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张燕生 > 访谈

张燕生:不能说人民币贬值就是信心危机

  时间:2015-11-18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

  2015年是中国经济与世界融合与碰撞越发激烈的一年。10月22日,在位于木樨地国宏大厦的办公室里,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这位严肃学者谈起创业创新,笑称自己是华为的粉丝,并称赞华为是中国难得的技术创新型企业,随着中国消费升级、企业研发投入的增加以及全方位国际合作,未来会有更多的华为产生。同时,张燕生反对将人民币贬值视为信心危机,并认为随着低端代工外贸离开中国,中国贸易结构正在发生破旧立新的转型。

    未来华为这样的创新企业会如雨后春笋 

  新京报:“互联网+”是2015年的一个热词,不过也有声音认为现在创业创新项目的科技含量普遍不高,你如何评价中国现在的互联网经济发展水平?

  张燕生:中国正在经历世界性第二次数字技术革命,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第一次和美欧日企业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阿里、腾讯、百度在各方面都涌现出优秀的产品,并且资本市场为这些新经济提供了灵活的融资支持。中国正在经历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新经济环境下的创业创新浪潮。

  新京报:中国的创新企业中,你格外推崇华为,为什么?

  张燕生:我是华为的铁粉儿。华为在改革开放的35年里一直是个非典型的中国企业,非典型在技术创新。创新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直接的技术创新,以很高的技术含量、研发投入、高端人才聚集为特征;还有一种是间接创新,主要是商业、管理、市场、组织模式的创新。过去35年,销售额过亿的前100家企业中,大部分是间接创新,技术创新少之又少。

  新京报:华为为何能够实现技术创新?

  张燕生:华为与众多企业的差别是拥有好顾客。有好顾客才有好产品,什么样的顾客培养了什么样的产品。华为早期的产品主要是通讯设备、程控交换机,主要的顾客是电信部门,电信部门是垄断部门,对质量和技术的敏感度要远高于对价格的敏感度。而绝大多数销售额过亿的其他大企业面临的消费者大多是普通百姓,他们对价格比较敏感,是杀价高手,贵就不买。在这样的需求氛围下,谁像华为那样投入大量资金搞研发创新,谁就会死掉,没人买单的企业不能活下来。这样就形成了好企业适应顾客,把市场、营销做好,但不可能做好技术。

  新京报:华为如何获得比同类企业更多的好顾客,而依靠创新生存下来?

  张燕生:我的看法是,华为走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上山下乡的道路。华为在发展初期开始走“一带一路”,到跨国公司不去的地方,到苦累穷的地方,那里有技术创新型企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成长和转型更大的市场空间。

  新京报:国内的顾客其实也在发生变化。

  张燕生:对,改革35年后,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也降低了。如今人均收入水平提高,中等收入人群在快速扩大,国内的好顾客也在成长,他们不再只对价格敏感,而转变成为价值追求者。消费者从追求低价转变为追求高品质,出国买好品质的马桶盖、电饭煲等,这诱导企业开始重视研发、创新、设计、品牌了。

  新京报:以后会有更多像华为一样的技术创新企业出现吗?

  张燕生:中国富起来之后,对劳动力的需求从廉价逐步转向高素质,对生产材料、设备、零部件的选择从低成本逐步倾向于高质量,这样企业才能凭借好产品脱颖而出。华为类型的技术创新型企业正从非典型走向典型,未来的华为类型的企业会如雨后春笋。

    低端代工外贸离开中国,贸易结构破旧立新 

  新京报:今年外贸增长目标6%,但今年前三季度进出口总值下降7.9%,如何看外贸形势?

  张燕生:舆论铺天盖地说外贸形势严峻,但我要问三个问题。首先,仅有中国外贸形势不好吗?并不是,8月份,印度8月出口同比下降20.6%,韩国出口下降14.9%,印尼下降12.3%,都是两位数的下滑。第二,外贸形势严峻是短期还是长期的?三年前外贸形势就开始变得严峻,未来三年可能也不会好。为什么会这样?除了世界经济低速运行外,还有贸易保护主义等多种因素。当前,TPP协定、贸易保护主义、鼓励海外撤资,都是在恶化全球贸易环境,中国的外贸也不可能一枝独秀。

  新京报:如何看贸易结构的调整?

  张燕生:(今年前三季度,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占进出口总值的54.9%,比去年同期有所提升,其中,一般贸易出口同比增长2.7%)一般性贸易在上升、加工贸易在下滑,这背后是外贸的结构优化和方式转型。中国的加工贸易曾占出口的半壁江山,这意味着在中国生产的产品,计入到中国的出口、顺差中,以苹果手机为例,90%以上的附加值是归美欧日等国家跨国公司的。苹果手机到中国来生产并行销全球,主要是为了找廉价的劳动力、土地等,现在这些成本都高了,这些加工贸易就逐步转移到越南、印度、孟加拉去了。低端代工外贸离开中国,这是中国贸易结构正在发生破旧立新的转型。

  新京报:如何看待人民币贬值?

  张燕生:不能说人民币贬值就是信心危机。过去7年,人民币都在升值,美元在贬值,这意味着以美元标价的东西越来越便宜,以人民币标价的东西越来越贵,这让中国外贸商品和服务价格上不占优势。人民币已经持续升值了7年,美元持续贬值7年却无人说是信心危机,从2014年6月人民币开始出现贬值预期,这符合经济规律。人民币只能变得越来越贵,不能波动和调整,显然是说不通的。

    ■ 同题问答 

    关注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如何拉动经济 

  新京报:2015年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经济事件是什么?

  张燕生:股市调整、人民币汇率波动,这些风险点的出现。

  新京报:2016年哪项改革措施你最关注?

  张燕生:2016年最重要的改革是双引擎,一个是双创,一个是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后者如何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是我最关注的改革。

  中国富起来之后,对劳动力的需求从廉价逐步转向高素质,对生产材料、设备、零部件的选择从低成本逐步倾向于高质量,华为类型的技术创新型企业正从非典型走向典型。

来源:新京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