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赵晓 > 学术观点

赵晓:总理这招,可以解救危险的中国经济!

作者:赵晓  时间:2016-12-08

 

  首先,赵晓分析了危险的中国经济。这一形势倒逼中国经济向下扎根向上结果。宏观上打通供给侧,企业微观上提升产品质量打造品牌。工匠精神为经济突围提供了一盏明灯。如何才能真正做到匠心?赵晓分享了他的十余年对中国经济道路的探寻结果,并对匠心做出深度解析:大道之行,方有匠心。

  考察人类五千年最优秀的三大商人群体:犹太商人、新教商人和中华儒商,无不遵从大道。中国民营企业家在中国经济中始终扮演着重要角色。广义的企业家群体,包括市场企业家、官员企业家和学者企业家,构成一个国家经济的竞争主力军。这一群体尤其是中国民营企业家,更需要追寻大道,敬天爱人。

  ▌危险的中国经济

  增长红利消失,新旧困难重重,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巨大的考验。

  01.经济增长“三大红利”的消失

  中国经济传统的三大增长动力都已经消失或消退了。第一个人口红利,可以解释中国经济增长50%以上;第二个出口红利,加入WTO后外贸每年增长30%、20%,拉动中国经济10%以上;但是这些动力都已经消失了。第三个楼市红利,能够解释中国经济增长的20%—30%。然而房地产动力也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不像过去那么样的一个状况。目前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与世界房价最高的城市趋同,增长空间不大了。

  02.“三座大山”的压力

  中国经济还有三座大山:一是产能过剩,实业平均产能过剩40%。二是债务大山,不仅企业,政府个人也都背负了许多债务,中国居民负债占到GDP40%,企业负债超过买百分之百,加上政府负债整个债务占到经济总量的250%以上。三是泡沫经济。去年股市泡沫已经崩了。现在房地产有没有泡沫?都说有,只是没有崩而已。如果房地产有泡沫,那人民币有没有泡沫?所有人都说有,所以人民币已从6贬到了7。如果人民币有泡沫,房地产有泡沫,那中国经济有没有泡沫?大概也是不言而喻的。

  03.中国经济面临“三大风险”

  中国经济还面临三大风险。第一是人口老龄化。没有一个老龄化国家能够持续的保持经济活力;第二是美元回流的风险。美元回流常常会引发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振荡甚至崩盘。八十年代的拉美危机,九十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都是如此。现在美元回流对中国经济同样造成了冲击。第三个就是全要素生产率(TFP))的下滑,这是各位企业家不太关注的。企业家比较关注的是投资回报率这样微观的衡量指标。

  TFP是指宏观上所有的生产要素投入进去,有没有带来效率的提升?TFP(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是宏观经济学衡量增长效率的最重要的一个指标。从这个指标,可以看出宏观经济是否可持续。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到2010年之后开始演变成负增长,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目前的增长是不可持续的。

  04.挑战重重与未富先老

  面临这么多挑战和危机,政府无奈用了一个办法,和2008年一样,就是印大量的印钞票,刺激房地产来维护经济稳定。我们的经济总量不及美国,但到去年,我们的货币供应量已经是美国的1.8倍,能把整个美国买下来;到今年年底,我们的货币可以把整个欧盟买下来,未来则能够把全世界都买下来。

  由于不叫四万亿的四万亿政策,目前许多行业特别是房地产行业,都好像打了强心针一样有所恢复。但马上很多问题又出现了,比如债务继续上升、杠杆不降反升、银行的不良资产率上升到了15%左右,企业债的违约风潮已经出现等等。再就是,民营企业投资在今年6月以后出现了负增长。

  怎么办?政府提出了供给侧改革,以此来平稳和中和刺激政策的负面性。但供给侧改革也会造成代价,光下岗可能就高达2000万,还会带来企业倒闭、投资的减少等等。

  按照目前的趋势,中国经济增长还会继续回落。大概在2020年以前,有可能我们会从6%、7%降到3%、4%。然后在2020年以后,十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可能会降到1%左右。与印度和日本相比,中国的L型经济是未富先老、未老先衰,情况更加不容乐观。我们的年龄既不如印度年轻,收入又不如日本富,夹中间了。

  05.匠心如明灯照亮产业突围之路

  但中国经济并非一无是处。我们还有城市化增长的潜力,有人口质量的红利可以追求,还有巨额外汇储备抵抗金融风险。其中,特别值得强调的是,我们已经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这其中大部分是中产阶级和富人。中国自身至少有一个4亿多人的中产阶级市场,这意味着巨大的消费与服务业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有一定空间去应对L型低迷化风险。从宏观上,要通过供给侧改革激发活力,拉动有效需求。从企业微观层面来看,如何回归商业大道,如何通过创新来驱动转型,用匠心来支撑品牌,也成为中国经济突破的很重要的一个方向。

