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可平:推进民主并不必然导致社会秩序失控

作者:俞可平  时间:2013-07-13

  《新京报》7月13日发表署名为俞可平的文章,题为《如何实现有序的民主》,俞可平为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教授,哲学、政治学双学科博士生导师,著有《民主是个好东西》、《敬畏民意》等。文章如下:

  “民主是个好东西”,指的就是民主能够造福于民。民主要造福于民,其中一个前提就是社会秩序不能失控,不能给人民带来痛苦。要是民主导致国家动乱,民不聊生,腐败风行,谁还要民主?反民主的人往往拿这个来吓人。事实上,更多的事实证明,推进民主并不必然导致秩序失控。相反,从长远看,惟有民主法治才能使国家长治久安。那么,如何在中国的现实条件下实现有序的民主?

  1 要选择正确的方向

  民主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 而是不可阻挡的潮流

  现在我们谈论中国梦,中国梦就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伟大复兴内容很多,其中不可或缺的内容就是高度的民主和法治。

  民主是人类社会的发展潮流,不断走向民主是不可逆转的政治发展趋势,无论对哪个国家都如此,中国也不例外。孙中山先生曾讲过:“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他讲的世界潮流主要指的就是民族要独立、国家要富强、人民要民主。我们讲政治文明,最主要的两个内容就是民主和法治。民主也是我们共和国的生命,“中华人民共和国”最主要的意义就是人民当家做主。十六大强调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十七大强调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民主已经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一种不可阻挡的潮流。现在我们谈论中国梦,中国梦就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伟大复兴内容很多,其中不可或缺的内容就是高度的民主和法治。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其实就是三个统一,即“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三者之中核心的内容是人民当家做主。“人民当家做主”是主体,“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最终也是为了保障人民的当家做主。十八大报告特别强调,必须坚持人民的主体地位。不断推动民主法治,是共产党人的历史责任,这是我们的正确方向。

  2 要选择正确的时机

  重点领域的改革不突破 非法腐败可能转化成合法特权

  政治改革或民主建设滞后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如果一些重点领域的改革不突破,那么更可怕的就是,非法的腐败有可能转化成合法的特权。

  民主的实现有现实条件的要求,需要与社会的经济、文化条件或现实基础相适应,任何一种错位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超前了不行,滞后了也不行。超前我们有过惨痛的教训,如当年的“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政治改革或民主建设滞后同样会带来一系列问题,比如我们深恶痛绝的腐败问题,迟迟得不到有效遏制,跟我们某些体制改革的滞后是直接相关的。如果一些重点领域的改革不突破,那么更可怕的就是,非法的腐败有可能转化成合法的特权。与官员的腐败相比,其特权更可怕,因为后者的危害更为严重,而且通常不被追究。还有,官员财产公开面临的两难困境、政府公信力的下降,等等,都与制度漏洞和改革滞后有关。把握合适的机遇推进政治改革,是政治家的责任,也是政治家能力的体现,需要政治家高度的智慧和担当。其中,担当和责任比智慧和能力更重要。

  3 要选择正确的路线

  从党内民主到社会民主 从基层民主到高层民主

  在政治生活中,理想的状态是公民对各级政府都信任,但在现实中,民众是对中央政府高度信任,对基层政府信任度则偏低。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进行政治改革必须设计一个理性的路线图。我一直认为有三条路线可供选择:一是从党内民主到社会民主。这也是我们党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一直坚持的,民主发展要选择一条成本最小、效益最高的路径,而党内民主就是一条这样的路,党内民主事实上是从核心向外围的扩展。二是从基层民主到高层民主。中国的基层民主是可控的,代价小。一方面国家有足够的力量管控地方民主实践,另一方面基层民主直接针对老百姓,老百姓可以直接受益。在政治生活中,理想的状态是公民对各级政府都信任,但在现实中,中国与美国正好相反,美国公民是对联邦政府信任度很低;我们是对中央政府高度信任,对基层政府信任度则偏低。“基层不牢,地动山摇”,这种现象必须引起高度警惕。三是从更少的竞争到更多的竞争。民主一定要有竞争,没有竞争怎么把优秀的人给选出来;我们的民主自然具有中国特色,但纵使最有“中国特色”,民主也离不开选举和竞争。协商民主当然很重要,但协商不等于排除选举。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