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论坛网微博
中国改革论坛网RSS订阅

宋赵来:垄断行业改革步履维艰

作者:宋赵来  时间:2011-04-27   浏览次数:0

垄断行业改革是我国改革的重点,上世纪90年代末有专家曾经预测,到2010年左右,经过10年至15年左右,垄断行业改革将取得重大进展,但改了这么多年,喊了很多年,但纵观这么多年,一句话来总结就是进展缓慢,与改革的预期有比较大的距离。特别是2008年8月1日,经历近14年之久的《反垄断法》宣告正式实施,当时那时舆论欢腾,但高兴的太早了。

垄断行业对百姓最直接的后果了造成行业巨大差距和收入分配的巨大差距,按理说,这些国有垄断企业归全民所有,经营利润理应在进行合理分配后由全民共享,但事实是少数人专享这些红利,在国有垄断企业内部封闭循环,变成大笔的奖金或福利。

统计显示,2008年全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劳动报酬为2.9万元。从事纺织业年均收入只有1.6万元,而电信业和石油天然气开采业都是4.6万元,电力业为4.2万元。

另有调查显示,我国行业收入差距最高与最低的比值在逐年拉大。行业收入最高与最低的比例扩大到了11∶1。而这种差距约1/3是垄断因素造成的,垄断行业是造成中国行业收入差距的根本原因。垄断行业员工占全国就业人群只有8%,但2008年他们的工资总额却占全国的50%,与其他行业收入形成巨大反差。差距之大,令人咂舌。垄断行业员工究竟拿多少钱?其收入由几部分构成,各部分到底是多少?都应该是本明细账,不要忽悠人。

垄断行业的高收入并不是来源于经营管理水平的提高,生产效率的提高,而只是靠垄断地位取得的,来自于机会的不公平,而机会不公平导致分配结果的不公平。

收入有差距是必要的,实行按劳分配吗,这样才有助于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但是“过高的收入”,即使是合法取得的,也应予以调节,更何况即使合法,如果不合理,也要迅速改革。

垄断行业必然造成了市场的不公平竞争原则,垄断行业获得大量垄断收益,这是很显而易见的。强化行业保护、排斥市场竞争,直接制约市场机制提高效率。目前民间资本难进入垄断行业,据悉,目前民间投资集中在房地产、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等竞争相对激烈的领域,而基础设施、电信、金融保险业等领域则几乎被国有资本“垄断”。早在2005年,国务院就出台了“非公36条”,明确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金融、电力、电信、铁路等垄断领域。2009年9月,国务院再次出台29条新政,但因特殊利益出来阻碍和破坏,或措施不够细化且操作性不强,或执行难,激活民间资本的动力不足。“没有渠道”进入或“被无形的墙阻碍”则是民营资本在“诉苦”时的常用语。由此形成了所谓的“玻璃门”,即看得见进不去;所谓的“弹簧门”,即进去了最终还要被弹出来。

现在提出内需为主,提出形成消费主导的发展方式,但是如果国有资源主要配置在竞争领域,而且现在事实上至少在某些行业呈现不断扩张的趋势,那就很难启动民间投资。有专家估计,2009年新增的10万亿投资中,中小企业获得的不足10%,显然不利于消费主导型模式的形成。

近一段时期,央企独霸土地市场,各领风骚,不断催生新“地王”,在2010年全国两会声讨高房价刚几日,颇有讽刺意味的是京城就一日现三“地王” ,真应了那句话, 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让人即大跌眼镜,又打开眼界。企业本身是百姓的企业,是为民谋福祉的但是他们在住房上不仅没有起到平抑房价的作用,反而一再推高房价,百姓不得已只好蜗居,苦不堪言,理论和实践也真会开玩笑。其他垄断行业产品定价也是长期背离价值,高于价值,霸王条款压死你,气死你,服务不好,你还得仍气吞声接受,由此衍生出很多民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垄断行业改革不破坚冰,为民服务更多是雾里看花。

特别是2008年8月1日,经历近14年之久的《反垄断法》宣告正式实施,当时那时舆论欢腾,百姓高兴,但是时至今日,情况又如何呢?原来的垄断不但没有打破,新的垄断还在增强,们不仅垄断了资源,而且垄断了资金,垄断了市场,垄断了产业链,产业链越拉越长,垄断达到了一个新极致。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张梅颖说,垄断行业的收入问题说了很长时间,但收入差距还是在一天天扩大。垄断行业的国企占据了政策优势、资源优势、市场优势,以国家的“长子”自居,却不管“家里的穷人”。有些国企钱多得流油,怎甚办呢?当“地王”!这是老百姓绝对不能接受的。

