尽力去追求它。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所以社会利益就是个人利益的总和。个人越是追求自己的利益,社会利益就越大。所以,应当放手让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让人有充分的经济自由,国家对此不可加以限制和干涉。限制和干涉的结果只能是对自然秩序的破坏,影响社会的繁荣和发展。他还认为,再没有比提倡节俭、反对奢侈、让人们保持低水平的生活更为有害的了。让人们放任发挥自己的天性,让人间的事务在各个人的偏见和私心的竞争支配下自然地进行调节,是富国强民的关键。人们贪财追求自己的快乐,看起来是相互对立的、矛盾的、混乱的,然而,美德、秩序正是在这种竞争中产生的。亚当·斯密认为:“良好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将能够给那些既有益于个人完善又有助于其他人幸福的品质提供培养和发挥作用的环境,同时,又能够有效地控制那些损人利己的恶劣品质和行径。”[3]密尔指出:“无庸置疑,人们的行为服从于他们的意志;他们的意志服从于他们的欲望;他们的欲望产生于其对善或恶的理解;换句话说,产生于他们的利益。”[4]

人们常常把个人利益混同于个人主义,对此19世纪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说:“个人主义是一种只顾自己而又心安理得的情感,它使每个公民同其他同胞大众隔离,同亲人疏远,和朋友疏远。”[5]个人主义属于伦理原则和价值观念范畴,而利益则是一种经济关系的表现,个人利益表现为一定经济关系中个人的物质需求,个人利益属于社会经济范畴。作为伦理原则和价值观念范畴的个人主义与作为社会经济范畴的个人利益是不应混淆的,就是说,不能因为人人都有个人利益,就认为人人都奉行个人主义。爱尔维修认为,趋乐避苦、追求个人利益是人的天然本性,不可抹煞,也不能改变。在无损于他人权益的条件下满足个人的欲望和利益,是无可非议的。相反,靠牺牲个人切身的、正确理解的利益来满足社会利益,到头来必将引起社会的崩溃。他认为任何时候、任何社会的公共幸福皆是个人幸福组成的,离开了个人幸福这个出发点和归宿点,社会幸福就无从谈起。自爱不仅是推动个人前进的动力,也是道德产生、社会发展的惟一动力。正如爱尔维修所指出的:当人们处于从恶能得到好处的制度下,要劝人从善是徒劳的。康德认为,人先验地具有联合在一起的社会性,同时又具有追求个人欲求、愿望的非社会性。非社会性就是“恶”,“恶”是因追求个人利益以至违背普遍立法的个体性。所谓人的本恶,指的就是这种劣根性。但是,又正是“恶”推动着历史的发展、人类的进步,使人的聪明才智和各种能力在与他人竞争、对抗冲突中不断发生、发展起来。康德以树木为例,说树木只有在茂密森林中,各自为争取阳光而竟相生长,才能长得高大笔直。康德肯定竞争是社会的基础,它促进文明和进步。康德的这一思想,在黑格尔那里被明确表述为一个广为人知的命题,即“恶推动历史发展”[6]

来源: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