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民营医院京津冀一体化路上转身忙

作者:  时间:2014-11-30   浏览次数:0

 

  近日,北京市卫计委正式发文,要求北京各区县把邻近北京的河北省民营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燕达医院纳入本区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医疗机构,报销范围和项目统一按照北京市各区县现行政策规定执行。此举有利于北京和河北相关地区共享卫生医疗资源,减轻北京大医院人满为患的压力。

  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契机,优化区域医疗资源布局,不仅可以提升河北等周边省市医疗服务水平,也可以缓解首都就医压力,有效解决“看病难”。

  “燕达医院是紧邻北京、位于燕郊的河北省一家民营三级综合性医院,也是三河市唯一一家三级医院。”燕达医院副院长吴亦鸣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介绍,燕达医院被纳入北京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意义重大。紧邻北京的燕郊地区居住着近30万进京务工人员,这些人员的医保关系绝大部分在北京,在燕郊看病无法顺利报销,因此燕达医院周边存在较大的就医人群却始终没有较高的就医率。“异地就医的问题解决后,燕达医院将分散北京公立大医院就诊压力。”

  北京、河北医保互通迈出第一步

  吴亦鸣认为,医保异地报销系统尚需完善是京津冀医疗系统一体化不足的主要问题之一,这一难题导致河北环京地区医疗资源利用率严重低下。燕达医院被纳入北京市新农合定点医疗机构可以被看成是京津冀医疗一体化迈出的重要一步。

  河北燕郊距离东三环30多公里,家住燕郊而工作在京的人口超过30万,占燕郊人口将近一半,这部分以燕郊为家的人口长期以来一直未能很好实现在燕郊就近就医的愿望。“我们这个设备齐全的三甲医院床位闲置率高达70%。”吴亦鸣表示,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北京的患者在燕郊看病存在异地看病报销手续繁琐、报销周期长、报销比例偏低等诸多问题。

  改革的步伐在加快。今年年中,河北省人社厅就披露,河北将主动与京津两地协调,加快推进医疗保险市级统筹,开展“畅通医保”专项行动,分级推进医疗保险异地就医费用结算。吴亦鸣表示,近期将有一定的解决方案出台。落实到燕达医院,具体可能会采取几套不同的价格方案,例如,北京患者就医享受北京医保,即时结算。“医院正与北京卫计委和人社部门、财政部门积极沟通,未来医保政策一旦放开,燕达医院就会执行北京的价格体系,患者报销更为方便。”

  此外,根据国家卫计委研究报告,北京外来就医人员中河北省数量最多,约占23%。北京、河北医疗资源差距较大,医疗优质资源布局严重不均衡,是造成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在医院等级最高的三级甲等医院的数量上,北京与河北都是37家,而河北的常住人口却是北京的3.6倍。从每千人拥有的卫生技术人员数量上来说,北京每千人拥有9.48名,天津是每千人拥有5.45名,全国每千人平均拥有4.94名,而河北却是每千人拥有4.32名。从数据中可以看出,河北的人均医疗资源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对此,今年国家卫生计生委明确提出,推动京津冀医疗卫生协同发展,应着眼于北京城市医疗卫生功能疏解,并确定了“中心限制、周边发展,综合限制、专科发展,院内限制、外溢发展,单体限制、系统发展”的总原则,同时将河北省定位于“继续强基固本,提升全省服务水平”,实现由“被动输出”转为“主动疏解”。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在年初时也表示,北京市正和国家相关部门一起研究制定京津冀一体化的医疗规划,欲通过医院共建、技术合作、人员培养等方式让河北医疗资源和北京实现均质化。

  于是,今年5月份,燕达医院“联姻”北京朝阳医院共同成立医院联盟,这也是响应国家政策的超前尝试,吴亦鸣表示。

  “公私联姻”,人才仍是关键

  燕达医院与北京朝阳医院签署协议,确认双方共建期限为20年。在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基础上,燕达方面负责医院的资本和运营,朝阳医院则负责医疗、教学以及学科建设。

