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韩庆祥 邱耕田:加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研究

作者:韩庆祥 邱耕田  时间:2013-03-25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一重要命题提出之后,理论界对此展开了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既是一个政治命题,它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凝结了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人民不懈探索实践的智慧和心血,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党最可贵的政治和精神财富,是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它又是一个学理命题,需要人们从学理上弄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所包含的基本原理及其各个原理之间的内在逻辑联系和完整框架;它还是一个大众化命题,需要用这一理论体系武装全党、教育人民。目前,人们对这一理论体系的政治意义探讨较多,而从学理上对其所内在包含的基本原理及其内在逻辑联系和完整框架探讨不够。我们应进一步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表层”,深入挖掘、提升、概括出其“深层”的基本原理,这必须借助哲学的方法。本文力求运用哲学方法,着重从学理上集中探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所包含的基本原理及其内在逻辑联系和完整框架。
  一、为什么要加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研究
  加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研究,可以从政治、学理和实践三个方面来理解。
  (一)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教育人民的政治需要
  自从中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一重大命题之后,宣传部门、理论界和社会上都比较关注,并加强学习、理解和研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在此基础上,需要进一步关注、思考和研究的问题是:如何运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教育人民?这实际上是中央提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任务。要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教育人民,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首先必须弄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究竟包含哪些“基本原理”?显然,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原理,是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教育人民的政治需要。因而,就其政治意义和价值来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深化和提升,而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研究,有利于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教育人们。
  (二)深化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学理要求
  1978年初,我们首先面对的是有关文本、文献中的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概念、论断、观点和实践探索;之后,我们陆续从中提升出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在此基础上,我们又将这三大理论成果概括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今天,我们需要进一步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提炼出其中蕴涵的基本原理。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首先是一个政治命题,但它需要学理支撑,所以,中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一重大命题之后,学术界从不同角度、不同方面展开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研究,发表了不少值得关注的重要学术成果。然而,这些成果要么多是些“碎片”,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完整性缺乏具有深度且令人信服的研究,要么多是些初步性、基础性的探讨,而如何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完整地提升、概括出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基本原理,仍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重要学理性问题。这首先是一个哲学问题。所以,不局限于一定历史时期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某一要素,而注重用哲学方法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提炼出其中蕴涵的基本原理,既是进一步深层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完整性的需要,也是由一般性的初步研究进一步走向深刻性的核心研究的需要。
  在这一背景中,蕴涵着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理论意义和价值。具体来说就是:(1)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研究,不仅有利于我们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所蕴涵的理论精髓、立论基石、根本任务、发展手段、判断标准、指导方针、实践要求、改革开放和党的建设等各个基本要素的理解,而且也有利于深化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内在逻辑、尤其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深层逻辑结构和完整框架的理解。换言之,从哲学上深入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原理,注重从基本原理层面上深度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一方面有助于从横向上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系各构成要素之间的内在逻辑结构;另一方面有助于从纵向上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各部分之间的演进逻辑及其未来发展的内在趋势,并进一步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发展。(2)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研究,也有助于我们深化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科学对待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第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一个内容丰富的系统整体,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当代中国化过程中产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用哲学方法可以从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研究中概括、提升出其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通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表现出来,因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既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又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这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的关系就清楚地展现出来了。因此,通过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深入理解,可以进一步具体把握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科学对待马克思主义。第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具有高度的抽象性,仅仅局限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文本是不可能真正理解这些基本原理的。这是因为,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解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从观念到观念的纯粹意识过程,它是置于现实的感性的实践基础之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当代中国就具体体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且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通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而指导当代中国实践的;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从根本上源自中国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这样,加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研究,有利于使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有更为具体现实的理解。