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居民持久性收入增长是有效扩大消费的前提

——在调整消费储蓄结构过程中用好储蓄资源(上)

作者:张长春  时间:2014-09-21

 

  事物总是存在两面性。储蓄率较高不利于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但储蓄也是快速提高公众生活水平和增强国力的现实条件。大量对外储蓄不利于经济健康运行,但多年来出口尤其是加工贸易出口的快速增长,将众多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变成了城里人,彻底改变了他们及其后辈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也正因为有了大量储蓄特别是对外储蓄,我们才能在国际交往中有底气承诺对他国投资,才更有实力建设“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发起设立金砖银行和建立应急储备基金,倡议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拓展长期发展的战略空间。在调整消费储蓄结构过程中,要用好储蓄资源,将难得的发展条件转变成发展优势。

  居民消费占最终消费的3/4,最终消费主要由居民家庭消费决定。多数家庭每月收入用于必要消费支出后,会将余下的部分储蓄起来。家庭消费之所以如此决策,是因为多数人倾向于稳定的生活方式。为了在退休后或家庭成员结婚、上学、可能生病时,也能有一个与平时相近的生活水平,家庭会将收入中必要开支以外的部分储蓄起来,以用于日后可能收入减少或支出增多时开支。

  多数家庭倾向于从生命周期角度决定家庭消费支出,决定了增加居民收入,居民不一定会增加消费。只有增加工资性收入、能持续的补贴补助、社保收入、能持续带来收益的财产性收入等持久性收入,居民才会相应地增加消费。典型的例子是,假如某人幸运地买彩票得到一笔奖金,收入增加了,但他很可能将此笔收入或此笔收入中的大部分存起来,而不增加或少增加消费。但如果他的工资有较大幅度增加,或社保水平明显提高,他每月的消费支出很可能会相应地增加。这也是应对总需求不足时,政府有时会给居民发放购物卷、旅游卷等消费卷,而不发放现金的原因。发放现金仅是一次性增加收入,居民很可能会将此笔收入存起来,不增加或少增加消费,政府增加的支出发挥不了扩大消费、拉动经济的作用。

  居民持久性收入增长的渐进性决定了消费增长的渐进性。发展仍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企业是发展的重要载体,这从总体上决定了居民工资性收入需要随企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增加。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兼顾效率和公平,但市场在生产要素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主要体现在初次分配中,因为初次分配是实现要素配置效率的首要环节,公平分配还可以更多地通过再分配实现,这决定了劳动报酬增速会受制于劳动相对资本、技术的相对稀缺程度。劳动、资本、技术的相对稀缺性变化呈现较强渐进性,劳动报酬只会逐渐提高。各类补贴补助水平和社保体系完善程度更多地取决于财政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水平。有较多财产性收益的家庭仅是少数。总体而言,未来居民持久性收入、居民消费支出只会随着发展而逐步增加。

  与此同时,老龄化程度的加深会显著抑制消费增长。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总和生育率不到1.2,远低于2.1的更替水平,比同期全球2.5、欠发达国家2.7、发达国家1.7低很多,家庭人口“四二一”代际结构正在形成,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在基础养老金现收现付制度下,越来越少的年轻人给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所能支付的基础养老金,必然有限。要有一个与工作时生活水平相近的退休生活,相当程度上要靠居民自己。老龄化程度加深的现实和对退休后的收入预期,迫使多数人为越来越长的退休生活而储蓄,消费更趋谨慎。父母宁可自己省吃俭用也要为子女存钱的传统,也会制约消费增长。

  需要强调的是,短期内大幅度减少储蓄必然降低居民收入增速。

  如果短期内大幅度减少政府和企业储蓄,大幅度增加居民收入,似乎可以大幅度提高消费率、降低储蓄率。但实际上这种情景很难出现。

  这是因为,在劳动供给已出现净减少、技术进步贡献率相对稳定前提下,储蓄大幅度减少或资本形成增速明显下降,会使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显著下降至比目前更低的水平。当经济潜在增长率、现实增长率显著低于目前水平时,尽管居民收入增速高于(比目前显著低的)经济增速,但很可能会低于目前经济增速时的收入增速。历史数据表明,居民收入增速与经济增速密切相关,1990~2013年,经济增速与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的相关系数超过0.9,与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的相关系数接近0.8。在社会老龄化程度加深、个人退休生活时间越来越长的预期下,居民面对比目前收入增速显著低、比改革开放以来收入增速更低的收入增长,理性的选择是比目前更少消费、更多储蓄,极有可能出现消费率不升反降、储蓄率不降反升的情形。

  之所以会出现上述情形,关键还是居民收入增速与经济增速密切相关。储蓄增速大幅下降必然导致经济增速、居民收入增速大幅下降。加上存在明显抑制消费增长的老龄化因素,消费增速很可能会大幅下降,导致出现消费率下降、储蓄率上升这一事与愿违的结果。

  多数居民家庭不会依据消费储蓄结构合理与否,来安排家庭的消费和储蓄,而会依据家庭收入特别是持久性收入增长没有、增长了多少,来选择消费多少、储蓄多少。如果让居民家庭在较快的收入增长与较高的消费率之间选择的话,多数家庭很可能会选择前者。保持居民家庭收入特别是持久性收入较快增长,既与公众生活息息相关,也是有效扩大消费、调整消费储蓄结构的前提条件。

  (作者系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研究所所长)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