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克全:中国统计不宜采用恩格尔系数

  时间:2010-12-23

 

周克全(资料图)

摘要:恩格尔系数是衡量一个国家(地区)富裕程度的通用国际“标准”,但该系数并未客观真实地反映出中国社会的实际富裕程度。低收入水平与低恩格尔系数并存的“双低现象”,作为“反恩格尔定律”的集中表现在中国普遍而突出,从而使该系数作为一个通行的国际尺度,在中国发生变异,且正对中国的发展和国际形象产生巨大负面影响,在统计上中国应停止使用该系数。

关键词:恩格尔系数;失灵;双低现象;停止采用

中图分类号: C8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70917735

恩格尔系数作为衡量一个家庭或地区富裕程度的“公认”指标已为西方发达国家普遍采用。在中国,2001年起,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开始采用恩格尔系数,在全国三十一个省市区(不包括港、澳、台)中,多数也都在此后的不同年份开始采用该系数。但迄今为止,仍有陕西、贵州等少数省份没有采用该系数,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则在2002年至2005年采用该系数三年后,从2006年起不再使用该系数。针对这种现象,笔者研究发现,至今尚未采用或停止采用该系数的省区,更加符合中国国情,换言之,恩格尔系数不符合中国国情。从我国采用该系数的六年实践来看,该系数所反映的情况与中国实际国情有较大差距。笔者认为,在统计领域不断采用国际标准固然是中国与国际接轨的一个主要标志,但如果不充分考虑中国实际而直接引用国际标准,不但会扭曲与国际接轨的真实意义,而且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谐社会构建以及中国的国际形象将带来巨大负面影响。

一、恩格尔系数及其适用条件

恩格尔系数由世界著名的德国统计学家恩格尔在1857年提出,他在研究中发现这样一种现象: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该家庭用于食品方面的支出占其总支出的比例将逐渐减小。这一现象后来被称为恩格尔定律,反映这一定律的系数被称为恩格尔系数。具体而言,恩格尔系数是指居民家庭食品消费支出占家庭消费总支出的比重,用公式表示为:恩格尔系数(%= (家庭食品支出总额 /家庭消费支出总额)×100%。恩格尔系数主要反应食品支出占总消费支出的比例随收入提高而逐渐变小的一种趋势。也就是说,随着居民收入的增加,在食物需求基本满足的情况下,居民消费的重心开始由吃向穿、用、保健、旅游等精神文化生活方面转移,这种现象是以“收入不断增加”为基本前提,离开或忽视该前提,该系数所反映的现象就被扭曲。国际上普遍认为,恩格尔系数既可以衡量一个家庭的富裕程度,也可以反映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的生活水平:一般来说,一个国家、地区或家庭的生活水平越低下,恩格尔系数就越大;恩格尔系数越小,生活水平越高。联合国粮农组织针对该系数提出具体标准:即恩格尔系数在59%以上为贫困,在50-59%之间为温饱,在40-50%之间为小康,在30-40%之间为富裕,低于30%为最富裕。因此,恩格尔系数就成为衡量一个家庭或国家(地区)生活质量高低的国际标准。

然而,恩格尔系数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它有三个基本适用条件:一是区域之间的消费习惯无明显差异;二是统计数据客观公证;三是市场经济发育比较充分。

