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华商报:社会改革的关键就是放权到底

作者:  时间:2013-12-05

  北京市民政局日前下发《关于推进全市流浪乞讨人员救助服务社会化的实施意见》,提出政府部门将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与社会工作机构、心理咨询机构、教育培训机构和社会组织开展合作,鼓励专业社会组织参与救助流浪乞讨人员,具体项目主要包括未成年人社会保护、街面救助发现、机构内专业社会工作服务、跨省救助、长期滞留人员安置等。

  北京的这一步迈得着实不小,具有相当的颠覆性,至少从救助站这一块来说,意味着将有不少的体制内工作人员面临转型和再就业,对既有利益格局的调整乃至打破,是当下改革最难的一块硬骨头。不管被改革人员愿意不愿意,也不管一部分人的利益会受到多大损害,只要能在更广泛的领域促进公共利益的提升,这一步就必须得迈出去,而且一旦迈出第一步,接下来的第二步、第三步,直至马不停蹄,如同开弓没有回头箭,容不得半点犹疑与停滞。

  既然是社会改革,那么最大的力量之源就是专业社会组织的发育和成长,今后的步子迈多大、走多远,一个根本衡量标准就是相应的专业社会组织是否自由健康地茁壮成长,而起决定作用的就是政府是否真正放权给社会。

  北京市的这一政策,从字里行间看得出改革的勇气,政府逐步退出救助流浪乞讨人员领域、让专业社会组织接盘;但也看得出某些顾虑:政府将加强专业培训、政府对社会组织进行评估监督。“扶上马、送一程”是此番改革的一大特点,也表明“政府责任”向“社会责任”转型中的不彻底。

  从民政部门角度来讲,这样的变革有其道理:责任主体突然从“政府”变成“社会组织”,这种类似U形拐弯的变化,可能会出现很多无法预料的情况,而社会组织的不成熟也很容易在“接盘”过程中出现很多短板,因此,政府需要边监管边放手。

  从社会组织而言,一定的规范要有、行业发展的规律也要遵守,社会组织在公益领域的专业性、积极性是在自我发展、自我管理、自我完善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给予足够的自由空间、最大限度减少行政束缚,社会组织才能“飞得更高”。以往改革开放过程中,政府在放权过程中让很多行业组织自行发展并承担相关行业自治责任,但现实一次次证明,行业组织与行政权力结合得越紧密、走得越近,其应有的自治功能反而越加萎缩,其越容易成为行政附庸而偏离改革初衷。

  立足现实、借鉴经验与吸取教训,三者的结合是改革能够从纸面落地生根、花开满枝的基础。所以,北京的社会改革,“扶上马、送一程”有其现实考量,但扶助、引导和评估的本质还是行政权力对社会组织的约束,所以这个过程不宜太长。在走完这一步后,为了让接盘的社会组织迅速发展壮大、担得起责任,还是需要进一步放权松手,让政府的归政府、社会的归社会。政府的责任重点在于为社会组织的成长发育培育公平法治的环境,剩下的就不妨以自信的姿态让社会正常发展,社会组织的问题更多由制度、法治、行业自律、互相监督、社会评价等来解决。

  只要厘清和规范好政府与社会的关系与边界,以政府放权为前提的社会组织就能更快地完成“接盘”重任。

来源:华商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