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王小鲁 > 访谈

王小鲁:把走形式变成实质性监督 这才是制度改革

  时间:2016-07-20

 

  从经济学上看腐败或寻租问题,尤其换到中国语境下,甚至有人多年前就提出了腐败经济学或者寻租经济学,虽然这在国际主流经济学领域显得有些滑稽,但现实中伴随着反腐的持续深入,人们对腐败现象的痛恨溢于言表。

  在国际上,灰色收入并不完全等同于腐败,但在中国,人们对不明收入来源这样的灰色收入,广义上也等同于腐败,或者或腐败是灰色收入的主要原因。如何理解巨量灰色收入对中国经济与社会的影响,著名经济学家王小鲁可谓数十年深耕在此。

  王小鲁现任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他专注于中国经济增长与发展、收入分配、市场化改革研究,两次获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博士论文获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杰出博士论文奖。

  早在2010年,王小鲁发表的《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一文引发了经济学界与社会讨论。2012年,王小鲁出版了《灰色收入与发展陷阱》一书,再次把系统性灰色收入研究完整说明,书中更提出唯有深化体制改革才能得以解决。

  如何看待当下的灰色收入与制度改革,前海传媒日前专访了他,由于采访较长,这只是其中节选,前海观察后期将陆续刊发。

  前海传媒:您常年研究灰色收入,好像之前的数据是2011年,现在大概有多少?有些人说有10万亿。

  王小鲁:是这样,我实际上通过调查和系统测算,我们调查是2012年做的,调查2011年全年的数据,等结果做出来就到2013年发表,结果是截止2011年为6.2万亿,这个结果还没有更新的数据。

  有些涉及不同口径说现在10万亿,我报告中也讲了这个情况,居民收入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城乡居民分组和平均的数据,跟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资金流量表的居民收入数据是不同的,这两者大概近几年可能有10万亿的差额。

  但一般人讲用的数据都是调查数据,因为调查数据更详细,分组,还有居民收入与居民消费,分不同的高收入、中等收入不同组别。国家统计局资金流量表只有一个总量,既不分城乡,也不分组别,所以一般用的,包括研究用的,都是调查取得的居民收入数据。

  那么这两个数为什么会差很多呢?主要是因为调查有系统的遗漏,有大量的遗漏,而资金流量表的数据是根据经济普查的结果推算的,而经济普查不是每年都做,隔若干年才做一次,根据结果推算的,推算结果虽然不是直接调查,而是推算,但它至少避免了一部分遗漏,所以它相对来说这个数据更可信一些。

  你说的10万亿可能是指这个差额,但资金流量表用的居民收入数据,也有遗漏,我说的遗漏就是指灰色收入,因为资金流量表基本上按照全口径把能够发现的收入都算进去了,算不进去的收入只能是隐藏的,通过正式渠道看不到的,来源也搞不清楚的收入,这个收入,我把它叫做灰色收入,我推算的2011年结果6.2万亿是指这部分。

  前海传媒:按照您之前谈的灰色收入占12%GDP,这个量是不是也是很大的?甚至跟发展中国家或全球对比。

  王小鲁:因为它是灰色收入,实际上世界各国都没有正式的统计,所以不可能做世界范围的比较说那个国家高或低,哪个国家都有一块搞不清楚的东西,既然大家都搞不清楚就很难说哪个更大哪个更小。

  但是有一些研究,某些国别的研究,比如灰色收入,还有人称之为地下经济,其他还有很多不同说法,地下经济可能指的意思也不太一样,至少它和中国的情况不完全一样。

  在中国,可能这个事情涉及到腐败会比较多,而在其他国家,比如说美国,它可能会涉及到逃税、贩毒、走私,这类非法的经济活动,所以它实际包含的内容也会有很大不同,各国情况不一样。

  前海传媒:在中国,如何遏制灰色收入?是要通过制度层面的改革吗?这两年反腐动作也非常大。

  王小鲁:灰色收入腐败是其中一个原因,当然还有其他原因,也不是所有的灰色收入都跟腐败有关,但是腐败是其中重要原因,可能这个涉及到灰色收入的主要部分。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反腐是必不可少,反腐是第一位需要做的事情,其他的靠行政手段反腐一时可以把腐败压下去,可以大幅度缩小,长远的解决问题要靠制度改革,这个制度改革一方面是政府的行为规范化,所有涉及到支配资源的部门机构,它的行为要规范化,要有一套更严格的制度管理,另一方面是怎么改善政府的行为,特别是加强整个社会对政府的监管,这是非常重要。

  因为腐败总是跟权力有关,常常是因为滥用权力导致腐败,所以改革恐怕要从政府做起,要从逐步建立这么一套制度来加强政府监督做起。

  前海传媒:目前做的还远远不够?

  王小鲁:那当然。

  前海传媒:此前中纪委说先治标后治本,有个替换过程。

  王小鲁:我理解他说的治标和治本实际上是,所谓治标就是用行政手段反腐,治本就是从制度上改善。

  前海传媒:在治理灰色收入或反腐过程中,是否让老百姓多参与有利于制度改革?

  王小鲁:需要老百姓监督,当然需要老百姓参与,这个参与要从制度上,当然一下子做不到,但要从制度上逐渐解决问题。一个是建立一些老百姓参与的渠道,另一个是逐渐从制度上把老百姓的参与本身制度化。

  比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本来就是一个代表老百姓的机构,人大每年要对政府预算进行审议,对政府工作报告进行审议,如果这个事情不是走过场的话,那本身就代表了老百姓对政府的监督。

  但是现在问题呢,这个事情常常会流于形式,老百姓实际上还是监督不了,人大代表的审议呢,可能也是很简单的走过场,大家一举手就完了,具体内容还来不及看明白或者说很多代表还没搞懂啥意思,包括对财政预算和决算的审议,他们可能一个是得到的信息有限,财政预算和决算提供的信息本身就不相实不具体,或者具体到哪一级,它有项目类款什么一级一级的,究竟细到哪一级差别就很大,公开透明是最上层,低下还是不透明,还是要更彻底的透明。

  另一个是人大代表有没有足够的时间审议,有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看不懂怎么办,最后大家一举手都通过了。所以要把这些走过场的事情变成实打实的审查和监督的过程,过程哪有财政预算决算通不过的情况,哪有政府工作报告通不过的情况,都是一致通过,大家都举手,可能有个别反对票,那是微乎其微。

  如果说每一件事情都能通过,那它结果就是做形式。那怎么能从制度上把走形式走过场变成一个实质性的监督,这就是制度改革,这些事情是一点一点来做,你不要指望一天之内把什么事都做好,但有很多方面可以一件事一件事的做。

  所谓民主也不见得是一人一票选总统,那就是总统,即便一人一篇选总统,也可能仍然有很大的不民主。关键不在于某些形式,关键在于实质内容。

来源:前海观察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