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收入分配、金融发展与宏观风险:一个文献综述

作者:李育 吕之望  时间:2012-07-13

  一、引言

  从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起,全球经济至今仍未走出低谷。本轮金融危机改变了自大稳健(Great Moderation)时期以来人们在应对宏观风险方面的自信,促使人们重新反思现有的经济学理论和宏观经济政策(Blanchard,Dell’Ariccia and Mauro,2010),解释此次金融危机成为经济学家新的挑战。目前,国内外对于金融危机的研究已经非常丰富,然而各类研究基于不同的视角和方法,尚未得出较为一致的认识和结论。本文选取收入分配与金融发展这一视角来看待金融危机,主要是为了更好地与中国经济的现实特点相结合,希望通过反思金融危机进而找出中国宏观经济中蕴含的潜在风险,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提出有益的思考和借鉴。

  经济学从收入分配角度探讨宏观经济问题有着悠久的历史。按照李嘉图的观点,探寻分配份额的法则是“政治经济学的根本问题”。爆发于2007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再次将宏观经济学家的视线聚焦到收入分配问题上来。Kumhof and Ranciere(2010)通过列举大量美国在1929年大萧条和2007年大衰退期间的特征化经济事实,揭示出两次严重衰退之前都发生了严重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Fitoussi and Stiglitz(2009)等认为收入不平等是造成美国次贷危机的深刻根源。Rajan(2010)和Reich(2010)也认为美国家庭借款的上升使得穷人阶层和中间收入阶层在他们的真实收入停滞增长时保持了消费的增加,这是导致危机爆发的结构性根源。目前,此类文章多数主要针对危机爆发之前的一些经济现实进行了概括和总结,并在现实地提出了理论上的设想和假说,并未形成较完整的理论模型。在这些文献的基础上,Kumhof and Ranciere(2010)提出了一个分析不平等、杠杆率和经济危机的较为正式的框架,试图厘清三者之间的运作机制。他们认为,低收入者持续增长的债务-收入比导致了金融脆弱性并最终引发金融危机。

  反观中国,随着市场化改革的进一步深入,收入分配的不平等正呈现出不断加剧的趋势,基尼系数已从改革开放前的0.16上升至目前的0.5左右。但是在中国,收入不平等的扩大所导致的后果和美国是截然不同的。在中国,由于金融市场尚不发达,居民受到的消费信贷约束较强,因而收入分配差距并未造成家庭借贷的攀升,也没有像美国那样由借贷支撑起一个高消费的经济,而是导致了消费需求的不足和过高的储蓄率(李扬等,2009)。调整收入分配结构、扩大消费需求已经成为当前政府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首要议题。显然,以金融危机为契机,重新审视中国的收入不平等、金融发展与宏观风险之间的关系,对于我们更好地认识中国经济及其潜在风险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二、现有文献的主要类型

  本文涉及收入分配、金融发展、宏观风险三个方面的问题,并且这三者互相影响、互为因果,彼此之间关系较为复杂。为了能够更清楚和全面地把握这一领域的研究现状,本文首先从三个不同的角度按已有的划分标准对现有文献进行一个大致的分类。

  依据Kaldor(1955)的划分,按照收入分配的研究传统,现有的文献可分为四个主要的研究范式:李嘉图的收入分配理论、马克思主义者的收入分配理论、新古典收入分配理论以及凯恩斯主义的收入分配理论。并且Kaldor通过一个统一的分析框架,将马克思、新古典和凯恩斯的理论整合为对于李嘉图收入分配理论的不同形式的继承和发展。事实证明,这四种范式为后来的研究奠定了基础,之后的研究虽然加入了很多新的变化,但基本的思想都是这四者的修正和推进,如Dutt(1989)、Greenwood and Jovanovic(1990)和Hein(2009)等,都分别属于上述四种范式中的一种。

  从研究方法上来看,关于收入分配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在不同的历史时代有着不同的主流趋势。自1990年代以来,随着金融部门的不断发展和扩张,主要形成了以下三种研究方法:一是将收入不平等纳入到内生增长模型,例如,Galor and Moav(2002)通过建立内生增长模型,得出结论认为,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由于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的相对重要程度不同,因而收入分配对于经济增长的影响也不同。二是在一些传统的收入分配模型,如卡莱茨基模型、凯恩斯模型中加入新的因素或对已有变量的特征进行重新定义,由此得出新的结论,例如Dutt(1989)通过将后凯恩斯主义的模型动态化,考察了食利者阶层对于资本主义经济中增长和分配的影响。三是基于国际面板的数据进行实证分析,例如Alesina and Rodrik(1994)通过国际面板数据发现,较高的收入不平等和土地不平等不利于经济增长。

  从研究对象上分,经济学家对于收入分配的分析主要遵循两条主线展开。一条主线源于李嘉图,着重于对有关生产要素的收入分配的分析(如Kaldor,1955;Minsky,1973);另一条主线源于帕累托,着重于对有关家庭、住户和个人等一系列经济单位的收入分配,即个人收入分配的分析(如Hein and Treeck,2007)。Stiglitz(1969)的分析结合了这两条主线,对要素收入分配和人际间收入分配两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研究。

  上述三种划分皆为不严格划分,每一项分类标准的界线都不是完全清晰和明确的,很多文献并不能被准确地划分为某一个类别。然而进行这样的划分依旧是有意义的:以特定的标准进行分类能够让我们在浩如烟海的文献中找到定位的坐标系而不至于迷失;同时,不同角度的分类还启发我们去思考不同类型文献之间的区别和联系。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