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医疗卫生费用或为我国第二大财政风险源

作者:白重恩  时间:2013-07-29   浏览次数:0

  学人简介: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

  内容辑要:

  一个相对保守的估计是,2050年我国财政负担的医疗卫生费用占GDP和财政支出的比例将分别达到3.0%和13.1%,从而成为养老金缺口之后第二大国家财政风险的来源。

  过去10年,以大力推进居民医疗保险制度为重点,我国的医疗保障已基本实现全覆盖,且保障水平不断提升,成绩巨大。但基本全覆盖之后,应加快推进制度定型和完善,而这一方面当前我国尚存在诸多问题:

  ——未来医疗费用高涨的冲击应引起充分重视。

  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我们认为,我国医疗费用超速增长的阶段将要来临。其理由主要有:首先,我国医疗保障已基本实现全覆盖,且保障水平正在逐步提高,因此可能逐步改变人们的就医行为,刺激费用的上升;其次,我国的老龄化速度较欧美国家上升更快,而老年人的医疗费用要远高于青壮年;最后,是我国经济发展较快,医疗服务和药品的相对价格将上涨更快。

  医疗费用的增长,就意味着将需要更多的财力投入。一个相对保守的估计是,2050年我国财政负担的医疗卫生费用占GDP和财政支出的比例将分别达到3.0%和13.1%,政府医疗卫生支出将成为养老金缺口之后第二大国家财政风险的来源。

  为了应对未来的医疗费用高涨对财政稳定的冲击,需要加快推进改革:一是需要通过医药卫生体制的改革建立有效的控制费用政策,二是需要在搞好医疗保障的前提下,明确个体与社会的分担责任。而就目前来看,在这两方面,我国的进展并不理想。由此,我们还建议,应从巨型财务问题的视角,召集财政、金融、保险等方面的专家,加快顶层设计,研究解决医疗保障资金来源问题,以及增强可携带性可能带来的财务问题。

  ——基本全覆盖成绩的取得是建立在制度碎片化推进的基础上,公平与效率问题均比较突出。

  目前,我国公费医疗、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分别覆盖不同人群,隶属于不同部门管理,待遇与缴费办法不一致。而且在统筹层次上,绝大多数在县一级,少数在地市一级,个别大城市全市统筹。分而治之的“碎片化”实施方案导致不同人群缴费和待遇不同,割裂了整个医疗保障制度的有效衔接、加大了管理成本,并与城镇化进程中的劳动力流动加快的局面不协调。

  对此,我们建议,将公费医疗纳入城镇职工医疗保险范畴,整合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并在条件成熟时将职工医保和居民医保合并;推动基本医疗保险在居住地参保,提高农民工医疗保障的实效。

  ——政府经办的基本医疗保险缴费与保障待遇的确定机制缺乏。

  对此,我们建议,应明确居民医保中政府与个人保费分担和待遇标准,坚持个人自负医药费30%的国际黄金标准,以此确定居民医保保费总额;同时通过成立独立的专业委员会确定报销的范围和标准,并定期修正。此外,还应推动社会保险管理中心独立于人社部门,加快治理机制的完善。

  ——商业性健康保险发展严重不足。

  我们建议,应建立由政府推动、商业化运行大病医疗保险体制,争取将大病保险的实际支付比例提高到60%以上。可以考虑从城乡居民向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的缴费中划出一部分,作为大病保险资金的基础来源。另外,应该允许居民自愿增加缴费,以获得较高的大病保障水平。

  (摘编自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发布的课题报告《建设法治的市场经济》。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