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笑城:从足球世界杯的“快乐”看中国教育体制改革

作者:笑城  时间:2014-06-10

  又一届高考刚刚结束,又一届足球世界杯即将到来。结合起这两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来看的话,我想我们应该可以用足球世界杯作为一个鲜活的例子,来看待中国将来的教育体制改革从中能够收获怎样的启示。 

  当今世界,大致有超过5亿以上的工作岗位跟足球产业直接或者间接地沾边。这其中既有运动员、裁判员、足协官员,更有着千千万万足球产业衍生出来的其他就业人员,有球鞋、球衣的制造,有足球学校、足球俱乐部、足球联赛、企业赞助、媒体宣传……等等的广泛延伸,以及更加多的足球球迷参与。 

  可以这样说,全世界这么多的人在足球运动中不仅仅收获了个人精神上的满足和愉悦,还有着工作就业和经济收益,以及由于足球运动培养出来的个人荣誉感、集体荣誉感,并在此荣誉感下形成了世界范围内的国际间文化交流。事实上,足球早已经不仅仅是广泛存在于民间的兴趣和爱好了,它还是世界范围有着超凡影响力的体育运动项目,更是一个世界范围内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庞大产业,甚至于就是一个凝聚人类社会达成一些基本共识的大事业。而且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均从中收获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快乐。 

  这对中国教育的改革是有启发意义的。 

  毋庸置疑,高考是中国教育体制中十分重要的一环,是体现教育选拔体制中“公平竞争”精神的基石。似乎很凑巧,教育考试和体育竞赛均着眼于体现出“公平竞争”的大原则。但我们知道,二者有着如此相同的共识,的确不是偶然的。 

  以体育赛事为例,我们在田径比赛上总是会看到这样的一幕,比赛的健儿们在一条平直的起跑线上做好了准备,裁判大喊一声:“各就各位……预备……”,然后发令枪一响,健儿们在这条线上开始起跑,奋力朝终点奔去。 

  当然,我们也知道有些比赛的起跑线不是平直的,而是前后拉开一段规定距离,那是因为考虑到了赛道不同和弯角之间关系的因素,然后根据公平竞争的原则,科学设计出弯道赛的起跑线。看似不在一个平直的起跑线上,但实质上等同于在一个平直的起跑线上。这就是我们要认清的教育选拔和体育竞赛之间,在看似差异中的相通之处。 

  中国历届高考的加分和不加分规则出自何处?我想,就是出自这样看似平直或者不平直的起跑线设计思路中。 

  可以这样说,大部分不加分的考生是处于一条平直起跑线上的,少部分受到加分“照顾”的考生是处于相对领先一点的起跑线上的。这一部分的考生被加分出于什么原因?其中,少数民族的加分项很好理解,就是弯道原因,值得肯定;而其它一些项目的加分则不好一下子理解,细究起来话,各别的规则还是有着争议的。 

  在此不得不说,这一届高考大大压缩了加分项目,是非常值得肯定的教育体制改革举措,但还应该在保留的加分项目上做到对公众的解释更具体些才好,要说清楚那是基于一种怎样的“弯道”考虑,以免引起公众的错误解读。 

  据此,我们应该认识到了中国高考的实质,就相当于一个在公平竞争原则下同一起跑线上的知识大赛,人才选拔大赛。当然,这是一个形象的比喻,道理并不仅仅于此。中国的高考,在内核中充分体现出了中国传统儒家思想教书育人的核心内容,尤其以“修齐治平”中“齐”字为代表的教育选拔措施为最。 

  何以称之为“齐”?那就是:既需要各就各位,又需要公平竞争。这样的办法下,不分富二代还是寒门子弟,不分东西南北中的居住地,不分少数民族还是汉族……统一的起跑线上,均一视同仁。 

  从儒家思想“修齐治平”这个角度看今时今日高考的话,还不能简单只说到“齐”,还得谈到“修身”二字。高考跟儒家思想的“修身”是如何紧密联系的呢? 