第三,要完整准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就必须区别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基于特定历史条件而得出的某些具体的个别结论。不通过实践的检验,仅仅依靠抽象思辨,是不可能真正将二者区别开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恰恰是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进行艰辛探索的基础上形成与发展起来的。这一探索过程之所以艰辛,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这一过程本身就要求有效区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具体的个别结论。在这个意义上,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研究,有利于我们深入把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精神与理论精髓,并有效区分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具体的个别结论。
  (三)科学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需要
  理论是对实践的概括和反映。1 978年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正在向纵深发展。这既要求我们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基本逻辑中内在概括、提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及其最基本的原理,又要求我们由起初的“摸着石头过河”转向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自觉的理论指导”,这种理论指导进一步要求我们首先弄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所包含的基本原理。因而,弄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所包含的基本原理,有利于科学地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
  二、如何评价国内外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总体状况
  先看看国内。近年来,特别是党的十七大报告首次以中央文件的形式提出并使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一概念以来,国内理论界掀起了学习、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热潮,一大批相关研究的学术论著纷纷面世。总体上看,这些研究成果主要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科学内涵、立论基础、理论主题、理论渊源、发展历程、内容架构、历史地位、重大意义等问题进行专题研究,而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研究才刚刚起步,深入探讨不多,系统研究更少,还存在着一些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的薄弱环节。其研究的总体状况可概括为:一是部分研究有余而整体性研究不足。目前理论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三大理论成果”的每一部分都分别有相对较为深入的认识和研究,但这绝不能代替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整体性研究。尽管学界已意识到应加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整体性研究,但相关成果明显不足。因此,应重点加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整体性研究。二是政治阐释有余而学理研究不足。已有成果多是对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论述、党的文献的阐述进行政治解读,这是必要的。然而,真正从学理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行深度分析研究还不够。因此,应该进一步从学理上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研究。三是专题研究有余而对基本原理的哲学概括、提升不够。就目前的研究成果而言,大量的论著都主要是从专题的角度来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某一个方面,从内在联系、逻辑结构、完整框架和成熟形态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进行哲学概括、提升的成果并不多,一些论著尽管偶有涉及,但仅仅是零散性的,系统性的研究的确少之又少,这是特别需要加强的。四是独立研究有余而比较研究不足。目前的理论成果多是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而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相比之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的比较研究尚显不足。如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与经典马克思主义,与传统社会主义理论及其他社会主义理论,与科学社会主义,与西方马克思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理论等等的比较研究,则显得不够。五是单一学科研究有余而多学科研究不足。现有研究成果大多是从马克思主义理论这一单一学科的角度去论述,研究视角相对狭窄,而综合哲学及政治学、法学、经济学、社会学、教育学等多学科、多领域、多视角去进行论述的研究成果相对匮乏。因此,跨学科的综合性研究视角亟待加强。
  再看看国外。国外学者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研究范围是比较广泛的,涉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性质、特征、道路、市场经济等多方面的问题。尽管有着不同的政治、社会、文化背景,但国外大多数学者都能本着尊重历史、尊重事实的治学精神,采取比较客观公正的态度,因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内涵有较为客观的认识和评价,尤其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总结有可取之处。他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识,为我们拓宽视野并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研究,提供了重要思想资源。但国外的研究在总体上也存在不足:一是未能深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不少国外学者试图用“中国模式”概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以掩盖我国的社会主义性质,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研究评价转换为对“中国模式”的研究评价。二是未能深入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由于问题本身的复杂性,加上国外对中国国情缺乏了解以及西方媒体的影响,有些国外学者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的把握,以及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内涵的分析和理解上,表现出各自的局限性。国外学者大多未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角度来考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成就和历史地位。三是未能从整体上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没有涉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原理。国外学者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大多局限于具体层面,从某个特定角度展开分析和论证,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整体把握显得不足。四是未能真正从中国国情和中国问题出发把握和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少人带着自己的有色眼镜来看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因而有的专家学者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存在一定误读,其理解和评价存在一定误解、曲解及偏差。
  三、怎样提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原理
  我们要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挖掘、提炼、概括出基本原理,就必须给出一个判断“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原理的标准,还要提供提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方法。
