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经济稳通胀低恰是收入分配改革上佳环境

作者:温建宁  时间:2014-07-22   浏览次数:0

  在继续增加财产性收入难以为继的现状下,收入继续增长的物质基础遇到了增长瓶颈的极大制约。所以,要最大限度地捍卫居民收入的“含金量”,除了须确保7%GDP增长底线不失,还须力保通胀CPI顶线3.5%不破。

  上半年中国经济在“微刺激”定向发力作用下,初步扭转了经济不断下滑的趋势,保持了经济平稳运行的态势,实现了稳中有进的经济结构调整目标,创造了经济转型升级的良好环境和氛围。在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面前,通过向改革创新要动力,政策牢牢把握住了发展的主动权。笔者以为,赢得经济趋稳、通胀下行的局面,为实现到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目标创造了有利条件,收入分配改革提供了上佳环境。

  十八大报告提出的收入分配改革,抓住“收入翻番”这个关键,不仅涉及民众普遍关心的切身利益诉求,更关系民众提升自身和家庭收入的愿望,是未来消费主导的经济形态健康运行的基础。经测算,只要每年收入增长能超过7.1%,就能保证这个收入翻番目标的实现。这也就给GDP的增长提出了底线要求,合理的GDP增长应至少高于7.1%的下线标准。因此,今年上半年GDP逐季度呈现的缓慢攀升态势,对经济平稳运行和收入增长做出了很好的注解,有力地增强了居民消费的信心。

  收入的合理性,分配的公平性,既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也是经济良性运行的信心所在。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居民对物质追求会降低,反而会更注重收入分配形式,对合理分配结构要求更高。过去几十年的改革,贯彻了发展是硬道理的政策主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追求推动GDP的高速增长。但收入分配改革显著滞后,难以匹配经济发展速度。自2002年以来,城乡居民收入虽然增长较快,但增长的轨迹比较奇异,主要还是财产性收入更快增长的贡献,家庭储蓄数额持续降低,而家庭部门负债快速增长,形成了一对鲜明怪异的矛盾,削减了经济进一步增长的潜力。

  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思想框架下,过去三十年我国的经济发展偏重追求效率,大量新创造财富过多流向了少数人,财富向富裕群体的过度积聚与居民收入增长缓慢的现象同生共存,众多改革发展成果,过多集中于利益群体,成了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对收入公平分配的忽视,不但导致了收入增长水平缓慢,长期低于经济发展水平,还逐渐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居民收入呈现的不平衡性加剧,消费的比重多年来逐年下降,已影响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考察1978年至2012年我国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35年间增长了71.5338倍,同期国民生产总值GDP则增长了142.3631倍,基本是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倍,而同期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消费性支出仅增长53.5876倍,增幅相对较小。这从一个重要侧面反映了居民收入增长和社会财富总量增长的不平衡性,也反映了居民消费能力和收入增长的失衡程度。不彻底扭转这种态势,不可能破除其对经济发展的阻碍作用和制约性。因此,回归本源,从收入分配问题病根入手增加居民收入是解决问题的新路,方为正道。

  但是,要实现收入翻番,需更多资源,更多投入,更多货币,更多人力,所以面临的困难只会更多。在继续以增加财产性收入将难以为继的现状下,收入继续增长的物质基础遇到了增长瓶颈的极大制约。由此,保持城乡居民的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同步,也就成了培育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的基本要求。十八大提出了“两个翻番”和“两个同步”正是对症下药的举措。“两个翻番”,一是国内生产总值翻番,一是城乡居民收入翻番。“两个同步”,一是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一是劳动报酬增长和生产率提高同步。这集中体现了改革收入分配体系,推动居民收入增长的“民富”思想。把提高居民收入放到首要位置,表明持续三十多年的改革进入了战略性纠偏阶段,中国经济发展已从片面追求GDP增长的“国富”道路,转向追求民生的“民富”道路,并尽力使收入分配向居民个人倾斜,将民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落在实处,由此凝聚人心,早日完成社会的转型。

  观察很多社会现象,都是复杂的矛盾统一体。如果解决了收入过低的问题,却由此产生了严重的通货膨胀,那“收入翻番”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回顾过去这些年,多次涨工资,都引发了通胀,仿佛通货膨胀总是如影随形,而收入增长的大部分都被通胀吞噬了。例如,从2000年到2012年,既是收入增长最快的年份,也是通胀逐渐上行的时期。2006年之前7年,通胀比较温和,而后6年通胀则较为凶猛,2008年和2011年甚至都超过了5%。所以,通胀若得不到有效控制,收入翻番就会变为数字游戏。可能看起来货币工资增长不少,但由于通胀的缘故,实际购买力却下降了,这种结果与改革收入分配体系改革的宗旨根本相悖。

  要最大限度地捍卫居民收入的“含金量”,除了须确保7%GDP增长底线不失,还须力保通胀CPI顶线3.5%不破。最为理想的情况,是宏观经济能像统计数据显示的那样,逐季度以微弱幅度缓慢上行,而CPI能逆向实现以微弱的幅度缓慢下行,如此,居民收入的含金量才能得到保持,“收入翻番”才能带给城乡居民真实的财富积累。

  看本月上旬公布的6月CPI,同比上涨2.3%,低于5月的2.5%,呈现出缓慢降低的态势,物价走势趋于平稳得到了印证。这是一个可喜的信号。从更深层次观察,它反映了我国眼下的经济上行趋势,不是强刺激的结果,不是因为沿用货币超发方式,也不是增加流动性,是较为真实的经济增长。当然,市场中货币偏紧,物价适度回落,更是经济政策调整的正面表现。

  (作者系上海金融学院财税与公共经济管理学院统计系副教授)

  

来源:上海证券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