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钟伟:“用脚投票”后 中国阶层的分裂

作者:钟伟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教授  时间:2011-10-08   浏览次数:0

  《道德经》中有一段话:使民重死而远徙。老子说这句话的本意,是希望民众出于畏惧而颠沛流离地向皇土之外迁徙,随后,帝国的统治将接踵而至,帝国版图便随之扩张。这是一种积极入世的政治哲学。后世儒生把“使民重死而远徙”篡改为“使民重死而不远徙”,并不断重复“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这种犬儒哲学使明清之际的中国闭关锁国,不再具有咄咄逼人的扩张性。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移民浪潮的终结,在清末民初仍有下南洋者,甚至在改革开放之前也有偷渡者。到现在,移民问题再度必须予以关注,它隐示了出于恐惧和贪婪的用脚投票,隐示了中国经济增长带来的财富流失,甚至隐示了中国阶层分裂对抗的不安征兆。

  对当下中国海外移民的规模,运用网络资料的整理结果如下:中国大陆每年向香港移民约20万人,向新加坡移民约5万-8万人。包括港澳台的中国地区每年向美国移民约8万人,向加拿大移民约4万人,向澳大利亚移民约2万人。中国大陆向欧洲的移民数据较难获得,估计每年约5万人。如此每年向海外移民的规模高达45万人。这样的估算结果明显过高,和事实出入非常大。

  要精确估计中国当下每年的海外移民规模比较棘手,一则各国移民部门的数据透明度不够,二则中国大陆与港澳台之间的移民较为复杂,三则留学、投资、技术和投靠海外亲友等移民的原因也比较复杂。我们倾向认为,目前中国每年通过投资和技术移民渠道移民海外的规模大约10万人。

  中国大陆的移民热,直接负面冲击有二:一是资本外流;二是智力外流。关于资本外流,以过去10年通过技术和投资移民的规模为50万人、每人携50万美元计算,则居民财富已累计向海外转移2500亿美元,这大约是官方统计的中国海外直接投资的2倍。并且,这种状况目前仍然以每年500亿美元的速度转移。关于智力外流,以过去20年中国海外百万留学大军回归率30%计,中国大陆既流失了留学人员在大陆所接受的基础教育的投入(约500亿元),也流失了这些人才学成后的几乎全部智力成果。

  但资本和智力外流的冲击仅是表象。移民浪潮本身就是“用脚投票”。长远的恶果,在于中国阶层的分裂,以及中国经济的“印尼化”隐患。

  所谓中国阶层的分裂,是指中国“不患寡而患不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传统,是对阶层等级秩序的强烈否定,加上对物欲的追求和精神家园的丧失,中国甚至难以孕育出富裕、中产和平民“三明治”式的稳定结构,阶层间的扭曲和仇恨日益强烈。根据胡润中国大陆富豪榜的统计,目前大陆资产过亿的富豪有5万人,平均年龄为43岁;资产超过千万的富豪有83万人,平均年龄为39岁。如果这个榜单没有低估中国富裕群体规模,这几乎意味着中国千万以上富翁几乎半数已完成了身份置换。

  所谓中国经济的“印尼化”,是指中国企业家的财富在外、企业在内的分离。印尼华人掌握着印尼经济的70%,但是有限的政治地位和排华事件的惨痛记忆,使得印尼富翁选择在印尼设厂赚钱的同时,选择新加坡为国籍和财富存放地。印尼局势好转就返回挣钱,印尼局势恶化就逃离暂避。中国经济若也感染“印尼化”疾患,那就意味着中国富裕群体、技术精英甚至部分官员,给自己保留了寻求安全的选择权。

  中国有长达30年的繁荣增长,也有国家人才培养的中长期战略,目前移民热警示我们:一些人群心中的不安全阴影显然更深远。

来源:《中国商人》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