实践也证明,越是与垄断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性价比越低,而引入市场竞争的部门则往往相反。如医疗行业与文化产业就是一对鲜明对比。前者可以看到比比皆是的老百姓“看病难”与“看病贵”现象,后者则能让人体验到“二人转”、“郭德纲”、“海派清口”等新文化现象的热火朝天。再如,在公交汽车完全国营垄断的年代,一二百人挤乘一辆大公交车的例子比比皆是,而随着民营资本的引入,公交车数量和线路增多、公交服务水平上升,更不再像以往那样拥挤不堪。

垄断行业改革,应该明确收缩到公益事业范围内,应追求国民福祉的最大化,而不是追求利益最大化,不能完全以提高效率为惟一目标,而现在的发展趋势很大程度上是与其相违背的。

贪污高达两亿、每月交际费二百万的前中石化总经理陈同海有句名言:“作为共和国长子,我们不垄断谁垄断“假如垄断行业改革坚持这样的思路,是很难推动的。”

中国垄断行业的特殊性最突出的还在中国垄断部门投入低于平均成本,收益高于平均收益,其实质是垄断部门既把消费者剩余拿走了,也把很大一部分公共资源和福利拿走了。尤其是垄断部门攫取了大部分的租金,而这个租金变成了垄断部门的利润。初步测算,对利润而言,国有企业的利润,2007年达到1.6亿。2009年国企只上缴20%的利润给中央财政,如果按照解决就业的比例来换算,国企应该上缴90%的利润,那就要交12000亿元给国家,实际上比例高达70%。既然租金没有拿走,那来讨论利润的问题,就不可能讨论不清楚。所以应该把垄断行业的租金和利润分开,国家代表人民先把租金收走,然后再进行分红,才能实现民有民享。

垄断行业除了破产理念上的错误观念外,理顺改革的思路外,打破垄断关键要在下面几点上去的突破。

当前能否冲破新旧利益集团的“垄断”和束缚,是改革的一大难点,由于极力维持垄断带来的既有庞大利益格局,一些人对改革的掣肘有些未必是很自觉的,但很多则是自觉和故意的,因为垄断的钱和利益来的实在太轻松,富的流油,要破除这样的利益,必然面临很大的阻力。比如在盐业改革上,盐业专营体制弊端丛生,改革已经迫在眉睫。取消食盐专营体制,切断小工业盐专营残留的尾巴,使盐业彻底市场化,是改革的方向。2010年,历时近十年的盐业体制改革似乎到了收官阶段。但是盐业改革没有像想象的那样简单而是再次僵滞。一位权威人士透露,目前改革方案陷入僵局,并不是指一般意义上的修订个别条款,而是想全盘推翻,从根本上否定改革的方案。目前一些反对改革的意见,通过国资系统等多种途径反映给了中央。尽管国务院已经多次询问改革方案的制定情况,但是现在看,反对方活动能量很大,顺利推进改革的难度不小。由于盐业改革将极大削弱既得利益者的利润空间,不出所料受到了多方阻挠。

既得利益集团无法抑制,呼唤了多年的《电信法》至今尚未出台。 

张梅颖说,现在垄断行业的话语权多,声音大,对政策的影响力大,已经形成既得利益集团。

现行的分税制使地方政府缺乏稳定财源,有数据显示,地方的资金缺口庞大。实施分税制以后,中央财政收入占整个财政收入的68%,地方政府的收入仅占32%,但地方政府支出却占60%,中央政府支出只占30%左右,地方财政缺钱很多时候导致地方政府更加倚重于垄断行业带来的超额收益。

加强政府监管体制改革也是一个重点,有专家提出,垄断行业的改革要有持久性保障,必须要有高效率的管制体制的支持。因为引进竞争机制以后,政府对垄断行业的管理更加复杂,这就要求有一种新的高效率的管制体制来解决可能发生的市场失衡。而现在代化的监管体系不仅包括政府监管,更在于社会监管。现在改革难度很大,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把政府力量和民间力量、体制内力量和体制外力量结合起来。

还有要提高垄断行业改革的广泛性和参与性。有专家认为,回过头来看,某些垄断行业改革方案设计是有缺陷的,根源在于没有公众参与。而其他许多国家的垄断行业改革,一般都要组成专门的设计班子,包括各个行业的专业人员和社会公众。政府在方案设计中承担改革的利益调整者的角色。因此,下一步推进垄断行业改革,必须提高社会阶层的广泛性和社会公众的参与性。

既要健全法律,也要严格执法。深化垄断行业改革需要法律制度的支持。在深化垄断行业改革的过程中,应该改变过去“先改革、后立法”的传统方式,制定有前瞻性的法律,用一个系统的法律法规来规定。首先要有一个基本的法律框架,然后分步实施,最后全面推开。但同时有些时候推行不下去,其根源在于难以执行下去,没有具体的法律规章落实下去。
作者授权本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自中国改革论坛网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