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庞宇:移动互联时代灾害应急动员的有效性策略

——以雅安芦山地震为例

作者:庞宇  时间:2013-08-29

  移动互联网的信息传播技术为社会力量参与公共危机管理动员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激发了民间力量参与灾害应急动员的热情。面对灾害时,如何实现动员组织、调度、操作更加成熟而有序,应从动员模式、动员方式和动员话语上实现应对地震成熟的转变,使得灾害应急动员有力、有序和有效。

  灾害是与人类生存息息相关的事件,因其“毁坏性”、“突发性”和“多变性”,对国家、社会、个人产生巨大的震撼力和影响力。近些年来,特大灾害接连发生。面对严峻灾害形势,政府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调动、整合社会各方的力量和资源,高效有序地开展抗灾救灾,减少灾害带来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此时,来自民间的动员力量也自发积极参与到灾害的救援和灾后的重建中来,动员成为应对灾害的重要内容。

  随着媒介环境的变化和信息技术的发展,依托于移动互联网的社交媒体以其特有的方式,全方位介入灾害应对的各个环节实施“信息救助”。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3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网民数量已达5.64亿,手机网民4.2亿,微博用户3.09亿,手机微博用户2.02亿。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移动互联网将作为国家战略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2013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也指出,城市无线网络服务,应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全国很多城市正在推广“城市无线计划”,在整个城市的范围内实现无线网络的覆盖和服务,提供随时随地接入和速度更快的无线网络。这就意味着,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在信息交流、网络动员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此次4•20雅安芦山地震相比汶川地震传统信息传播渠道“一家独揽”的局面,新媒体微博、微信在抗震救灾动员方面,将网络上来自四面八方一个个的点,迅速集结成一张巨大的信息网和一股势不可挡的救援力量,在抗震救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移动互联时代,动员模式逐渐从“政府动员”走向“民间动员”,从“政府进行动员”到“公众自发进行动员”。无论采取何种动员模式关键是提高动员的有效性。

  一、动员模式:政治动员与社会动员协同

  “政治动员”一词由“战争动员”的概念逐渐演变而来,是“指一定的政治主体如政党、政治集团等,为聚集力量,实现某一政治目标而进行的政治宣传、政治鼓动等行为。”[1]政治动员实质上是国家和政府行为,动员的主体是政党和政府,这一行为以政府的绝对优势领导为政治支撑,对政府机构和物资的调配为物质基础来维护社会秩序、应对突发灾害。社会动员不同于政治动员,社会动员的主体主要是社会组织、团体和社会成员自身。具体而言,就是社会动员主体通过传播信息和组织活动倡议和号召各种社会力量关注灾害,积极投入到救灾中去。从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到雅安芦山地震,由于移动网络的日益发展,社会组织和个体利用新媒体的传播手段积极参与到灾害动员和救援中来。抗震救灾工作从 “对社会进行动员”走向“社会自主动员”,呈现出从政治动员为主走向社会动员的趋势,但是,新时期的灾害动员机制应该是在政治动员主导下,社会动员有效协同的复合动员模式。鉴于目前我国“强政府,弱社会”的状态下,这种复合动员模式较为适合中国国情,实现政府与社会的良性互动,让社会动员发挥有序有效的作用。