  举个吃黄瓜的例子。过去短缺经济时代,我们可能没有黄瓜吃,而今天到处可以买到黄瓜。但问题在于,虽然今天从黄瓜数量上来说我们不不缺,甚至是过剩的,但吃了好多根黄瓜我们常常还是感觉没吃饱。为什么?因为你觉得没有黄瓜味道。这是当今石油化肥农业带来的数量过剩、质量短缺的普遍问题。这也是今天中国经济很多领域都存在的一个问题:我们在数量上已经过剩,但是品质上还远远不够。

  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首提工匠精神。这与当前的经济形形非常相关。所以如何提升我们的品质?如何通过有效供给来激发我们的有效需求?如何用匠心来支撑品牌,用创新来驱动转型?这需要全社会特别是中国的企业家们告别浮躁心态,回归商业大道。这是非常大的挑战,也将是非常大的突破。

  ▌何为大道,大道为何?

  过去十几年里,作为学者,我一直希望为中国的企业以及整个中国的未来思考、寻找一个更好的道路。我梳理了五千年的整个人类的商业历史与文明,发现在五千年里有三个最优秀的商人群体:第一个就是犹太商人群体;第二个是新教商人群体,也就是基督新教国家的商人群体;再一个就是中华儒商,也就是以儒家为代表的中华文化影响的人群,不仅有中国人,也包括受中华文化影响的日韩等国。

  犹太商人

  犹太民族尤其是犹太人在商业上的成就毋庸赘言。很多商业词汇如“创新”都是源自犹太文化。全世界最富的100个富豪里应该有一半是犹太人。犹太人至今主导着全世界的金融、创新以及文化、传媒等等。以色列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市值超过了中国、日本、韩国、印度四个国家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市值总和。以色列还是中国人争相朝拜的“创新国度”。

  新教商人

  新教徒在全世界人口比例中大概占不到6%。但是,众所周知,是新教带来了现代文明和现代市场经济,此其中还包括现代敬业精神、公平交易的行为以及持续创新的动力。除商业之外,还带来了现代社会公益以及有信仰的资本。 新教国家大多都是经济富裕、文明发达的国家。公认的文明发达国家除了日本之外都是新教国家,少数是天主教国家。科技的创新以诺贝尔奖为例,这个人群大概占了全球的90%以上。所以,马云讲过一句大实话,美国是建立在新教的文化基础上,而不仅仅是因为法治。

  中华儒商

  第三个优秀的商人群体是中华儒商,我说过,这不仅包括中国人,也包括日本韩国商人,所以这不是以血缘、地域划分,而是以文化、文明来划分的。稻盛和夫在中国影响很大,他的经营哲学归纳为四个字:敬天爱人。这完全是中国的儒教文化的表述。

  在漫长的人类的历史上,特别公元一千年之后,中国的经济总量长期占据世界的1/5以上。明朝嘉庆年间直到中国清朝年间,中国经济能占到世界经济总量的1/3,一直到鸦片战争前的1820年都是这样。所以今天的中国经济并没有达到或打破历史记录。中国经济在世界上的地位上升本质是正常回归,而不是西方所说的什么崛起。

  01.信仰决定文明的命运

  三大商人群体共同的规律是什么?搞清楚这一点对于中国的企业家,尤其是以正和岛为代表的中国有理想、有追求的优秀企业家们非常重要。

  我们知道,经济学表面上是研究财富,其实是研究人类行为,特别是研究人类的行为选择。因为资源和资金是稀缺的、时间和生命也是稀缺的,所以选择至关重要。选择的机会成本比做一件事的实际成本还要重要。最终的结论归结为一句智慧的短语就是:选择比努力更加重要。如果方向是错的,那你车开得再快没有用。中国企业家们强调商道,其实就是讲道路的选择或者商业信仰的选择,你朝哪个方向跑这不是不重要的事情,而是很关键的事。

  英国的历史学家汤因比把全世界古往今来的文明划分为21种。令人悲哀的是,绝大多数的人类文明都已经消失或者说灭亡了,其中包括很多我们熟悉的文明,比如玛雅文明。玛雅文明曾经很辉煌,他们的天文学比整个中国的古代到近现代社会之前都要发达。但这个文明灭亡了。那我们看看这个文明选择的道路或者说信仰是什么?你一查就知道,玛雅人拜的是动物,也就是屏幕上大家看着的这个长着羽毛的蛇,标准的图腾。