  京冀两地公私医院“联姻”的成效立竿见影。“自今年5月9日与朝阳医院合作共建燕达医院签订协议并开始合作以来,燕达医院门诊量同比翻了一番,住院量和手术量同比翻了两番。”虽然总量不大,但吴亦鸣认为这已经是很大的“长进”了。回想此前,能够满足5000~10000人门诊需求的燕达医院,每天的门诊量却只有400~500人左右,不到10%。能同时为1000位病人提供床位的住院部,也仅仅是靠平均100多位住院病人的数量在勉强维持。

  数据显示,燕达医院今年7月份挂号人次比6月份增长1322人,与去年同期对比增长5617人;入院人次比6月份增长70人次,与去年同期对比增长214人。不过,对于一家拥有2000张医疗床位的三级综合医院来讲,这样的数据意味着未来的增长空间仍然巨大。

  由此可见,民营医院与公立三甲医院的合作解决了社会资本办医的一个重要难题——人才。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政策与管理系副教授刘继同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医疗行业专业性强,医院只有硬件设备还不够,更需要有过硬的人才力量,能够解决病人的病痛是最终的硬道理。

  “病人看病先看医生。”吴亦鸣说。一位当地人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看病一般都找专家,对方不是专家不放心。此前,燕达医院没有知名专家,医源难求。吴亦鸣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燕达医院自身的医师构成,一部分是全国各地三级医院或具有副高级职称以上的退休医生,另一部分是没有工作经验的刚毕业的研究生。自与朝阳医院合作以来,来自朝阳医院13个科室的15名专家前来从事定期出诊及指导医疗等工作。这些专家都是副主任医师以上级别的,包括知名专家、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专家们每周一和周六定期到燕达医院出诊,为燕达带来了医源。同时,也分担了北京三甲医院的就医负担。“有些病人会专为某位朝阳医院的医生来燕达就医。”吴亦鸣补充说。

  除依赖“外援”,民营医院还应注意自身人才梯队的建设。吴亦鸣透露,除了与朝阳医院合作外,燕达明年准备与河北医科大学开展学生实习及工作就业等合作。

  “国际范儿”到“小市民”,定位决定可持续性

  在与朝阳医院开展合作后,燕达医院进一步做出了让人吃惊的决定——将燕达由营利性转型为非营利性医院。由最初定位“国际范儿”的高大上,到现在“小市民”的接地气,燕达医院为何会做出如此巨大的转变呢?吴亦鸣把它归结为“顺势而为”。

  “在不断反思了最初的定位,分析了现实的需求后,我们决定走分担基础医疗服务负担的道路。”吴亦鸣如是说。

  一开始,燕达医院把服务对象定位为高端人群,如北京的高收入群体、在华长期居住的外国人等。“以前主要侧重高端化服务,占比约70%,基础服务只占30%。高端服务部分因针对外国人的国际性医保未能通过国际JSI认证及没有知名专家吸引医源等原因,就诊率始终很低。而现在调整后基础医疗占比70%,高端医疗占30%。”吴亦鸣解释说。

  另外,他还表示,燕达恰好赶上国家政策利好。去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3〕40号)》中强调大力支持社会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而且在燕郊也缺乏三级综合医疗资源,因此,从与朝阳医院的合作,到向非盈利性医院的转变,燕达既填补了燕郊没有“高配”三级医院的空缺,又解决了燕达的医源窘境,且方便了民众就医。

  刘继同认为,“燕达医院所经历的问题具有一定代表性,反映出目前社会资本办医所面临的真实处境。燕达医院从营利性医院转为非营利性医院,在当前的政策条件下,非营利性将更有利于燕达医院与公立医院的合作;而从政策的角度,非营利性医院也可以享受到更多优惠。只要承担了部分公共卫生服务职能,国家就会有相应的补贴。”

  其实,营利转非营利模式的医院改制方式,也曾有其他地方尝试过,如武汉亚心医院,但后来却销声匿迹了。社会资本开办非营利性医院这条道路上,不知燕达医院是否能摸索出一条可持续的道路?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