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论坛网微博
中国改革论坛网RSS订阅

宋赵来:公民环境权应早见入宪

作者:宋赵来  时间:2011-04-27   浏览次数:0

安徽省合肥市一家刚开业的家具大卖场,里面装修的富丽堂皇,但在里面逛上十几分钟,就会感到眼睛开始干涩、流泪,嗓子发痒并且咳嗽起来。不少顾客兴冲冲地赶来,几分钟后便皱眉逃出,原因是受不了里面的污浊空气的刺激。

其实,不独家具店如此,很多新开业的商店和餐厅等几乎都存在装修污染问题。

但是令人欣慰的是,辽宁省沈阳市环境监测中心站从2004年开始,对宾馆等公共场所进行空气质量监测,并定期向公众发布。这一制度自实施以来,取得了较大成效。

从沈阳的做法可以触及到公民而言很陌生的环境知情权,即公民有知晓环境状况的权利。但是长期以来公民环境权不仅在知情权方面存在问题,在诸多方面也是存在很严重的缺陷,成为法治建设和人权保障方面的一个制度性弊端。

而被誉为“环保卫士”的湖南长沙县黄兴镇村民章志标,一直奋力保护百姓生存环境免遭污染而被誉为“环保卫士”,他带领群众抵制化工企业污染,最终导致政府将13家化工企业彻底关闭,而一个农民扳倒了13家污染化工厂,推到了能给地方带来上千万元财税收入的化工之乡支柱产业为此有人曾公开指责章志标是“刁民”、“疯子”、“神经病”,那段时间,他每天要接到十多个恐吓电话,甚至有人扬言要搞掉他。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还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被拘留。他甚至还做了最坏打算,给妻子写好了遗书,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他不惜以死抗争。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看到他的新闻非常让人感动,但它更大的意义是公民环境权在民间的不断觉醒,在自身环境权受到损害以后 ,一改往日单纯寄希望于行政解决的途径,而是通过自身不屈不挠的力,主动改善自身的环境。

但是总体而言,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对公民环境权都是相当陌生的。

可从国际视野看,环境权越来越成为一项基本人权却备受重视。由于发达国家生态环境破坏严重,环境权被作为一项基本人权被首先提出来了。上个世纪60年代,西方国家展开了关于公民要求保护环境,要求在良好的环境中生活的法律依据的大讨论,当时引起世界瞩目。在19703月,在东京召开的一次关于公害问题的国际座谈会上,一位美国环境法教授提出了环境权理论。他认为:每一个公民都有在良好环境中生活的权利,公民环境权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之一,应该在法律上得到确认并受法律保护。会议采纳了这个建议。197265日至16日,联合国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人类环境会议发表了《人类环境宣言》。环境权被具体表述为:“人类有权在一种能够过尊严的和福利的生活环境中,享有自由、平等和充足的生活条件的基本权利,并且负有保证和改善这一代和世世代代的环境的庄严责任”。此后南斯拉夫、波兰、葡萄牙、智利、巴西等国在其宪法或环境保护基本法中确认了环境权,将环境权列为现代法治国家公民的基本人权,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

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曾透露说,在中国信访总量、集体上访量、非正常上访量、群体性事件发生量实现下降的情况下,环境信访和群体事件却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上升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环境立法上对公民环境权利保护的重大缺失。德国法学家耶林说过,要为权利而斗争,若无权利,人将归于家畜。

面临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固然需要公权力的强势介入和解决,但也需要更多地借助私权利。因为私权利的法律保障和顺利实施,不仅为公权力的行使提供广泛的民意支持,更可依托广泛的私权利,时刻监督和制约公权力的运作。如此多管齐下,相互配合,多方良性互动的格局,才能防止公权力的单打独斗,环境问题的才会有效解决。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我国的法律及相关政策中至今没有采纳“环境权”这一术语。

其中最大的问题是环境权缺乏宪法根据。我国宪法第9条规定:“国家保障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保护珍贵的动物和植物。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自然资源。”第26条规定:“国家保护和改善生活环境和生态环境,防止污染和其他公害。”从内容规定来看,宪法中没有从公民权利的层面强调保护环境的重要性,而是从国家和政府的层面加以规定。而在公民的基本权利章节中也没有涉及公民环境权的条款。这意味着公民的合法环境权遭到妨碍和破坏时,很难找到合理的宪法依据,从而造成公民的环境权利得不到有效的救济和保护。所以很多学者和官员代表都呼吁在宪法总增加环境权的条款。