  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巴比伦,代表着两河流域的农业文明,其楔形文字、汉漠拉比法典等都比中国先进。但巴比伦文明灭亡了,今天住在巴比伦的是阿拉伯人。那巴比伦选择了什么道路和信仰呢?你看这张图片,是公牛,也是动物图腾。我们今天做股票的都喜欢牛市,这其实就是巴比伦的文化。

  还有已经灭亡了的古埃及,也是拜动物的,什么动物都拜,天上的飞鸟,尼罗河里的鳄鱼,法老的头上顶着的则是一条蛇。古埃及同样也灭亡了,今天住的埃及的也是阿拉伯人。公元前2300年前有一个古印度,留下了城市文明的痕迹,但其他都无影无踪了。这个文明据估计也是拜各种动物的。

  “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得乎下下”。信仰将最终决定文明包括商业文明所能达到的高度以及和最终的命运。有活力的三大文明:犹太文明,基督文明,中华文明,这三大优秀文明没有一个是拜动物的。他们都选择什么信仰呢?答案是天道信仰。犹太人信仰、敬拜至高、独一的耶和华上帝,遵守上帝所定的诫命。基督教信仰、敬拜至高、独一的上帝,以基督为上帝的肉身,遵守上帝和人所立的旧约与新约。

  对中华文明来说,天是至高、独一的上帝,“万物本乎天(《礼记》)”、“天生蒸民(《诗经》)”,“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等,道则是上帝所定的规则,如西汉董仲舒所说的“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所以儒道互补的中华文明本质上与犹太文明、基督文明同为天道文明。天道文明让我们懂得敬天爱人、尊重天理良心。

  02.优秀商业群体共同的三个基因:道、善、创

  前面讲的三大商人群体,有三个共同的DNA。这非常重要!用三个字概括就是:道、善、创。

  第一,三大优秀商业群体都有对道的追求;

  第二,他们能够活出道来,从而表现为他们的德,或者善;

  第三,他们身上一定表现出蓬勃的创新精神。

  奥地利经济学家将企业家界定为创新者。这让我们清楚,企业家的本质就是创新。但如果没有善和道,创新一定走不远,或者很可能走向了歪门邪道。所以,上面这三个DNA又可以进一步归结一句话:道为本,善为基,创为要。

  大道与匠心,道、善与企业家的创新是联系非常紧密的。企业家一定在个人道德、家庭道德、商业道德、社会道德上有追求、有根基,然后我们才会看到他们的蓬勃创新。所以,创新也罢,匠心也罢,其实是建立在深厚的文化根基之上的。大道和匠心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大道与匠心:工匠精神的信仰密码

  多年以前,我就对胡葆森主席的一番话印象深刻。他说,“做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致富,只要你把这件事情做得足够好。哪怕只是做一个早点铺,但你只要把这个早点铺做到每天早上门口都有很多人排队买。那你做早点铺也可以成巨富。但前提就是,你能不能把一件事情做得足够好。”

  我喜欢的另外一句话就是:如果你不能做大事,那就用大爱来做小事好了。用大爱来做小事,是德蕾莎修女的话,但对做商业是同样的道理。所以,我要再三强调:大道之行,方有匠心。如果没有大道就难有匠心。如果我们的心都是糊里糊涂的,甚至鬼迷了心窍,方向和道路选择全错了,那一切都无从谈起,最终一定是灭亡的命运。

  工匠精神的本质是什么?其实,工匠精神就是产品极致主义——对产品精雕细刻的专心精神、精益求精的品质精神、用户至上的服务精神等等。

  01.爱心、初心、恒心

  匠心又和什么心有关系?在我看来,首先一定有对顾客的爱心;同时,一定不要忘了自己的初心——无论赚多少钱,生意做得多大,不要忘记你的初心,要依然一丝不苟专业敬业;然后,还一定要有恒心——专著、坚持不断的提升产品品质。否则就谈不上匠心。所以,匠心怎么理解,在我看来就是爱心、初心、恒心。而与匠心不容的心则是贪心,三心(二意)以及粗心。这些都与匠心格格不入。

