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改革应得到社会的认同和响应

作者:  时间:2012-04-12   浏览次数:0

   解说:改革开放30年,经济增长,社会自我管理意识提高,国家主席胡锦涛提出,社会管理创新,专家认为政府可以适当放权让社会自治,中国社会团体是否已经成熟到可以自治?政府如何把握放权的尺度,法治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海内外学者郑永年、迟福林、施雪华、孙立平,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委书记梁维东做客《震海听风录》,就此展开讨论。

  邱震海:欢迎您收看《震海听风录》,上个星期我们在《震海听风录》的节目当中曾经讲过,中国的改革开放无论是现在进入深水区,还是进入十字路口,其实都到了一个我们要探索改革或者转型深层规律的时候了,这个所谓的深层规律就是现在已经到了政府放权,培育社会的一个关键时刻,所以上个星期我们在《震海听风录》节目当中,播出了不久以前在广东有顺德,由我们参与协办的中国广东社会管理创新论坛的第一部分,今天我们播出第二部分,在这之前我们先看一个短片。

  解说:中国的改革走过30多年经济高速发展,社会管理问题成为了下一轮急需改革的焦点,广东省作为当年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政府在大胆放权和培育社会自治上做了先锋,并取得了一些宝贵的经验。许多学者以及广东省的官员认为,要把建设一个好的社会作为目标,通过完善制度和机制建设来实现这个目标,而这个制度和机制的核心是法治,这个机制就是官民共治。同时在培育社会的过程中要有法可依,更建构信用体系和公民意识,需要公民负起应有的责任,这些都是进行社会管理创新的主要工作之一,另外政府的改革当中,还包括如何化解农村深层次矛盾以及土地问题。

  邱震海:讲到政府放权培育社会,上个星期我们在节目当中也讲过,其实现在坦率来讲很多政府官员还心有余悸或者说谈虎色变,所以在这个方面,其实最主要解放思想的是政府官员,所以我们来看一下在不久以前,广东顺德举行的中国广东社会创新论坛上,专家们的一些观点,我们来看一下。

  邱震海:市场经济不光是市场,也不光是经济,20年前搞市场经济的时候,我们可能盲目的以为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只是相对于计划经济,我们把计划拿掉,一味的强调市场化,这就是市场。20年来我们发现,市场化也出了很多问题,政府的公共产品提供不够,许多导致老百姓民怨沸腾,于是我们现在慢慢要校正回来。现在当我们谈政府、市场之间错综复杂关系的时候,我们又遇到第三者,那就是社会力量,也许未来我们还会遇到第四者,现在可能梁书记他们还没展开,那就是法治,雪华兄,施教授。

  施雪华(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你看从改革开放这个历史的回顾里面,我们可以看得出来,中国的改革跟西方其他国家的改革或者发展中国家的改革是一样的,大部分的改革,都不是什么执政党和政府自身愿意改的,实际上是没有办法了才改的。比如说1978年的改革开放,国民经济快要崩溃了,吃不饱了,穿不暖了,所以有人就开始承包,就开始农村承包责任。

  邱震海:当然还有我们邓小平的英明伟大,没有邓小平的英明伟大。

  施雪华:当然也还有这个因素,他看到了这个东西。

  邱震海:今天也是因为有梁书记。

  社会管理改革:不完全是“甩包袱”

  施雪华:显然是,我说官员的高明就在哪里呢,看到了社会发展的趋势,怎么样才能把这个社会搞好,邓小平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有了改革开放,目前到现在这个时候,为什么进行社会管理的改革呢,主要的是因为,不完全是甩包袱的这个意思,实际上就是因为社会主义自己成长起来了,刚才迟院长就说了,利益分化以后,社会组织会越来越多,他们有自身的利益,自己可以管理自己了,何必要你执政党政府来管呢,所以他们就想自我管理了,这个时候被迫你的政府,把一部分的权力和利益让给我,我们自己来弄。

  取之于民与用之于民

  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如果政府想以帮扶的思路,我们这个社会没过几年就彻底完蛋,为什么说呢,刚才施老师说,这个趋势思路跟政府官员的动力很大,假如说财政有包袱了就甩掉了。但别忘了1994年的体制,大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中国的政府取之于民非常起劲,当用之于民的时候,我觉得就变成不能谈了,不给你用出去。

  国家财政能力与社会公平应成正比

  郑永年:你想想世界经济市场历史上找不到这样一个国家,就是国家的财政能力,在过去20几年以三位数的增长,而我们的生活分化也是以同样的速度在分化,这个在世界历史中是没有的。所谓的国家,国家的财政能力都跟社会公平是成正比的,国家财政能力越强,这个社会越公平,因为要分配吗,为什么国家财政能力越强社会越不公平呢?它只是取之于民,没有用之于民众,把包袱甩掉了,自己获利了。

  社会管理也是一样的,如果还是按照这个思路,那些不管的话,整个的社会,中国的社会基础就没有了,过去几年就是这样的,社会保障、医疗、教育、公共租房这几块都是社会领域,政府就把包袱甩掉,甩给社会了,这就是我们今天社会为什么变的那么烂的社会,就是这个道理。

  下一次疏于管理,中国政府觉得负担很重,我就甩掉的话,那就更糟糕,已经出现了,假如说司法是要政府管理起来的,假如说监狱,现在我们有的地方把监狱交给社会去管理了,变成黑监狱了。社会管理是要政府重新界定,你应当管什么,不应当管什么,如果用利益的导向,用市场帮扶的导向去改革社会那就完了。

  邱震海,永年兄又挑了一个大头,我们的梁书记很不认同。

  梁维东(佛山市委常委):其实像郑老师刚才的那个我是蛮认同的,我说说我的看法,在整个我们这段时间的改革里面,我们没有考虑过甩包袱这个概念,但是我们想。

  邱震海:梁书记很委婉的反驳了你的观点。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