  (一)政治动员与社会动员互动

  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中政府仍具有强大的社会动员优势,尤其是在重大自然灾害面前,社会动员更不能脱离政府的领导,而是应该加强政府的社会动员能力。在雅安芦山地震中,社会组织、志愿者、公众个人利用新媒体参与动员救灾表现出了及时性、灵活性、有效性等优势,舆论一度倾向灾害动员将以社会动员为主,这似乎有些夸大了社会动员的力量。鉴于我国社会制度的优势,政治动员在灾害动员模式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政治动员从参与程度和参与效率上看,对于人力、物资资源的动员有着无法取代的主导地位。首先,政府利用现代化的信息网络形成相关机构(医疗、消防、专业救援等)在第一时间对人力物力广泛动员。其次,在自然灾害救援过程中,军队的动员是至关重要的力量,这是社会动员难以企及的。再次,政府经历了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抗震救灾,自然灾害的管理能力得到了提升,制定了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完善了应急保障制度,这些制度机制上的保障使得政府能够在灾害发生时以最快速度和最大限度的调度资源。在雅安地震发生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消防、武警官兵18000多人紧急出动,进入灾区进行拉网式人员搜救、转运伤员、医疗救护、卫生防疫、抢修道路、安置群众等,这样的救灾反应速度和效率是无法比拟的。

  当前条件下,政治动员仍然是不可替代的,而社会动员代表着一种社会的自我帮助、自我恢复,也是需要鼓励的社会力量。社会动员更多地体现在灾害救助细节中的帮助,有些细微的需求、问题,社会组织或者公众更易察觉。例如,在雅安抗震救灾中,当众多媒体和救援力量关注焦点集中在芦山县时,网友@烟花妹妹发微博称:“目前媒体关注焦点都在芦山,忽略了宝兴,宝兴现在通讯和交通全部中断,已是孤岛!汶川地震时,青川就是如此错过了救援良机!请大家帮转,助力灾区,关注宝兴!”这条微博得到了大量的转发,宝兴县的情况迅速得到了官方的关注,微博信息裂变式的传播,使得各方力量被动员起来深入到宝兴县的救援中。在此期间,社会力量通过微博、微信传递重要灾情,提供灾区的需求和困难;反映救援现场情况和政府措施;提供寻亲平台和捐助渠道等,提高了政府与民间协力救灾的效率。

  (二)社会动员制度化践行

  汶川地震可以说是社会力量发挥作用的元年,开启了我国社会动员的新时代。经过几年的发展,社会动员的影响力和动员能力不断提高。在历次地震救灾中,社会组织、志愿者等都表现出了积极的救灾姿态和行动。此次雅安芦山地震中,移动社交媒体广泛应用,相比汶川地震的社会动员反应速度更快、参与程度更大、效率更高。但是专业能力不足和自身治理不规范使得社会力量在参与救援中出现了一些问题。例如,很多社会车辆参与爱心救援,运送物资到芦山县,导致灾区交通拥堵,专业救援队和设备进入灾区受阻;社会组织、个人捐助的赈灾物资与灾区需求不对称,导致物品无处堆放,造成二次转运;大量志愿者涌入灾区,造成生活垃圾堆积如山;非专业人士盲目涌入作用甚微,反而加大资源消耗等等。

  当前,我国民间组织、社会团体的数量不断增加,加强了自身的动员能力和影响力,公众参与社会管理的热情和参与社会动员的手段不断提高,而有效地组织动员力量、发挥社会动员的作用必须建立制度化的平台和机制。第一,灾害发生后,政府应该建立统一协调指挥社会力量的机构,形成一个信息化的调度平台,对社会力量统一安排,科学地调配使用,使社会力量有组织地参与救援,做到科学、理性、有序、有效,使得社会力量从强调热情向强调组织性、协调性转变。第二,建立救灾归口管理制度,政府成立一定数量负责与社会组织、团体、公众个人等对接、衔接以及安排的统筹机构,并且各个系统的部门相互沟通。在统一调度平台的协调下,了解各部门的救灾安排,依照灾区的情况,指导平衡各方的需求关系,避免人力物力浪费。第三,政府部门对社会力量动员构建多元立体的全方位监督管理体系,对民间组织进行规范,缓解社会动员力量出现的公信力危机。最后,定期组织社会力量参与灾害应急演练。救援首先要自救,在自然灾害频发的地区定期组织训练民间救援组织、公众参与灾害应急演练,一旦遇到灾害,各种社会力量可以有开展自救互救。

