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林毅夫:中等收入陷阱并非必然

作者:林毅夫  时间:2012-10-23   浏览次数:0

  高端经济学者论道中国经济结构调整 林毅夫:中等收入陷阱并非必然

  中国经济体已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期。如何更好地驾驭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如何走上更富活力的经济增长路径?

  10月17日,林毅夫、李稻葵、白重恩等10余位经济学界的高端学者汇聚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开放新阶段高峰论坛——经济结构调整:中国与世界》,论道中国经济。

  中国是否已经进入到中低速增长时期,经济发展的快速势头还能不能持续?

  曾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的林毅夫认为,中国现阶段仍需以投资为主才能追赶发达国家,中国未来20年仍有年均增长8%的潜力,而中等收入陷阱则并非必然。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白重恩教授则一针见血地指出,原有的依靠投资拉动经济的旧模式已成为掣肘,不宜增加投资率,而需要努力改善投资的效率。

  ●南方日报记者 龙金光 实习生 李旦 发自北京

  林毅夫:仍有年均增长8%的潜力

  “经济增长的动力是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中国现阶段仍需以投资为主才能追赶发达国家。”

  林毅夫认为,经济增长的动力是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中国现阶段仍需以投资为主才能追赶发达国家;比照日韩等经济体利用后发优势的经验,中国未来20年仍有年均增长8%的潜力。

  林毅夫提出,应该用积极的财政政策,投资于能消除增长瓶颈、短期能创造就业、中长期能够提高增长潜力和竞争力的交通、能源基础设施、环境等方面的建设,以增加需求。

  林毅夫称,新结构经济学对中国如何克服中等收入陷阱有两点建议。

  首先,深化改革,完成向市场体制的转型,釜底抽薪消除收入分配不均、储蓄—消费不均衡和内外不平衡。发展能为农户和中小企业服务的地区银行和中小金融机构,提高资源税费水平,放开民营企业向电信、交通等垄断行业的准入和竞争。

  第二,政府在产业、技术结构升级中发挥因势利导的作用,对位于世界产业链内部的产业,按“增长甄别和因势利导”框架所倡导的“两步六法”来利用后发优势。对接近或已位于世界产业链前沿的产业,按发达国家的做法,在产品和技术创新上按专利保护、支持基础科研、政府采购、行政指令等方法支持。

  “中等收入陷阱并非必然,据新结构经济学的观点,按照要素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发展就是经济发展成功的秘方。”林毅夫强调。

  白重恩:需要努力改善投资效率

  “长期而言,中国的确还需要更多投资,但短期内投资增速过快,投资效率必然受到影响。”

  当前中国经济,是投资激励还是消费增长?

  林毅夫的观点是投资,因为投资在短期可以创造就业和需求,让人们用收入进行消费;投资还可以提高未来生产率。只要经济发展可持续、具有包容性,符合比较优势,增长率越高越好。

  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在将市场作为基础性制度同时,强调政府作用。这正是其观点在国内引发争议之处。

  国家统计局公布今年前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显示,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256933亿元,同比名义增长20.5%,实际增长18.8%,增速比1-8月提高0.3个百分点。

  白重恩却一针见血地指出,原有的依靠投资拉动经济的旧模式已成为掣肘。

  “长期而言,中国的确还需要更多投资,中国人均资本占有量确实较低,但短期内投资增速过快,投资效率必然受到影响。”

  白重恩说,真正要判断投资是否太多,要看投资是否可以带来回报。投资回报率从1993年的15.7%下降到2010年的5.1%。显示投资效率已经受到短期内投资增速过快的影响。因此,不宜进一步增加投资率,需要努力改善投资的效率。

  白重恩认为,资本配置的很多问题也影响投资效率。例如,由于利率没有市朝,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赚钱很容易,就不会有很强的进取心来改善资本配置效率。

  对于国有企业的投资效率,白重恩强调,国企需要更多投资和要求有更多分红,并不矛盾,反而有利于提高投资效率。

  白重恩指出,当企业不分红时,就有大量资金,投资不需要从市场上筹集资金,用企业内部的自由现金流投资,就不会很认真地考察投资会带来多大效率,因为不受到外部约束。如果在分红的同时,可以从市尝从金融机构获得资金进行投资,效率将更高。

  李稻葵:居民消费率并不悲观

  “数字显示,消费率在过去几年一直在下降,然而居民消费的统计可能存在系统性的误差。”

  经济学界一个共识是:中国经济结构的改善必须围绕着降低贸易顺差减少对外依赖,以及提升居民消费比重等方面来下功夫。

  然而,过去十年间,中国的消费支出在整体经济当中所占的比重非但没有增长,反而显著下跌,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5%降到了33%。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前委员、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研究发现,居民消费率并不悲观。

  “数字显示,中国的消费率在过去几年一直在下降,然而我们发现,在居民消费的统计上可能存在系统性的误差”。李稻葵如是说。

  他提出,中国经济已经开始出现明显的结构调整的迹象和趋势。分析其原因,李稻葵首先提到的是中国对外经济的再平衡和国内消费的逐步上涨。

  李稻葵表示,通过更加全面的测算,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从2007年开始出现明显上升,平均每年上涨0.5%-0.6%,同时近年来中国外贸顺差的顶点是8.8%,去年降到了2.53%。经常账户的顺差,最高点是10.13%,降到了去年的2.8%。

  李稻葵列举的另一原因便是中国的二元经济结构逐步消失,农村剩余劳动力逐步减少,工资率开始上涨,劳动成本上涨,企业对外竞争力下降,居民可支配收入比重上涨,劳动收入占GDP的比重开始出现逆转。

  这一系列的结果都带来了消费上涨。

  李稻葵称,外贸顺差下降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出口增速的下降,更多的是进口的加速。这表明中国内需的上涨事实上是外部结构改善的主要原因,内因是外部失衡缓解的主要因素。

  但在李稻葵看来,尽管居民消费率并不悲观,但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内,旧的增长机制逐步退出,包括出口和房地产;而新的增长机制,包括消费,还不能起到拉动作用。

  由此得出一个推论就是,人民币实际汇率的升值应该适当放缓,同时必须加快制度方面的改革,让经济增长能够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制度基矗

  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对此持相同观点,并提出需要注意的问题,包括要保持经济稳定增长、要保持合理的收入分配结构和消费率、要提高经济增长质量、要保持合理的资产价格水平和价格结构。

  热点话题

  如何调整社保缴费率?

  白重恩教授认为,收入在居民、企业和政府这三个领域之间的分配,中国社保缴费率过高,影响到了居民可支配收入,应降低缴费率,由国企分红支持社保,国企退休人员的负担由全社会来承担。

  白重恩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5项社会保险法定缴费率之和相当于工资水平的40%,有些地区更高。

  在高缴费率的同时,又伴随着低参与率的情况。居民部门可支配收入占比下降,劳动者报酬占比下降是最主要的原因。除居民部门经营性留存、财产收入占比均有下降外,再分配过程也减少了居民部门的收入占比。

  他说,在173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社保名义缴费率位列13,处于较高的水平。

  “社保缴费挤占了员工的劳动报酬,不利于扩大就业和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甚至可能减少了总体消费。”白重恩认为,再分配过程中更主要的是社会保障。一方面是降低缴费率,一方面是利用国有企业的分红支持社保。

  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左学金对此表示认同。他指出,中国的社保体系目标是“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因为强制缴费率太高,这个原则很难实行。

  他认为,社保的改革方向首先要大幅度降低强制缴费率,真正做到广覆盖和多层次,但也要设计一个过渡方法,让现在养老金较高的人不因为改革而受到影响。

来源:中金在线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