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顾骏:户籍制度改革应有道义考量

作者:顾骏  时间:2013-06-22

  6月19日,在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作为户籍制度改革的重大举措,推出了将于7月1日实施的《上海市居住证管理办法》,明确了今后来沪人员只要满足“合法稳定居住和合法稳定就业”这两个主要条件,都可以申办《上海市居住证》。

  上海新推出的居住证制度明显增加了权利含量。取得居住证的来沪人员可以享受计划生育、基本公共卫生、证照办理等相关服务,其同住子女可在上海接受义务教育,参加全日制普通中等职业学校和普通高等职业学校招生考试,还可以申请公共租赁房。

  在此基础上,持证人还可获得积分和加分,达到标准分值(暂定为120分)后,其配偶、子女可享受上海市居民的医保待遇,其同住子女可参加高中阶段和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可以说,上海市这一次户籍制度改革是具有实质性内容的。

  上海的户籍改革一方面呼应了国家推进城镇化,加快户籍改革的战略决策。中国户籍制度最难啃的骨头在直辖市,所以,上海的动作意味着户籍制度整体改革终于开始。另一方面也是应对城市日益加剧的人口结构老龄化。2012年,上海市户籍人口老年人数量367万,占比高达25.4%,老龄化势头迅猛,高龄化也呼之欲出,年轻人口的到来在其他城市,可能仍被视为引入生产要素,而在上海却已是“刚性需求”。

  由于中国城乡之间和地区之间存在巨大差异,“推拉效应”之下,城市一旦大门洞开,完全可能“人满为患”。近年来虽然上海城区规模不断扩大,拥堵却日甚一日,由于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资源有限,本地人和来沪人员两大群体之间的矛盾和对立时有发生。为此,上海政府在人口管理上态度审慎和举措保守,希望建立一种城市与来沪人员之间“双向选择”的机制:城市需要高素质人员,而不愿意由于弱势人员增多加重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的负担。所以,这次户籍制度改革在积分指标特别是基础指标的设计上,突出了年龄、学历、专业技能、工作年限和社保年限,用以对不同群体设置不同的门槛。

  反过来,普通农民工如果学历不高,从事非专业性工作,那积分就少得可怜。尽管工作年限增加会带来积分,但一年只有2分,而过了40岁后,最高不过30分的年龄积分每年还要倒扣2分,什么时候能积满120分,难说。虽然从事城市急需的公共服务如环卫等,且满一定年限,有加分的机会,但也有限得很。至于见义勇为等突出表现,则全赖“天赐机会”,非人力所能左右,除非与人同谋,找人投河,自己施救。不过,万一被查出,一票否决,那真成“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城市设置不同群体的进入门槛,而且通过积分制,进行“期望管理”,引导不同人员根据城市需要发展和提高自身素质,不能说毫无道理,但利益盘算之余,是否也应该有些道义考量?既然城市日趋老龄化,那么低端服务的需求肯定水涨船高,为什么对从事这些行业的来沪人员还要设置那么高的门槛?城市需要高素质人员不错,但以后城市中出现两个阶层,一个享有市民或准市民待遇的高素质阶层,一个从事高素质人员所须臾不可或缺的低端服务,却享受不了市民待遇的“低素质阶层”,如此社会结构是城市所期望并努力争取的吗?为了控制人员进入,将作为申领居住证资格的“合法稳定就业”,局限于能够“提供6个月以上劳动(聘用)合同、企业或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和参加本市职工社会保险满6个月证明”,不等于将大量多年生活在城市中,其工作也为市民正常生活所需要,却没有任何上述证照的人员排除在外了吗?他们的“期望”又落脚在哪里?如果各地都采用这种自我本位的“准入门槛”,中国的城镇化岂不应该改称为“精英城镇化”?

  所以,上海的户籍制度改革只是跨出了一步,人们有理由希望后续还有更多更大的步伐,如此城镇化这台大戏才能精彩纷呈。

来源:中国经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