  02.德国的大道与匠心

  德意志民族是公认的有匠心的国家。德国人为什么卓越的工匠精神?须知,德国人刚进入到欧洲的时候,还没有德国,只有日耳曼人部落,连文字都没有。但是日耳曼人进入德国看到了教堂,然后就跪下来信了上帝。后来,德国人马丁·路德第一个进行了宗教改革,由此产生基督新教。马丁·路德特别把商业跟信仰结合起来,他是确立商业神圣地位的全世界第一人。所以企业家们有今天的地位,不单要感谢哈耶克,实在还要感谢马丁·路德。

  中国古代士农工商,商为末位。古希腊劳动是奴隶干的,而奴隶的人数占了一半,也瞧不起劳动。今天,还是有人喜欢把不同职业区分出不同的尊贵和低贱。但是马丁·路德指出,这些区分全都是错误的。工作是否神圣,不看什么工作,因为一切的一切要单单以信心来衡量。你做一件事是不是有意义,是不是神圣,不取决于这件事本身,而取决于谁让你来做的。马丁路德的名言:“推着摇篮的手,推动世界的手”。如果是上帝让你来做的,哪怕在家里带孩子,哪怕是打扫卫生,也跟牧师讲道一样的神圣。你的工厂就是教堂,工作就是敬拜。

  新教伦理为现代商业与职业奠定了神圣的地位,由此带来了现代敬业精神。因此做商业做企业以及做任何一项工作,你都要像牧师讲道一样认认真真去做、以宗教的虔诚去做。工作不再是工作,而是天职,是上帝的安排。这样一个敬业精神,正是工匠精神的信仰密码与精神之源。德国有这样的信仰,自然有最敬业的工人,自然会产生可依赖的极致的产品。

  由此我们再次看到,所谓“工匠精神”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就是大道的归回、人心的宁静。

  03.美国的硅谷精神与华尔街精神

  建议朋友们都去看一看《清教徒的礼物》。这本书谈了当今的硅谷精神,指出背后就是当年的清教徒的精神,它跟华尔街精神是一种对立。

  华尔街精神代表着一种贪婪、自私,带来一种对财富的狂热追求但是不择手段。然而,当年的清教徒精神才是美国的产业精神、工匠精神。这种清教徒精神、工匠精神跟德国精神一致,却与华尔街精神有张力。我们看到美国经济,现在在很大程度上由金融主导,其GDP构成上70%是金融,实业已沦为次要。所以美国无论如何提再工业化,如果不克服华尔街的贪婪,回归当年清教徒精神,都是很难做到的。但估计美国回到过去,回到清教徒精神挑战巨大。因为这些年,吸鸦片已经上瘾了。

  所以,我一再提醒,中国是走美式金融化道路,还是走德式产业立国道路。我的建议是在我们城镇化、工业化的路都没有走完前,千万别急着金融化、证券化以及人民币国际化,更不要让中国经济早早变空心化。还是那句话,产业报国、实干兴邦,少玩虚的。

  04.中国的大道与匠心:从娃娃抓起 从你我开始 从现在开始

  可喜的是,德国还依然保留着那样一个工匠精神、产业精神。但如果我们中国也走德国的道路,中间就缺乏一个工匠精神。缺乏工匠精神的核心又是什么?因为我们缺乏匠心。我们缺乏匠心的本质又是什么?是在大道上我们下的工夫不够。我们对天道只有模模糊糊的认识,我们在上天只有朴素的敬畏。而我们看到犹太民族是全世界公认的信仰非常虔诚的一个民族;我们看到德国人,从野蛮的日耳曼人变成今天公认的优秀民族,首先也是因为对大道的选择,大道之上才有了匠心,匠心之上有了德意志民族的卓越的产品表现。

  像胡葆森说的,把每件事情做好,成功就是必然的。但凭什么我们能把每件事情做好?得有那份心才行。凭什么有那份心?因为我们选择了正确的道。所以,正确的道路与信仰选择决胜未来。

  从“五四”以来中国人已经发现我们有信仰缺失的问题,并且一直希望寻找到突破的道路。中国的仁人志士们提出过“用科学代替信仰”,也提出过 “用美学代替信仰”,现在我们又似乎想“用国学代替信仰”。但历史已证明这些路都不通。替代产品总是显得山寨和伪劣,并导致今天中国出现最大的危机就是信仰危机与道德危机。

  所以,我们往回走或者或旁边走都没有路。我们只有坚定地直直地往前走,追求大道,持守天道,才有可能把匠心打造出来,才可能走出一条真正突破的道路来。这意味着什么呢?也许我们要从现在开始、从娃娃开始、从教育开始、从心灵开始、从你我开始。

  【作者简介】赵晓:经济学博士,原国家经贸委研究中心,原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战略部部长。

来源:正和岛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