  判断“基本原理”的标准是什么?对此,人们并不十分清楚。从哲学上弄清这些核心问题,既是重点,又是难点。我们认为,这一标准就是:一要反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实践发展的基本规律和内在逻辑;二是经过实践检验证明是真理;三是要经过长期的历史积淀;四是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概念、论断、观点、实践要求的核心;五是能影响中国的深远发展。
  提升“基本原理”的方法是什么?首先要运用抽象概括的研究方法。一种理论体系在逻辑结构上至少由两个圈层组成:一是“外层圈”,由一系列概念、论断、观点、政策、措施组成,具有易变性、具体性和较强的直接现实性;二是“内层圈”或核心圈,由基本原理、核心观点组成,具有根本性、稳定性、普遍性和高度的抽象性。基本原理在一个理论体系中所处的这种特殊地位,决定了我们必须采取哲学“形而上”的抽象概括的方法,来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原理。即要通过抽象概括的方法,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大量的概念、论断、观点等理论成果以及政策、措施中,挖掘、分析、提炼出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最基本原理。这是一个由表入里、由具体到普遍、由感性到理性的研究过程。其次要运用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研究方法。我们不仅要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概念、论断、观点等理论成果以及政策、措施中挖掘、分析、提炼出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基本原理,还要用哲学方法,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提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原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的哪些内容属于基本原理,哪些内容不属于基本原理,不能由理论本身来说明,而判断取舍的根本标准就是实践,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只有那些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的基本问题,反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实践发展的基本规律和内在逻辑,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具有根本指导作用,并被实践证明是真理性的核心理论,才能上升到基本原理的高度。所以,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是我们必须运用的研究方法。第三是运用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研究方法。我们不仅要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概念、命题、观点、判断中,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提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原理,而且还要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规律中提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原理。“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该从哪里开始。”这里所说的“历史”包括两层含义: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历史进程,这是我们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客观前提;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形成、发展的历史,这是我们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理论前提。后者的历史是前者历史的反映或映照。只有搞清楚了这两种历史及其内在联系,我们才能合乎逻辑地把握在“历史时空”中发挥了根本指导作用的那些基本原理。运用哲学上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方法,不仅使我们的研究有了厚重的历史感,而且使我们所提炼的基本原理成为“有源之水”或历史基础。
  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的完整逻辑结构和框架是什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究竟包括哪些基本原理?各个原理之间具有怎样的逻辑联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提出,首先是从实践标准大讨论进而确立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开始的。确立这一思想路线的实质,就是要从客观实际出发重新认识中国国情,这是认识中国国情的根本方法(也可看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哲学基础);从客观实际出发认识中国国情,得出的第一个根本判断,就是我国的社会主义依然处在“初级阶段”,这是对我国历史发展阶段的基本定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立论基础;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首要的“根本任务”是大力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实现国家现代化,让中国人民富裕起来,振兴伟大的中华民族,这是我们的基本发展路线;要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必须利用“市场经济”,这是发展生产力的基本手段;在意识形态的纷争中,要正确且大胆利用市场经济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就必须确定一种判断成败得失的“判断标准”(即“三个有利于”),这是判断行为得失的根本依据;对认识国情的根本方法、历史发展阶段的基本定位、基本的发展路线、发展生产力的基本手段和“三个有利于”判断标准做进一步理论提升和发展,对当代我国实践发展的经验教训与历史发展规律做深入分析,必然提出一种引领中国“四大实践领域”即经济建设(物质文明,包含生态文明)、政治建设(政治文明)、文化建设(精神文明)和社会建设(社会文明)实践的治国理政的指导性的核心理论,这就是“科学发展观”,它强调用科学方法实现发展;用科学发展观引领经济建设,其关系经济发展全局的紧迫而重大的战略,就是要“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引领政治建设,其体制上的有效切入点就是要“推进政府行政体制改革”;引领文化建设,其根本就是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建设;引领社会建设,其核心焦点就是要推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而要做到上述一切,既要依靠加强和完善党的领导,也要依靠改革开放,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改革开放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和重要动力,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由此,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原理及其内容框架,简要说主要是:“思想路线论”→“初级阶段论”→“根本任务论”→“市场经济论”→“判断标准论”→“科学发展论”→“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论”→“政府行政体制改革论”→“核心价值论”→“和谐社会论”→“改革开放论”→“党的建设论”。这一完整的内容框架包括两大板块结构:从“思想路线论”到“判断标准论”,属于“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板块;从“科学发展观”到“党的建设论”属于“怎样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板块。
  其中作为从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基础上发展出来的科学发展观,在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原理中具有核心地位,它既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和贯彻的重大战略思想,又是马克思主义分析、解答中国发展问题的最根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还是我们党引领中国经济建设(物质文明,包含生态文明)、政治建设(政治文明)、文化建设(精神文明)和社会建设(社会文明)实践的治国理政的指导性的核心理论,可以用这一理论引领中国发展。不仅如此,科学发展观还可以统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的其他基本原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是科学发展观的哲学基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坚持发展是第一要义的立论根据;作为首要根本任务的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发展是第一要义”的题中应有之义;科学发展观蕴涵并发展了“三个有利于”判断标准(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科学发展观的四个基本内容,即“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是对“三个有利于”判断标准的继承、发展和提升;科学发展观是引领中国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四大实践”的治国理政的核心理论;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既要加强党的建设,又必须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

来源:《理论视野》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