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赵晋平 > 访谈

英国脱欧将给全球经济带来四大新变数

作者:张娜  时间:2016-07-06

  6月24日,英国公布全民公投结果,51.9%的选票支持英国脱离欧盟,超出了全世界的广泛预期,对国际金融市场产生巨大冲击。具体表现为外汇市场大幅动荡、全球资本市场同步大幅下滑和黄金价格上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等。目前,脱欧影响还在继续发酵,英国脱欧使得全球经济面临新挑战,未来将怎样影响英国、欧盟、中国及全球经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晋平日前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英国脱欧将给全球经济带来四大新变数。一是英国脱欧,不仅将英国和欧盟双双拖入“新困局”,英国脱欧将付出巨大经济增长迟滞代价。二是欧盟一体化进程将遭受重创。三是令全球经济面临新挑战,不确定性增加。四是对中国的影响短期受损,长期存在机遇。

  英国脱欧将付出巨大经济增长迟滞代价

  中国经济时报:脱欧对英国本身有哪些“得与失”?

  赵晋平:脱欧对英国本身来说,损失恐怕将是巨大的,比如将失去进入欧盟单一市场的机会,英国本土企业为欧盟其他国家提供服务的机会也同时失去。举个例子,一家设在英国的银行,以前可以为设在欧盟其他国家的企业或经济实体提供金融服务,现在,如果正式脱欧,对不起,不能了。因为,其他国家对于英国而言是属于不同的管理措施之下,彼此之间的资本流动和跨境服务是要受限制的。因此,脱欧对英国金融业将是一个打击,伦敦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和国际竞争力将有所削弱。当然,英国可以通过和欧盟签署全面经济伙伴协定或贸易投资协定的方式减缓这一因素的影响,但这将是一个费时费力的过程,自由化程度也不可能达到原有水平。另外,英国作为欧盟成员自动享有的其他贸易投资协定安排,包括WTO内的权益也将自动消失,必须重新开启与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和投资谈判。

  英国的“得”是什么呢?首先具备了和其他国家签署贸易协定的可能性,但这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实现;其次是可以不再承担向欧盟提供财政支持的义务和责任,不再接受欧盟难民政策的约束。这两点也许是导致公投甚至许多选民赞成脱欧的直接原因。但是和它的“失”相比,这个“得”是微不足道的。英国脱欧后可以有两种选择:一是和欧盟签署自贸协定;二是仅选择留在WTO。在这两种情境下,由于贸易创造效应消失、贸易转移效应显现以及其他自由化红利的减少,经济增长率将因此下降甚至出现若干年的负增长。根据申万宏源的一项模拟结果,在和欧盟签署自贸协定的情景下,和留在欧盟内的基准情景相比,到2020年,英国的GDP将减少1.4%左右;如果和欧盟没有签署自贸协定,贸易关系按照WTO框架安排进行,和基准情景相比,到2019年,英国的实际GDP将减少5.6%,2020年差距缩小到5.2%。即便如此,金额损失也在1400亿美元以上。另外,经济增长放缓还会导致失业增加,根据同一模拟结果,受脱欧影响,英国的失业率可能在基准情景下5%左右的水平提高到6.5%左右,大约增加十几到二十几万的失业人数。

  因此,脱欧将给英国带来对欧盟的权利和义务上的变化。脱欧公投结果不仅意味着英国和欧盟之间的分离,而且可能导致英国内部不同地区之间、民众和精英阶层之间、不同代际之间的矛盾和分裂,还意味着英国可能长期陷入混乱状况。英国是全球举足轻重的经济体之一,也是近几年欧盟内部经济形势表现较好的。英国因脱欧而蒙受经济增长放缓的巨大代价,这不应该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中国经济时报:请具体谈一谈脱欧对英国主要产业将有怎样的影响?

  赵晋平:英国金融服务将失去其在欧洲的经济腹地,导致企业离开伦敦以确保进入欧洲单一市场。我曾经去伦敦金融城考察过,当时深感英国在上世纪80年代末金融大爆炸式改革之后,开放自由的金融政策使得英国迅速成为重要的金融大国,伦敦成为最具影响力的国际金融中心之一,金融城聚集了大批国际金融巨头。但是这一地位将面临挑战。英国零售商将面临更大供应链复杂性和差异化监管,国内销售低迷,而消费者将等待英国与欧盟谈判的结果。

  对汽车产业而言,英国就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脱欧将会为当地的汽车制造商创造机会。但当地汽车供应商将会面临供应链的中断和重组。脱欧后,英国医药品出口、药品使用和研究经费都会有减少的风险。任何经济衰退也会影响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的支出。此外,脱欧对英国的能源和电信业的影响分别是,英国将需保持与欧洲能源市场内在联系和治理框架;在英国的投资和收入只会有轻微的下降,但未来泛欧洲漫游费的不确定性可能会给消费者带来损害。

  欧盟一体化进程将遭受重创

  中国经济时报:英国脱欧将怎样影响欧盟经济的基本面及未来前景?