二、恩格尔系数未能反映中国实情

事实已经证明,恩格尔系数并未客观正确反映中国社会的实际富裕程度。

(一)从全国范围来看,恩格尔系数与其反应的实际情况存在巨大差距

2001-2006年,城镇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分别为37.9%37.7%37.1%37.7%367%35.8%,同期农村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分别为47.7%46.2%45.6%47.2%455%43%。如果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标准,2001-2006年中国城镇居民的恩格尔系数都处于30-40%之间,应该属于“富裕”水平;农村居民的恩格尔系数都处于40%-50%之间,也属于“小康”范畴。那么,无论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中国国内,自然就会产生这样一个怀疑: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吗?诚然,全国平均富裕水平业已达到(有些指标甚至超过)上世纪90年代制定的“小康”标准,但此“小康”非彼“小康”,它与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标准有较大差距。何况,“平均”之下掩盖了或者扭曲了诸多客观实际。我们不能否认这样一个基本国情判断:除极少数地区外,中国离发达或富裕国家的生活水平相距甚远。据我国200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披露,按照我国农村绝对贫困人口标准[①]测算,2006年末,年收入低于693元的农村绝对贫困人口仍有2148万人,在694-958元低收入标准之间的农村低收入人口仍有3550万,两者之和5698万人,占全国农村人口总数(73742万人)7.73%,仅就该比重而言,消灭贫困在中国还任重道远。若仅以2001年到2006年的农村绝对贫困人口数量变化(六年分别为29272820290026102365 2148万人)[②]说明我国的扶贫工作成效显著未免有些勉强,实际上,我国的绝对和相对贫困人口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农村,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随着工人下岗风潮兴起,城市贫困和低收入人口也大量产生。也就是说,尽管目前尚无准确数据,但可以肯定,城乡低收入人口的数量,将远远超过3550万人。如果按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关于“贫困”的标准——收入低于全国国民平均收入一半的人即为贫困人口,或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即每天每人生活费平均低于1美元的标准来计算,那么,中国目前的贫困人口数量将超过2亿人,仅次于印度,列世界第二位。从另一角度来看,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相关数据测算,2006年我国的GDP总量尽管已经位居世界第四位,但与美国、日本和德国比较,仅分别相当于它们的20%60.6%91.3%[③],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按照名义汇率计算)表明,2006年中国人均GDP位列世界第112位。种种数据都表明,中国依然远离富裕或发达国家行列。世界银行贸易局官员认为,按照世行的计量标准中国将在2020年进入富裕国家队列[④]。但笔者认为,在未来几十年中,中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我国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的恩格尔系数没有反映出中国的实际富裕程度。

(二)西部12个省市区的恩格尔系数更不符合其发展实际

西部是全国经济社会发展最落后的地区,生活水平也是全国最低的地区。在西部12个省市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除陕西和贵州两省外,共有十个省市区在不同年份开始采用恩格尔系数。以甘肃为例:甘肃从2004年开始采用该系数,2006年甘肃城镇居民的恩格尔系数为34.5%,比全国的35.8%1.3个百分点,说明甘肃城镇居民的生活水平比全国城镇居民的平均水平还高,但该年度甘肃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8920元,只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11759元的75.9%;与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广东省比较,2006年甘肃的恩格尔系数为34.5%,比广东省的36.2%1.7个百分点,说明甘肃城镇居民的生活水也高于广东,但数据表明的甘肃城镇人均收入却比广东少7095元,仅相当于广东16015元的55.7%;甘肃农村居民的恩格尔系数是46.67%,比全国平均水平43.0%3.67个百分点,说明生活水平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比广东的48.6%2.07个百分点,说明甘肃农民的生活水平远远高于广东农民,但该年度甘肃农民人均收入为2134,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3587元的59.5%和广东平均水平5079元的42%2005年,甘肃城镇居民的恩格尔系数是36.04%,比全国的36.7%066个百分点,比广东的36.1%0.06个百分点,这都说明甘肃城镇居民2005年的生活水平不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甚至比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广东省城镇居民的生活水平还略高一筹,但该年度的甘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8087元,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10493元的77.07%(比2004年又下降了1.23个百分点)和广东平均水平14770元的54.75%(比上年提高0.1个百分点)2004年的情况也大致相似。这说明,这种现象决不是个别年份的特殊现象。人均存款余额和人均消费品零售总额是反应富裕程度的另外两个重要指标。2005年末,全国人均存款余额为10787.3,甘肃只有6115.8,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56.69%;甘肃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为2439.1,相当于全国(5133.0)47.52%。以上所列的收入、存款和消费这三个指标,可以从整体反映出一个地区的富裕水平,若将这三个指标根据其重要程度加权综合,那么,2005年甘肃的富裕程度为:74.75%×0.4+56.69%×0.3+47.52%×0.3=61.16%2006年的基本情况也大致相当。也就是说,目前甘肃城乡居民的富裕程度仅仅相当于全国水平的60%左右,与恩格尔系数反映的结果大相径庭。青海、宁夏分别从2001年和2002年开始采用恩格尔系数,近几年的各种数据证明,其情况与甘肃基本相同。

来源:作者赐稿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