而作为环保“基本法”的《环境保护法》,也只是规定公民保护环境的义务和对污染环境的检举控告权。

在现实生活中,企业不管怎么排污,企业周边的受害公民却不能采取法律途径对其提起诉讼,让其付出沉重代价。这导致对于未造成直接损害的环境侵权还无法行使诉权、寻求保护。

为什么没有写入环境权,主要原因在于我国目前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尚不足以清晰有力地支撑这一要求。公民环境权与经济优先的内在矛盾,导致陷入了大量的环境问题与无法通过法治途径有序理性地解决的艰难困境中,最后部分环境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部分只能通过政治与社会的途径得以解决。

通过政治的和社会的途径,虽可部分解决环境问题,但因其社会动员面广、过程漫长、成本高昂,负面效果不容忽视。而且这与建设法治国家和和谐社会,显然相距甚远,结果仍是不能令人满意的。

公民环境权入宪入法已经成为当代中国环境法治建设全局的重大问题。环境权是环境法的一个核心问题,也是环境立法、执法和诉讼,环境管理、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和公益环境诉讼的基础。

从法理上,我国宪法中规定的公民环境权应包以下权利:一是实体上的权利,包括日照权、眺望权、景观权、清洁空气权、清洁水权、通风权、安宁权等;二是程序上的权利,包括环境知情权,对环境事务的参与权,环境监督权,环境侵害请求救济权。个人环境权是最基础的环境权,它不仅是单位环境权、国家环境权和人类环境权的基础。环境权依据权利主体的不同可以分为个人环境权、单位环境权、国家环境权和人类环境权

公民环境权的缺失已经成为我国环境保护和环境法治建设滞后的重要原因。为什么这样就讲呢?

首先,环境权的缺失,使环境管理和环境执法的正当性、合法性和有效性受到了怀疑,结果导致重经济轻环境风气盛行。因为你的权利都没有,你有什么权力理直气壮的指责破坏环境的行为呢?

由于环境法律的立、改、废都集中在政府监督管理权力和具体制度上,只是将大同小异的监督管理职责和管理制度翻来覆去的炒,而对事关全局的内在的、基础性的公民环境权却不屑一顾,致使环境立法大量重复。环境权,那可是环境保护和立法的核心和灵魂,没有灵魂,环保法律就成了干巴巴的条文,最终形成环境立法的数量不少,但环境立法的有效性反而不强的悲剧。

环保法律实施方面,主要靠政府主导、行政控制的方式环境执法。这样的方式,一旦出现环保执法部门不依法办事等政府失灵现象,环境执法的成效就大打折扣。结果公民没有要求良好环境状况的权利基础,公益诉讼无法实施,这既是某些环保官员和地方政府殆于执法的原因,也是公众缺乏参与环境监督管理的深层次原因。尽管频繁采取零点行动和掀起环保风暴,对此给予厚望,但终因为缺乏经常性执法的基础,零点之后排污照旧,风暴过后风平浪静

我国环境资源法律法规总量应不少了,居世界前茅。但环境治疗成效却明显不足,环境问题依然非常严峻,原因很多,但公民环境权方面的缺失是一个重要因素,是一个必须解决的制度性问题。

从国内外比较上看,相对于外国法和国际法在公民环境权方面取得的成就而言,中国在公民环境权立法方面明显滞后。尽管有些地方比如宁夏上海已经在公民环境权方面取得某些突破,但由于中国是中央集权的法律体系,地方法规虽然对公民基本权利率先作出规定,但也很难真正取得实效。

目前环境公益诉讼和环境治理是实施环境权的主要方式和途径。但在我国,环境公益诉讼往往遭拒,法院通常要求原告必须与案件有直接利害关系,否则不予立案。

但是2009年发生两个案件却开了一个好头。200976日,中华环保联合会与江苏省江阴市居民朱正茂作为共同原告,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江苏江阴港集装箱有限公司环境污染侵权,获法院受理,后以调解结案。此后,91日,同样由中华环保联合会作为原告提起的全国首例环境公益行政诉讼,在贵州省清镇市结案。由于被告在诉讼过程中履行了职责,中华环保联合会认为诉讼目的已达到,当庭撤诉。中华环保联合会的这两起诉讼,开创了我国社团组织成功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先例,受到舆论的广泛关注。

但也不要太高兴了,因为并不是全国各地都是如此,因为在无锡就有环境法院,它在诉讼主体上把社会团体纳入进来,所以在这个特殊的法院、特殊的地区才能进行公益诉讼。目前主要就是这三个地方有。

但这两起环境公益诉讼,仍然令人难鼓舞,让我们看到了那怕很微弱的希望。

作者授权本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自中国改革论坛网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