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方明江:改革应当以减轻人民负担为突破口

作者:方明江  时间:2013-11-22

  〝超经济赋敛〞是我国政府的举世举世创举。除税收之外,还有收费;税费之外,还要垄断民生必需品;民生必需品之外,还要垄断全部房地产交易;垄断房地产交易之外,还有一道通胀税。因而,政府对于社会,明摆着有五重赋敛。

  什么叫五重赋敛?五重,直说是五遍。赋敛,直说是收钱。五重赋敛也叫五重收钱,通俗地说,就是国家收了社会五遍钱。重复收税是一遍,重复收费又是一遍;国企的强迫交易是一遍,土地房产的交易又是重复的一遍,看不见摸不着的通胀税是最后一遍。这五重赋敛,叠床架屋,又雪上加霜,无疑是老百姓头上的五座大山,对于民生压力山大。

  第一、减轻人民收税负担

  〝我们的政府真贵,税收15年翻了10倍〞(陈志武语)。全国财政收入2000年突破1万亿,到2011年就已经翻了10倍,突破了10万亿。当年国内财税收入增长了24.8%,城乡居民收入则只分别增长了8.4%和11.4%,远低于政府收入的增长。而且,这还不包括国企财产收益与土地收益。〝如果算上国企产权、资产和土地收益,我国政府差不多拥有了整个社会资产性财富的60%以上〞(陈志武语)。

  2002年至2012年的11年累积下来,财政收入是GDP的3.2五倍,是居民收入的2.36倍。更令人惊叹的,不仅是财政收入远超GDP与居民收入,而且财政收入中,非税收入的增幅远远超过了税收的增幅。

  所谓非税收入,谁都知道,既包括行政事业性收费、政府性基金、罚没收入、国有资产资源收益以及其他收入,也包括了〝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的三乱在内。因而,非税收入主要是收费。譬如2011年,全国财政收入增幅近2五%,其中的非税收入则超过1.4万亿,增幅高达40%。许多市县的非税收入甚至超过了税收收入,收费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二财政〞。

  第二、减轻人民收费负担

  中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收税之外大量收费,收费失控至没有准确数字,几乎与税收旗鼓相当的国家。全世界14万公里收费公路,10万公里在中国。我国高速公路的9五%、一级公路的6五%都是收费公路。全国收费站至少有86000多座,平均1.2公里就有1个收费站。

  收费的暴增,对于任何一个依法治税的国家来说,都是一个不祥之兆,都是一种严重的超限攫掠,都不能被被容忍。为什么?因为〝不受限制的征税,就是掠夺〞(岑科语)世界银行的报告支出,2008年中国劳动者的平均税率为4五%,远远高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准,甚至要稍高于欧盟1五国的平均水准,高出澳大利亚、美国的平均税率近1倍。

  税是一座山,费是又一座山。你去政府办事,缴了一通名目繁多的收费出来,松了一口气,你走进公园里歇一歇。抬眼一看,你看到公园里的椅子上,树木上 栓着个〝×××认建、×××认养〞的小牌子,哇塞!连公园里的一座铁椅子、一棵小树都要纳税人出钱养活,自己缴了那么多税,又缴了那么多费,钱都被花到哪里去了呢?

  第三、减轻人民交易成本

  事业单位与国企,始终是政府收钱的两根唧筒。从水、电、油、气、电信、金融、保险、教育、医疗乃至资源、能源、原材料、交通等几乎所有基础产业,顶端至通讯、科技、网路、文化、新闻等寡头垄断领域,凡是坐堂收费与强迫交易的,几乎都是事业单位与国企在特权独占与食利自肥,也是在独家代理、全权代理着政府的收钱委托。譬如航空人身意外险,利润能高达700%。又譬如,仅仅一条手机通话〝不足1分钟按1分钟计费〞的霸王条款,每年就能多收几百亿呢。

  我国政府为什么能拥有全球〝最赚钱银行〞、〝最赚钱石油公司〞、〝最赚钱电信公司〞、〝最赚钱烟草公司〞的国企王国?因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垄断专卖与强迫交易遍布国内资源、能源、原材料、交通、金融、保险、通讯、科技、网路、资讯、医疗、教育、文化、新闻等全部生存空间,遍布民生消费的各个领域,谁都逃不掉。

  第四、减轻不合理的住房成本

  用朱鎔基的话说,高地价就是搜刮民脂民膏。显然,高地价构筑了高房价,把老百姓高价买房,变成了从政府手里高价赎买居住空间与居住权。这一遍赋敛好厉害呀,作为〝基本人权的居住权〞(联合国宪章语),几乎被地方政府当成购房人的质押赎金啦。谁都能看得出来,卖地卖房,是一个萝卜两头吃的:低征购吃农民,高房价吃市民。先看低征购吃农民。中国人民大学1999以来在全国17个省、区进行的调查显示,有将近1/4的被征地农民没有获得任何补偿。得到补偿的失地农民的2/3,平均每亩仅得到18739元补偿。而当地政府卖地的价格则为每亩77.8万元,是征收价格的40多倍。2011年全国土地出让金收入了3.1万亿,2012年虽有下滑,但也不遑多让,收入也达到了2.7万亿。

  再看高房价吃市民。高房价早已成为吸金大妖与巨型癌肿,每天都在狂吸着民脂民膏,你再能赚钱,赚到手再多票子,也填不满高房价这张血盆大口!老百姓被高房价宰的鲜血淋漓,一败涂地,与高房价携手凯旋而归的,却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的金库旗开得胜:许多城市的卖地收入,都超过了当地财税收入的60%以上。国内卖地收入排名前130个城市,平均每个城市每年净赚近1五0亿。卖地的〝千亿俱乐部〞里曾有五、6个城市,上海超千亿已经至少3年了。

  第五座大山、减轻通货膨胀带来的超增成本

  〝大发劣币,就是要在全体人民头上大抽通胀税〞(周其仁语)。我国政府以外汇占款的名义印钞购汇,等于多发行了一套人民币。政府双重发行货币,就是变相的另类征税。

  目前的真实通胀率至少是5.1%左右。假如1年的名义利息是3.1%的话,与通胀率的差额就是2%,你存1元钱,1年的负利率要亏掉2分。也就等于全国100亿存款1年被征走2万亿通胀税。其实,存钱的通胀税只是小头,花钱的通胀税才是大头。当大宗消费的民生必需品越卖越贵之后,政府、事业单位与国企三位一体的连体人,从这些铺天盖地的日常消费中征收的通胀税,更是一个难以计算的天文数字。

  以上这五重赋敛,显然是五座大山。收了老百姓五遍钱,民生显然压力山大了。缴税一遍,缴费一遍;水电油气、上学看病又是一遍之后,最后杀出的高房价最要命,而你看不见摸不着的通胀税,更是宰你不见血的。因而,早在2009年,《福布斯》(Forbes)杂志发布的《全球税负报告》称:〝中国税负痛苦指数为1五9,仅次于法国排名全球第二〞。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