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尽快建立企业减负的制度保障

作者:  时间:2017-03-29

   

  引子:

  日前,财政部发布通知,经国务院批准,自4月1日起取消、调整部分政府性基金,切实减轻企业负担,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这意味着,今年2000亿元降费的“头炮”已经打响。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取消或停征中央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等。那么,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应该从哪里着手,清理的重点有哪些?本期“思与辨”就该话题进行讨论。

  ■ 主持人:尹传刚 (深圳特区报评论员)

  ■ 嘉 宾:匡贤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导)

  张敬伟(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减轻企业负担,实质是激发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的重要举措

  主持人:我国的企业负担过重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企业负担过重有哪些危害?

  李长安: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企业经营出现困难的时期开始凸显出来。从简单的会计原理来看,如果企业的负担过重,那么就有可能影响企业的盈利水平,甚至会导致企业陷入亏损的境地。而盈利能力的削弱,就势必会影响企业进一步发展的能力。事实上,目前我国企业负担过重的根源,还在于政府与企业关系的错位。这就是说,除了正常的和公开的税收外,还存在着大量非正常的、不公开的各种费用负担。

  张敬伟:企业负担过重,小而言之是缺乏竞争力,导致企业活力不够,容易在市场中“搁浅”。与此相关的就业情势会变得糟糕,整体市场环境也没有生机和活力。大而言之,企业负担过重,导致市场经济环境恶劣,使企业没有能力参与全球化竞争。更要者,企业负担过重,还会造成政企、劳资关系异化,促使一些市场主体出走其他市场。市场主体和资本在全球化的互联互通情势下,会选择更适合企业生存的市场环境去发展。要想在新经济周期留住企业,减轻企业负担就成为当务之急。

  匡贤明:市场经济发展的主体是企业。一方面,企业发展质量、效率直接影响经济发展质量与效率。另一方面,企业是创造就业的重要载体,企业发展的规模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就业的规模。从两个方面来说,企业活则经济活,企业活是就业强。因此,企业负担过重,将直接抑制企业发展活力,制约经济活力和就业。从这个角度看,减轻企业负担,实质是激发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的重要举措。

  主持人:你们如何看待此次取消和调整部分政府性基金?

  李长安:此次取消和调整部分政府性基金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比如对企业征收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起自上世纪六十年代,根据规定,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包括工业用电、工业用水、公共汽车、公共电车、民用自来水、民用照明用电、电话、煤气、轮渡等9项附加;新型墙体材料专项基金起征于2007年,凡新建、扩建、改建建筑工程未使用新型墙体材料的建设单位均须缴纳该项基金。客观地说,此类政府基金的征收本身就存在着不少的争议,模糊了政府与企业应该承担的职责,取消是十分必要的。

  匡贤明:从现实情况看,企业负担重,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因为要素价格变化带来的成本增加,比如劳动力、土地、大宗原料等要素成本;这些成本往往随经济形势变化而上下波动,具有一定的可调整性。二是因政府相关规定而形成的成本,比如规费成本等。这些成本,往往不随经济形势变化,具有一定的刚性。一般来说,企业负担过重,往往是后者原因。也就是说,如果政府不主动取消某些规费,企业负担恐怕难以下降。

  因此,这次国务院取消两项政府性基金,开启了本年度降费的第一步。有估算表明,此次取消和调整部分政府性基金,预计将为企业降费超400亿元。应当说,在两会结束后不长的时期内就出台降费减税的举措,有助于进一步稳定企业的制度预期。

  张敬伟:取消和调整部分政府性基金,值得肯定。降成本是供给侧改革的主要内容之一,制度成本下降要自上而下,政府性基金也要自上而下地降。此举释放的意义很明显:一是政府在动真格,政府过苦日子,企业才能过好日子;二是取消和调整的这两项政府性基金只是开始,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动作;三是此举让地方政府明白,降低企业负担并非说说而已,而是必须要“刀刀见血”,警示地方政府不能把企业当成“唐僧肉”,必须要把企业负担给降下来。

  下一步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关键是对现有的政府性基金进行重新审查

  主持人: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应该从哪里着手,清理的重点有哪些?

  匡贤明:下一步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关键是对现有的政府性基金进行重新审查。第一,对针对特定目的开征的、目前已实现目标、失去必要性的基金,要尽快停止。第二,对确有必要继续开征的,要提交人大审议,并且通过法定形式确定下来,实现费用征收法定化。同时,公开费用支出范围。第三,在未来发展进程中,对某些确需新开征的费用,必须立法先行,明确征收的目的、金额、使用方向、公开形式、征收时限与退出方式。第四,在人大建立费用征收的定期评估机制,对未通过评估的费用强制停征。

  李长安:政府性基金是仅次于税收的第二大财政收入来源。政府性基金是各级政府及其所属部门根据相关规定,为支持某项公共事业发展,向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无偿征收的具有专项用途的财政资金。从实际征收情况来看,地方政府性基金征收额是中央政府的十多倍,因此,清理政府性基金的重点在地方政府。另一方面,必须廓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该由政府承担的责任,绝不能找各种理由推卸给企业,随意增加企业的负担。即使是必须由企业承担的费用,也应该通过地方人大授权并监督,纳入地方预算管理才行。加快建立目录清单制度,将包括项目名称、设立依据、征收标准、征收期限等信息公布出来,让大家来监督。

  张敬伟:政府性基金不是不要,但是必须要少而精。关键是,政府性基金收费项目,要经过充分的市场公开和社会酝酿,实现法治和市场逻辑下的权力、资本、舆论、民意等多方的博弈。毕竟,政府性基金收费项目,关涉了太多的利益主体。清理一定要彻底,更要者,要通过降低企业成本构建科学合理的税收体系,尽量减少行政性收费。

来源:深圳特区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