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生:中国将迎来新的35年

作者:张燕生  时间:2016-05-30

 

  2016年5月15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2016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在京举行。CCG学术专家委员会专家、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在发言中指出,改革开放到现在的35年是“快”,强调速度;未来的新35年是一个字“慢”,强调质量。过去35年我把它称为汗水驱动,主要靠投入的增长来实现的。新35年我把它称为叫靠智慧驱动,就是要靠改革红利和创新红利。

  以下是他的发言实录

  新常态下的三个变化

  我主要讲讲如何适应新常态。第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看到有很多新的现象,比如说以前有人付钱消费的这些行业现在没有了,我们看到过去有一些高档的餐馆,别人付费的定制,有高档礼品酒。过去有人付钱,再贵都敢消费,现在少了。第二种变化,以前有井喷式的需求,现在没有了,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过去一些重化、重装、房地产这些行业,重化行业在2003年固定资本投资增速,在一段时间可以达到百分之百,你会发现这种井喷式的需求没有了。第三个现象我们可以看到,以前什么都可以做,现在是不行了,如官员,学者,专业人才,做事都要守规矩了。

  第二个问题,就是这个现象背后我们能看到什么?我自己的解读是过去35年的故事结束了,新35年的故事开始了。我们重新又站在了1979年,一个新35年开始了。要适应这个新35年,我们现在叫新常态,我觉得第一个变化就是我们心态要变。

  心态要变是什么概念?就像乌龟和兔子赛跑一样,过去35年,从国家到地方,从企业到个人,就是一个字,快。速度比什么都重要。新35年可能也是一个字,就是慢。因此我常讲,快就是慢,慢就是快。慢中出细活,慢但精益求精,追求质量。

  第二个变化结构要变,我们做企业的都知道,为了做低成本资源要素都用最便宜的。新35年,可能什么东西都要做贵的,贵的你才能够有中高端的增值。我们可以观察一下去年的外资来华投资,你能看到什么呢?2005年之前外资来中国,拿中国的农民工。2012年之前外资来中国,拿中国的市场。最近两年我们可以看到,外资来中国拿什么?拿你的高增值的服务和高技术的制造,包括我们说技术服务、研发服务和一些高端的新型服务、高技术制造的快速上升。

  第三个变化就是模式要变,过去35年我把它称为汗水驱动,我们什么都是靠投入的增长来实现的。新35年我把它称为叫靠智慧驱动,就是要靠改革红利和创新红利。这是要讲的第二个问题,我们就站在新35年的新起点上。

  第三个问题想谈一下新35年,“十三五”是关键,因为“十三五”是未来35年第一个五年,这五年的总基调就是调整,也就是说“十三五”是个大调整,大分化和大变化的阶段。

  我们会发现“十三五”至少会发生这样几个变化和调整,第一个“十三五”末中国有可能会进入,或者即将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人均GDP有可能达到1.1-1.2万美金。它会对我们的产业和企业带来什么变化呢?也就是大家都预测的,在这个阶段我们的中产阶级的人数有可能出现倍增,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阶段,开始愿意买好东西的人群出现了倍增,而且愿意个性化需求的人倍增,愿意多元化的人数倍增,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

  第二个我们可以看到十三五正在形成一条新趋势线的迹象越来越明显。我把我们讲的所有故事分成两类,我会问自己这个故事是旧趋势线还是新趋势线,如果是旧趋势线你就给我讲了一个不再继续的趋势。由于时间关系,新趋势线我就不讲数据了,而点一下方面,如全社会研究与试验经费支出占GDP的比重,城市群,城乡居民区域差距,就业等。我们大家要注意一下就会发现,2012年有一条新趋势线正在缓慢形成。

  第三个我觉得从“十三五”开始,我们可能要探索出一点新的模式,新的模式就是五大理念所支配的新的模式。

  如何适应变化

  最后一个问题我想谈一下我们怎么适应变化,首先就是政府要适应变化。我们自己是这样看去年的股价波动、811汇率贬值和我们包括最新的跨境电商的税制改革,反映出一个什么问题呢?实际反映出我们政府各部门能不能适应新常态的变化,就是政府的部门能不能适应我们现在所要求的法制规范、公平透明和开放的新形势。我们企业同样也要适应变化,也就是我们企业家,从创业将走向技术创新,我觉得比登天都难,这种情况下我们企业怎么能过去35年商业模式的创新、管理的创新,转向新35年的技术创新?也包括我们的国际化。

  五中全会的报告和“十三五”规划纲要关于开放有两句很重要的话,一句就是从“十三五”开始要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我们要深度融合世界经济,那就意味着自贸区的战略、一带一路倡议,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开放的涵义正在发生一个质的变化。第二个机遇解决在五中全会和“十三五”纲要里讲的,下一步要推动高水平的双向开发,也就是你可以看到我们进口和出口更加平衡,内外需会更加平衡,因此企业怎么能适应这种变化很重要。第三个就是绿色金融,就是绿色社会责任,我们的市场经济也要适应变化。

  我个人是把国内的很多问题,看做是某个阶段的市场化改革没有到位造成的。如要素价格的市场化改革、共享发展的改革,应在2002年加入世贸组织后全面推动。如煤炭从量税改成从价税。市场要起决定性作用,其中就包括一个含义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包括我们每个人要适应这种变化。这些变化包括终身学习和投资,以及我们的责任,包括我们的社会组织的作用。

  我们现在谈产业转型,谈企业要适应这种变化,实际上难度可能会远远超过目前所能够预期的,但是它是预示着我们将面向着新35年的未来。

  (本文根据嘉宾在CCG主办的2016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的发言速记整理)

来源: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