  形象地看,“修身”相当于竞赛场上的体育健儿们平时的刻苦训练。换句话说,国家设置了高考,设置了公平竞争原则下的起跑线规则,具体落实到跑出什么成绩来,那就得看个人平时的训练水平和临场发挥了。 

  而要想取得好成绩,平时的训练过程中不仅要吃苦,而且还要各就各位。打个比方说,下肢力量比较好的去练习跑步,然后比赛跑步;上肢有力的去练习投掷,然后比赛投掷;四肢力量均衡的练习游泳,然后比赛游泳……这就像是文科考试、理科考试、艺术类考试……考试分类一样,根据自身情况选准练习的方向,那才有可能获得好的成绩。 

  由此推而论之,教育体制改革改什么? 

  我想,光是创造出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和规则还不够,还要继续丰富比赛的内容。让健儿们的比赛项目更细、更明确,那么他们平时的训练也就更有针对性,比赛的结果也就更加接近于真实的个人水平。 

  这一点上,国家最近推出的“两类人才高考”可视为这个方面改革的一个突出体现,后面大可以循序渐进至“三类人才、四类人才、五类人才……”一直细分下去,直至形成一个完整的公平竞争体系。 

  但这还没有完结,而仅仅是整个我们所参考的足球世界杯阳光模式其中之一的环节。也就是说,考试不是唯一的目的,那样的话不就又回到了“考试教育模式”的窠臼之中了么? 

  孔子曾经说过:“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这句话道出了学习的大境界。 

  足球使人快乐,既锻炼身体又能够培养集体合作精神,终于汇集众人之力形成世界范围内有巨大影响力的阳光产业,可谓是从玩儿中升华出来的大境界。米卢有个“快乐足球”的说法,道出了其中的关键。 

  我想我们应该从中获得启发,不仅把我们中国的足球真正地推向快乐的大事业,还要把我们国家整体的教育也推向快乐的大境界。 

  稍加推断,足球运动之所以形成了如今世界范围内这么庞大的阳光产业,表面看上去,似乎许多国家高水平的职业联赛功不可没。但是深究起来的话,其真正的原因,全在于足球运动本身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一种独特而又发达的足球文化所致。 

  我们中国足球的落后从中可以管中窥豹,不单纯是职业联赛水平还不够高的问题,更是我们国家在足球方面的文化还不够发达的原因所致。这一点,从普遍存在于民间的以此为乐人群数量就可以得出结论。在巴西,随处可见在任何狭小的场地上以踢球为乐的孩子。在中国呢?孩子们以什么为乐? 

  因此我想,我们应该借鉴足球运动这样一种同样在“公平竞争”优秀精神感召下形成的良性循环与互动模式,让参与者既有精神上的愉悦,又有思想上的升华还有经济收益,何乐而不为?这样的情况下,管理者在千千万万参与者的要求下,必然聚精会神于如何制订和执行好公平合理的竞争规则,并将之形成一个阳光灿烂的大事业。 

  故而,中国的教育体制改革应从“快乐”的角度出发,及众人之力集思广益,吸取中国传统文化儒家思想中“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的高论。从根本上设计出来一种在“公平竞争”规则下的快乐教育机制来。在此提出几点个人的建议: 

  1、在现阶段高考内容细分尚未落实的阶段里,可以允许某类院校破格录取偏科的状元之才,也就是说:既然高考内容目前倾向于十项全能、五项全能之类的综合考试,那么其中一项的状元之才有可能被埋没,但实在不该被埋没; 

  2、大学联考的意义应有所变化,使之形成类似于足球联赛的机制,也就是说,在大学阶段里,各学年的年终考试或者大学毕业考试,应该跟整个学科内的人才选拔相挂钩,进而跟毕业后的就业相挂钩,完全可以考虑引入商业赞助模式,鼓励大学生们在大学期间凭借自己的创新思维去寻找学习的快乐,并因此受益; 

  3、构建一种取得社会共识的快乐教育环境,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按照三个教育阶段分为三个层次的教育主旨,分别是:小学阶段——寓教于乐;中学阶段——寓乐于学;大学阶段——学以致用。进而来说,围绕学习乐趣的培养下功夫,从小打小闹直至学有所成,学有所用,既成就了自身又服务了社会,而且从中收获了快乐,那就是一个十分理想的学习过程了。 

  当然,中国的教育体制改革由于有着历史的经纬和现实的诸多客观因素,并非一蹴而就的那么简单。但在中国梦的感召下,我想我们不仅要奋力去实现这个伟大的梦,还有理由坚信,这个梦的本身应该是快乐无穷的。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