  赵晋平:首先,欧盟是英国重要的贸易市场,英国是欧盟商品的重要来源地。二者之间经济的相互依赖程度是比较深的。脱欧之后,他们之间的贸易关系还需重新签署贸易协定,甚至完全是在WTO框架下作为不同经济体之间的贸易交关税,二者的市场和经济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IMF测算显示,英国脱欧将对2018年欧盟产出冲击为0.2至0.5个百分点。另外,许多欧盟成员国在英国有投资,这种直接投资也会遭受相应的冲击。当然,更大的冲击是,已经持续了半个世纪以上的欧盟一体化进程将因此遭受重创。英国脱欧,相当于欧盟经济规模减少了六分之一,可以想象一下,欧盟在全球的影响力将会发生怎样巨大的变化,比如在WTO、在许多重要的全球政策协调和谈判方面,其话语权都将受到严重影响。作为欧盟重要一员,英国的退出将严重削弱欧盟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力,并有可能引发脱欧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民调显示,除英国之外,希腊、意大利、法国和葡萄牙等国脱欧支持率均超过40%。而且从欧盟各成员国议会的选举来看,质疑欧盟作用的政党的平均得票率已经高达16%。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欧洲一体化遭遇重大挫折。

  全球经济增长将面临新的不确定性

  中国经济时报:英国脱欧将给全球经济增长增加哪些新的变数?

  赵晋平:英国脱欧对于本来就步履蹒跚的全球经济复苏进程来说,又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按照2014年GDP数据计算,英国占全球的3.5%,欧盟占19.9%(不包括英国);这两大经济体经济遭受挫折对全球经济影响不会太小。具体包括,全球格局将出现新变化,尤其对欧盟一体化影响深远。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的可能性增加,欧洲国家和发达国家由于经济紧密程度相对高一些,受到的影响会大一些。脱欧对新兴国家的影响相对温和。但是这仅仅是针对由于贸易和投资的影响来讲的。如果由于英国脱欧引发国际货币市场剧烈震荡和特定货币计价的资本严重缩水,带来的影响会明显放大。尤其是在当前影响全球市场需求增长的变数不断增多、各国经济增长形势已经出现明显分化背景下,这一影响的严重性不容低估。

  英镑和欧元的贬值意味着美元可能重新升值。美元升值意味着什么呢?在过去一段时间,美元的升值带来的是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持续大幅度地下跌,这恰恰是全球经济曾经出现过的一个严重困局,就是大宗商品价格在2015年大幅度的下降,尤其是对新兴经济体的冲击是最为明显的,好在近期大宗商品价格有所回升了,如果美元再继续大幅度升值,那就意味着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这个过程还要重新出现,届时对新兴经济体的冲击将是巨大的。像俄罗斯、巴西,在今年一季度,都保持了一个负增长的趋势,尤其是巴西,其经济衰退是在高通货膨胀率的背景下出现的,是一种严重的滞胀现象,已经是非常困难的阶段。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对那些资源和出口型新兴经济体而言,将可能再度受到重创。

  另外,发达经济体也会重新面临新的市场波动,甚至是震荡。在这种背景下,不仅新兴经济体,其他发达经济体增长形势也会明显分化。三大发达经济的经济增长趋势可能会减缓。此外,还有可能造成全球性债务危机,比如希腊债务危机、次贷危机等,英国的财富指数已经出现大幅度地下降,在脱欧之后,可能还会下降16%左右,全球都将面临资产结构重新调整,资本的流动性会加剧,大量的资本可能从一些国家流出,在此背景下,出现全球性危机的风险可能上升。

  中国经济短期受损长期存在机遇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将是英国脱欧最大的受益者,您同意这种观点吗?怎么看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赵晋平: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首先是贸易投资和人民币国际化。

  贸易投资方面,从中国和英国之间的贸易投资关系来看,虽然英国也是中国的重要贸易伙伴,但向英国的出口也仅占中国出口的不到3%,拖累相对有限;对于在英国的中资企业来说,可能面临资产缩水和进入欧盟市场难度增加等困难。

  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一方面英国是最重要的人民币海外离岸市场之一,英国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受损,会对人民币已经取得的海外离岸交易地位产生不利影响,但是随着英镑和欧元国际货币地位的变化,长期来看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影响力的提升,对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产生积极影响。在欧元和英镑大幅度贬值的背景下,加大美元升值的压力,也就加大了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中国经济时报:应对英国脱欧可能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利与弊,您有什么好的政策建议?

  赵晋平:英国脱欧可能给我国本来就十分困难的对外贸易带来新的不利影响。因此,稳定外贸政策的力度需要进一步加强。从短期政策来看,应出台适应企业需要的政策措施。根据我们最近对企业问卷调查的结果,企业期待政府能够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举措。比如有些企业建议是不是要继续出台稳定贸易和投资增长的新政策,有些企业建议提高出口退税率,还有一些企业希望人民币汇率应当保持稳定,也有企业建议要设法防止劳动力成本过快上涨,要为企业提供更多的融资担保和政策性金融贷款的支持;要加大贸易投资便利化措施的实施力度等。这些都是应该采取的政策措施。

  从长期政策来看,我们要保持推进改革,市场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定力,通过体制机制和制度创新释放市场活力,培育国际竞争新优势,以更好地迎接未来的国际竞争和各种挑战。我们应力争在对外开放的关键领域取得新突破,推动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加快推进自贸试验区改革和对外投资管理制度改革,比如说签署中欧BIT,应该说容易的程度是在明显提升的。比如推进中、日、韩自贸协定和RCEP谈判。我们应当尽快启动中欧和中英自贸协定谈判,这也是英国脱欧后带来的一个新机遇,这对于深化中国和欧盟、中国和英国之间的双边经济关系产生深远影响。加强中欧和中英合作将是一项长期的政策。

  同时,应当加快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创新进程,真正在制度层面能够为我们的经济增长提供长期的动能。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加大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步伐,我想这是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统领我国对外开放大局的宏大工程。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