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陈淮:限制富人过多占有资源是政府责任

作者:  时间:2011-01-06   浏览次数:0

  

  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城乡建设经济研究所所长 陈淮(资料图)
  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抑制、限制过度的投资性需求,抑制、限制富人过多占有资源、优先占有优质资源,防范信贷风险都是政府责任
  就政府在房地产问题中所起的作用, 陈准认为, 政策干预必不可少。而通过实施一系列政策抑制、限制富人过多占有资源也是政府责任所在。其重要作用还表现在平衡社会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个别利益与公共利益上面。
  陈准还表示,当前房地产的风险主要集中于购房者身上。银行处于垄断地位,把贷款风险被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同时,其降息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购房者几乎全部承担由此产生的一系列风险。对此,陈准称,购房者要有足够的风险意识并不断强化,政府也要实施相应的风险救济举措,诸如贴息、贴租、债务重组等。
  以下为其访谈摘录。
  陈准:
  首先,什么时候都是非市场化方式比市场化方式的局限性更大。就是同样收入的家庭,需求偏好可能有很大不同。市场把一切不可相互比较的因素,例如远近、大小、年龄、学历等,统统化为一个只有量的差别没有质的差别的、用货币单位表达的叫做价格的东西,使资源配置变得简单。市场才能实现高效率、低成本的最优化资源配置。
  其次,非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方式在任何国家,不论是否处于城市化高潮还是已经实现了城市化,都必不可少。住房保障体系就是非市场化的方式。同样在任何国家,非市场化的配置方式越发达、完善,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方式才能贯彻得越彻底。
  其三,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历史短、发展不平衡,需要保障体系救助、援助的人群所占比重自然要远大于发达国家。但这和市场化局限性大小没有关系。更多的人走向市场、依靠市场是社会发展的方向,是社会发达、富裕的标志。中国尽管需要保障的人群所占比重远大于发达国家,但中国城市化过程中,缩小这部分人群的所需时间一定比发达国家历史过程要短得多,快得多。
  市场化是一个问题,但不是全部问题。中国城镇住房的根本问题,一是房子盖得还不够多、不够快;二是老百姓的收入水平还不够高、不平衡。制约我们更大规模地盖房子的主要因素之一是资源,包括土地资源有限、短缺。缓解发展过程中供给和需求之间矛盾、房价和收入之间矛盾,政府的政策干预是必不可少的。
  其次,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抑制、限制过度的投资性需求,抑制、限制富人过多占有资源、优先占有优质资源,防范信贷风险都是政府责任。此为政府作为公共利益代表的职能使然。
  第三,限购、限贷政策同样是保护普通群众资产安全的政策。排除那些超出家庭风险承受能力的过度超前的购房,如同阻止小孩子举过重的东西一样,是一种不可缺少的对低端群体的社会保护。
  总之,政府的作用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的。政府的作用是平衡社会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个别利益与公共利益。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政策当然要注重让那些迫切需要改善的群体优先获得资源。
  产业就是产业。指望一个产业承担起“社会公平分配”的职能,甚至抓贪官反腐败、发展不平衡、体制遗留问题等是不切实际的。指望“毕其功于一役”地解决需要长期发展和制度创新才能解决的问题恐怕不符合客观规律。
  在进入共产主义之前,社会收入水平就是有差距的。多层次的市场什么时候都是需要的,即使收入水平接近的群体,需求也是多元、多样的。
  多层次的市场包括多方面的含义,例如合理的大中小城市结构,新房、二手房、租赁市场,高中低档次住房等。
  多层次市场是逐步发育的。完善多层次市场是个问题,但并非是“远水”,也非是“近渴”。
  住房价格是资产价格。资产价格既不是依照社会收入水平定的,也不是依照“成本”定的,而是依照“收益的现金流折现”定的。通俗说就是,资产价格是依照这个资产能挣多少钱、能带来多大收益定的。这是经济学的基本常识。
  其次,合理价格和实际交易价格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合理价格是长期、反复交易过程中才能形成的理论价格,而任何一次具体交易、任何一个城市的局部交易、任何一段时间的市场交易都是要受到具体供求关系、货币供应量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的。二者恰好一致是偶然的,不断偏离反而是必然的、常态的。
  首先,按揭贷款与开发贷款相比,从资金流向上看是相同的,即银行借出钱,开发商借入钱,唯一的差别是前者绑架了消费者信用,银行的贷款风险被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
  其次,目前利率下,未来长期过程中升息的可能性是99%,降息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此购房人几乎全部承担未来利率变动的风险。
  最后,“根源”比较复杂。直接融资渠道狭窄、银行对消费者处于垄断地位、消费者自身风险意识缺乏等都是。
  既然是“优惠”,就是非常态的。没有一家商店是天天都打折的。
  决定利率升降的根本因素是国民经济的稳定运行和币值的稳定,并非是购房人是否还得起月供。这也是经济学常识。
  那么在市场经济下,购房人在按揭贷款买房时就应当对未来长期还款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风险有充分认识。这个风险不可能是靠政府来承担的。房地产市场发展过程中,需要不断强化,而不是弱化个人的这种责任、风险意识。希望舆论、媒体更多地告诉老百姓,要获取“财产性收入”,就要承担“财产性风险”。
  政府应当为中低收入群体提供风险保护的救济性援助。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必要的。贴息、贴租、债务重组、政府收购等都是风险救济的手段。但这也不是一个一两句话能够说清的事。
  购房不是“支”,是私人资产累积,因而也就没有什么“透支”。
  其次,一部分群体超出自身风险承受能力、资产累积能力购房,肯定会导致国民经济经济整体的风险。因此需要实行区别化的信贷政策。
  最后,房地产市场是发育、发展中产阶级的必要依托,而不是相反。中产阶级的根本特征是“有产”,而不是他们是否买名牌化妆品。从十六大、十七大报告迄今,我们还只能提“扩大中等收入者阶层的比重”,而并未提中产阶级。这是中国国情决定的。
  (访谈实录摘自《英才》杂志,有删节)

来源:和讯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