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工资调整不能总是普惠在“最低线”上

作者:邓海建  时间:2012-07-28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人社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通报农民工、劳动关系协调和权益保障工作进展情况。尹成基介绍称,截至6月底,全国有16个省份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调增幅度为19.7%。目前月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是深圳市(1500元),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是北京市(14元)。(7月25日中国新闻网)

  有关工资的话题向来令人纠结,譬如最低线的突飞猛进,又或者平均水平的火速发展——尽管这些数据或许准确无虞,但因为前者普惠的是最底线的部分人群,而后者又可能因最前面的领跑者强力拉升,结果就是最大多数的“中间分子”深感自己拖累了“平均水平”,每次面对薪资上涨的均值,都有些或多或少的被抛弃感。正因如此,这已经不是一个“统计口径”可以解释的困局。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城镇居民人均总收入13679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509元,同比名义增长13.3%;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7%,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2.1个百分点。这样的数字,显然是振奋人心的。因为7月13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上半年的经济数据,GDP同比增长首次破8,回落至7.6%。换言之,即便扣除物价因素,城镇居民上半年的收入增速已经超过了GDP的增速。这在欧债危机步履沉重、美国经济复苏放缓的背景下,棋到中局的中国经济确实面临外需与内需的困境,无论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是否杞人忧天,以工资为代表的民生福祉增长确实面临诸多不利因素——能有这样的成绩单,足以令人鼓舞。

  真正的问题是,因为缺乏薪资结构上的优化,美好的平均水平可能依然难以惠及最大数量的“中间分子”。一方面,数字难以掩饰收入分配上的旧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2011年出版的研究丛书《国民收入分配困境与出路》对现行收入分配领域存在的问题进行了研究,认为当前在收入分配领域存在“劳动报酬偏低且占比下降”等四大问题,这些问题的直接受害者不是最富裕的群体,也不是薪资最低的群体,而是本该成长为“橄榄”部分的中间阶层;另一方面,初次分配失调后,以财政主导的二次分配和以慈善代表的三次分配一直未能查漏补缺。从1978年到2006年,我国居民收入年均增长6.7%,这跟高达两位数的经济增速形成鲜明对比,遗憾的是,财政用于社会保障以及转移支付的支出比例弹性过大,慈善捐赠等三次分配机制又连年遭受公信力危机,在工资收入中失去的“分享”部分,一直未能在其他层面上补偿回来。结果就造成了平均工资再实际生活中缩水感明显。

  尽管“最低线”上的每次调整都深具眼球效应,且基数低、效果明显,但工资调整不能总是普惠在“最低线”上。毕竟,中间阶层是更为庞大的部分。早在2004年,收入分配改革就已经启动,然而,近几年与户籍改革一样,都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这既有技术上的事实难度,也有利益上的人为难度。正如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所言,“不要指望一夜之间便能够扭转三十年来形成的利益格局,便可以规范三十年来逐渐失范的收入分配现象”。好在高层已经意识到收入分配改革的迫切性与重要性,而眼下的经济增速放缓更为收入分配等改革提供了背景与契机,危机中为民生增益寻找生机、为体制优化寻找转机,改革发展的成果次才能真正普惠人民。

来源:齐鲁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