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中国改革论坛网微博
中国改革论坛网RSS订阅

住建部智囊陈淮解读如何定房价

作者:  时间:2011-01-05   浏览次数:0

   当下中国,对于任何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来说,房地产似乎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赶上了城市化的历史洪流,房地产成为了一个如日中天的行业,它缔造出了一大批“亿万富翁”,它也为地方政府提供了源源滚滚的财政收入。

  对于富裕者,房地产市场是一个收益甚丰的投资场所;而对于适婚无房的年轻人来说,昂贵的“蜗居”却是必须承受的“生命之重”。

  发展中的中国毕竟富者寡而贫者众。普通公众的“望房兴叹”使得房地产行业里外“怨声载道”。因而这又使得房地产行业成为一个政府调控政策频繁“关照”的行业。

  在房地产市场所折射出来的“众生相”中,各方都希望听到权威的声音。陈淮显然就是其中的一位权威学者。但市面上出现的关于陈淮的“言论”他自己并不都买账。苦于被人断章取义,陈淮不得不在其微博上一次次澄清,也因此不太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

  虽然其所在的研究所前头挂着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名号,陈淮多次强调自己是一个学者而不是所谓的“朝廷命官”,而其所发表的观点也只是个人意见。

  如果你再多读几条陈淮的微博,你会发现他既是一位严肃的学者,又是一位性情中人。当有人劝他不要对记者的小瑕疵过于苛责时,他欣然接受。

  如果你继续翻阅他的力作《大道至简》,你或许会惊讶于他将艰涩难懂的经济学原理转化为生动活泼的语言能力。生僻的经济学原理阻挡不了他的妙语连珠。

  本期《英才》记者就盘根错杂的房地产问题特别专访了这位个性鲜明的房地产专家,以飨读者。

  政府的作用

  《英才》:中国正处城市化高潮的国情,这是否意味着我国用市场化的方式来解决居民住房问题的局限性要更大一些?

  陈淮:首先,什么时候都是非市场化方式比市场化方式的局限性更大。就是同样收入的家庭,需求偏好可能有很大不同。市场把一切不可相互比较的因素,例如远近、大小、年龄、学历等,统统化为一个只有量的差别没有质的差别的、用货币单位表达的叫做价格的东西,使资源配置变得简单。市场才能实现高效率、低成本的最优化资源配置。

  其次,非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方式在任何国家,不论是否处于城市化高潮还是已经实现了城市化,都必不可少。住房保障体系就是非市场化的方式。同样在任何国家,非市场化的配置方式越发达、完善,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方式才能贯彻得越彻底。

  其三,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历史短、发展不平衡,需要保障体系救助、援助的人群所占比重自然要远大于发达国家。但这和市场化局限性大小没有关系。更多的人走向市场、依靠市场是社会发展的方向,是社会发达、富裕的标志。中国尽管需要保障的人群所占比重远大于发达国家,但中国城市化过程中,缩小这部分人群的所需时间一定比发达国家历史过程要短得多,快得多。

  《英才》:有人将当前关于房地产问题的一些难题归结为房地产市场的市场化程度不够造成的(比如我们的土地没有市场化,因而造成了人为的土地供应紧缺),但与此同时,政府为了解决居民对房地产市场的抱怨又必须采取一些市场干预手段(如限购、限贷等措施)。你怎么看待房地产市场中政府的作用?

  陈淮:市场化是一个问题,但不是全部问题。中国城镇住房的根本问题,一是房子盖得还不够多、不够快;二是老百姓的收入水平还不够高、不平衡。制约我们更大规模地盖房子的主要因素之一是资源,包括土地资源有限、短缺。缓解发展过程中供给和需求之间矛盾、房价和收入之间矛盾,政府的政策干预是必不可少的。

  其次,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抑制、限制过度的投资性需求,抑制、限制富人过多占有资源、优先占有优质资源,防范信贷风险都是政府责任。此为政府作为公共利益代表的职能使然。

  第三,限购、限贷政策同样是保护普通群众资产安全的政策。排除那些超出家庭风险承受能力的过度超前的购房,如同阻止小孩子举过重的东西一样,是一种不可缺少的对低端群体的社会保护。

  总之,政府的作用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的。政府的作用是平衡社会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个别利益与公共利益。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政策当然要注重让那些迫切需要改善的群体优先获得资源。

来源:《英才》杂志2011年1月刊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