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张燕生 > 访谈

张燕生:中国经济爬坡过坎还要3-5年

作者:佚名  时间:2015-01-22

  尽管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季度和年度表现,人们早已经习惯了7%-8%的年度增幅,不过昨天统计局公布的7.4%的年度增长,还是惹来一阵唏嘘,从历史趋势看,毕竟这是改革开放以来,除过1981、1989-1990之外,最低的经济增幅。

  新常态之下,7.4%经济增幅,值不值得担忧?与7.4%相近的经济增幅发生在金融危机期间的1998-1999年,然而回过头来看,那时候却孕育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爆发式增长。

  那么2014年的7.4%,抑或是2015年7%增幅,可能孕育着下一轮经济增长的新机遇么?记者昨晚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和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

  7.4%的增幅之下,民生改善好于往年

  记者:自1990年以来,这是最低的一次GDP增幅,如何看待2014年7.4%的增幅?

  张立群:从新常态角度看。高速增长和中高速增长是不一样,如果以原来的传统的眼光,唯GDP的眼光看这个2014增长确实低了,但是从中高增长的新思路来看,这个增长速度是比较恰当的。

  张燕生:2014年我们的经济增长目标是7.5%左右,最后是7.4%,这个数字还是在预期目标内,我觉得还是个不错的增长。

  其实再看看7.4%的后面的一系列数据:2014年城镇新增就业,1322万个,比2013年GDP7.7%时候的1310万还要多;人均可支配收入城镇人口增长6.2%,农村人口增长9.8%,城乡收入比为2.75,也大幅低于2013年7.7%增长下的3.03。基尼系数也下降了,从2013年的0.473降到了0.469。这说明人们所担忧的收入差距正在日趋缩小。另外第三产业占GDP的比例达到48.2%也高于13年46.1%,12年的44.6%。

  可见,2014年7.4%经济增幅下,民生改善了,从这个角度讲,我看不出7.4%有什么不好。

  中国经济爬坡上台阶需要一个过程

  记者:从GDP历史数据看,1998-1999年的GDP增长跟2014年的比较接近,稍高一点,但当时事实上孕育了一场爆发式的增长。目前的经济发展阶段,如果纵深来看,处在什么样一个阶段,会继续向下,还是可能会像1998-1999年那样,也孕育着一场新的发展机遇?

  张立群:现在与那时候相比,国内国外发展环境都发生了深刻变化的结果,从外部来看,金融危机结束了世界经济十年以上的繁荣,危机之后,发展的外部环境相当长的时间内恢复不到危机前的情况了。首先,外需对经济增长的支持力度明显减弱了,而且持续时间会比较长,出口保持两位数,20%上的高增长已经不可能了。

  第二,整个城镇化的发展,面临一个重要的模式转变,原来以大城市为主导的城市化模式,问题越来越大。大城市也不堪重负,堵车、拿地难、拿地贵、房价高等等。大城市承载能力越来越有限,如果继续以大城市发展为主导,已经承载不了那么高的发展,城镇化的速度必然要放慢。

  因此,与城镇化相关的住行市场的变化,工业发展平台的扩大,由住行市场拉动的多个产业发展都会减速。原有城镇化模式转向新的发展模式,需要有个过程,比如房地产转型调整、汽车工业的转型调整都是与此相关的,这个过程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第三,现在的GDP规模比原来大很多,现在每增长1%对应6000亿人民币的GDP绝对量。2000年大概是1000亿人民币,1990年是200亿。GDP总量增长10%,如果放在2000年就是1万亿的增量。现在按2013年60万亿人民币的总量,如果增长7.4%,增量就有大约5万多亿人民币。

  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矛盾比过去明显提高了。所以土地资源价格、矿产资源、水资源包括劳动、工资成本全面提高,污染排放收费标准明显都提高了。新常态下,经济发展到了这个规模之后,所面临的成本压力是不可回避的。这个背景下,企业发展继续靠数量扩张,低水平主导,肯定走不下去。

  你提到的是不是蕴藏着一个新的发展潜力或机遇,在新发展环境下,不会再出现像1998-1999年后,那种粗放、低水平的爆发性增长的可能了,挣快钱的机会不会再出现了。现在的出路是靠创新,包括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通过创新来支持我们的发展从数量主导往质量主导发展。企业过去靠数量赚钱转变到靠质量效益赚钱,靠做更清洁,更节约能源的产品来支持发展,这个方面真正取得实质性突破,企业发展空间会非常大。

  中国经济发展正处在一个爬坡过坎上台阶的阶段,从数量主导向质量主导发展,要求每个人每个企业更认真更负责地干事情。每个人把自己的事情做到最到做好,自己的企业产品做到最好,大家生活水平才能再提高。生产产品质量提高,人的素质提高,生产秩序的改善,这种转变蕴含的是整个发展模式的真正转变,这是迈向现代国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坎。

  事实上,爬坡过程已经开始了,至少整个“十三五”一直要从事这个活动,发展方式转变,包括围绕模式改变体质机制的转变,都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历史时期。

  看好长期增长是学者们公认的

  张燕生:现在的趋势是,怎么看7.4%,包括接下来2015年可能GDP增幅是7%?中国经济未来还有一个长期的增长潜力,这是学者们公认的。林毅夫讲,中国还有20年8%的增长潜力。这个长期增长的潜力会促使中国经济保持比较长的增长。

  但是,为什么目前会看起来那么困难,一个确确实实的问题是,经历了十多年10.7%的高速增长,我们积累的一些长期的矛盾需要解决,比如说,腐败的问题、地方债务的问题、影子银行的问题、房地产泡沫问题,以及产能过剩的问题。这反映出高增长期,我们忽略了调结构转方式,以及深入改革,现在就要拿出几年的中低速增长来弥补。从新常态来讲,想要实现长期的可持续增长,就要放慢速度来转方式和调结构。

  记者:看起来,7.4%的经济增速还会继续往下?有没有底线?

  张燕生:经济增长有自己的规律,追求规律就不应该有什么底线。经济内在的发展逻辑是,需要结构调整,自然会往下走,调整结束以后,就会往上走。经济增长本身就是波浪型。

  记者:这个调整过程需要多长时间?

  张燕生:需要三至五年。

  记者:那就是到2018年。如果增幅下降得比较厉害,十八大确定的到2020年翻翻的目标会不会完不成?如果可以,经济向上的支撑点在哪里?

  张燕生:当然会有向上的支撑点。因为整个经济的基本面是不错的,2013年1月份来,中国经济始终有一直有下行的压力,但是一直保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反映出下行过程中有调整的内在需求, 但是有反作用力在拖住经济增长,这说明我们的经济基本面的支撑力是很强的。

  所以中央对经济基本面的判断是有韧性的中国经济,我认为这是很精准的描述。所以,我们的经济也不可能硬着陆。

  

来源:观察者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