  二、动员方式:线上倡议与线下行动呼应

  传播技术的发展,给信息传递带来了巨大的影响。移动互联时代的动员方式一改过去单一、落后的手段,打破了既定的时间空间,以惊人的速度把信息传递给每一个人,快速地集聚社会情绪,引导舆论倾向。微博、微信即时、具体、多样的信息展示灾害的各个方面,使信息的感染力和渗透力更加强烈,形成了动员网上网下相互呼应的局面。鉴于新媒体、新应用的信息传播特点,为了有效地实施救援,在网络舆论、网络监督和网络谣言管理方面应该积极配合现实的救援行动,为灾害救援和灾害恢复提供有力的外部环境。

  (一)网络呼吁诉诸理性

  面对灾害中生命的逝去和财产的损失,社会各界从汶川到雅安五年的成长,对灾难的态度变得更为冷静。人们用理性直面灾情,明确各自的责任,形成有利于救援的动员机制。在网络上,现实中,围绕救援形成了多个互动的公共场域。信息在交互,资源在统筹,人员在调度,通讯技术的发达,动员比以往更为高效。雅安地震中,在微博、微信等自媒体上,人们发布了大量救灾与自救的实用信息。有人发表建议说,请不要打不重要的电话,以免阻塞救灾信息,所有通往灾区的道路应立即免费通行,医院要免费救治伤员,应该为灾民开放政府机关大楼等等。很多网友纷纷转发微博,“雅安挺住!请大家不要盲目前往灾区。”“希望每个受灾同胞获得及时救援,我们需要热血,更需要理性。我们呼吁理性救灾:给当地救援车辆让出生命通道;非专业人员尽量不要前往灾区;甄别信息不造谣谩骂。在后方捐钱捐物,传递信息,祈祷守望,也是一种力量!”

  (二)网络监督基于事实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及公众公民民主参与意识的增强,人们在地震后通过网络快速、全面了解信息,并通过手机、网络直接参与到社会舆论中,充分发挥舆论监督作用。雅安芦山地震发生后,公众通过网络进行的舆论监督一直伴随着整个救灾过程。公众监督的对象从政府机关、社会机构到媒体、企业及公众个人。监督的内容涉及地震预报的水平、抗震救灾的力度、捐款物资的管理、媒体和企业的社会责任、公众的个人行为等等。灾害中网民的舆论监督将出现在救灾过程中的问题完全呈现出来,给救灾行动积极献计献策。例如,在地震发生之后,有成都微博网友“@国境以南CS”发表微博:“成雅高速真该骂!这么多去应急救灾的车辆排起长龙,居然还在一个个收卡收钱。”该微博得到了大量的转发并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没过多久成雅、成温邛、雅西高速公路沿线收费站已全部取消收费。

  (三)网络谣言止于公开

  互联网时代,谣言很少止于智者,而大多数止于公开,不少谣言由于信息的不透明引发公众的猜想,给谣言制造了空间。灾害中,有不法分子利用公众的同情和怜悯之心,在网络上发布虚假寻人信息,留下诈骗钱财的虚假电话。还有人在微博散发错误的地震常识,更有一些所谓的“公知”针对救援发表片面、极端的批评,引起网络骂战,诋毁救灾英雄等等。面对网上的虚假信息,第一时间的澄清和解释是有效遏止谣言传播的方法。例如中国国际救援队官方微博在地震发生后仅两个小时,就针对微博流传的虚假地震图片发布提醒,请大家核实图片真伪后再发送。而据新浪微博的统计,截至4月21日晚11时,地震后举报的虚假微博已超过700条。“辽宁公安在线”汇总了近期的一些谣言,进行澄清,让人们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免受诈骗和财产损失。对于台湾红会欲入川协助需交500万“买路钱”的谣言,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台湾红十字会以及中国红十字会三方及时发布微博澄清,证明了网上的说法纯属捏造。

来源:行政管理改革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