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韩方明:要鼓励民间智库参与全球事务

作者:韩方明  时间:2011-07-26   浏览次数:0

  近阅《经济学家》杂志《调解冲突民营和平》(Conflictmediation:PrivatisingPeace)一文。作者指出,智库(ThinkTank)在调解国际危机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并为解决国际冲突问题提供了全新路径。少数发达国家智库的外交活动已形成了重大的全球影响力。相比而言,中国智库的数量和影响力都相差甚远,与中国的大国地位也极不相称,政府应当为智库特别是民间智库的成长提供更多的支持。
  民间组织对国际问题的调解作用
  《调解冲突民营和平》一文指出,各国政府解决全球地区冲突的机制已经开始转型,民间组织在解决国际问题中的调解作用不容小觑。总部在日内瓦的NGO——人道主义对话机构(HD)和挪威外交部联合主办“阿富汗塔利班论坛”,召集了高级别的“调解专家”,探讨如何在官方外交途径之外,动用民间力量“和平调解”阿富汗现状。
  文章展示给我们一个新的国际趋势:联合国和一些国际组织的作用常受限于繁杂的政治决议而显得步履蹒跚;主权国家也往往囿于国内公共意见的偏向而在全球性、地区性问题上变得畏首畏尾、束手无策;在常年冲突或敌对的地区,双方政府间存在的“猜忌和不信任”也阻断了许多可能的对话途径,也使得解决这些冲突变得举步维艰。相反,数量众多的国际NGO、智库却有着更宽泛的影响议题和更灵活的运行机制。他们派出“调解员”,游说于各方之间,通过“民间非国家调解机制”,为解决全球冲突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目前,全球有5000多家真正意义上的智库,其中大多是独立智库。他们不仅关注环保、反贫困、地区发展平衡等全球治理领域,更涉及地区和平、政治调解等全球冲突议题。甚至可以说,智库已在特定国际外交领域成功实现了“民营化”。以人道主义对话机构(HD)为例,该智库曾顺利调解尼泊尔毛派武装和尼泊尔政府之间的矛盾,并曾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支持下在2007肯尼亚大选争议中促成了权力分享协议,拯救超过1000条生命。
  越来越多国际民间组织、智库参与国际事务的调解:芬兰前总统马尔蒂·阿赫蒂萨里创立了总部在赫尔辛基的危机管理倡议机构(CMI);吉米·卡特资助的卡特中心设立了冲突解决项目;美国国会资助有独立资质的美国和平研究所(USIP);前联合国助理秘书长、前英国外交官于1999年建立了人道主义对话机构(HD)……这些组织奔波于世界各个充满冲突的地区——菲律宾、索马里、阿富汗、中非、苏丹等,凭借中立的立场,成为创新性地调解地区冲突的国际政治力量。
  从全球趋势看,全球社会“后现代”特征日益展现,国际权力分配出现了新的趋势。国际利益纷争复杂化、地区性和局部性冲突频发,国际政治参与主体的多元化特征加深。全球政治、社会议题变得无限细分和复杂,国家权力的边界也随即变得模糊,从而促使政策制定者开始寻求传统体系以外的NGO、独立智库的政策建议和外交努力。
  笔者以为,现代意义上的智库是有组织的政策研究、社会参与机构,自身有很强的独立性,并不需要完全依附于政府而生存。智库机构介入地区冲突调解有着巨大的优势:首先,NGO、智库没有政治包袱,没有外交背景,他们的独立性使各方可以更好地坐在谈判桌前;其次,独立智库并不受制于政府和官僚,有更多灵活性和创造性,可以引用更好的智力资源,最大限度的听取多方意见;再者,国际民间组织拥有监督实施和平协定、协调国际救援的能力;最后,即便智库的调解最终失败,也能为其他国际组织(如联合国)的进一步斡旋保留了空间。
  中国智库发展严重滞后
  相比全球智库的繁荣,中国智库的发展严重滞后。独立智库数量稀少,相关法律法规并不完善,现有规定限制了民间思想力量的有效参与。笔者在今年两会期间的一个公开场合发言时就呼吁:当今世界各国之间的竞争已经不仅仅是“硬实力”的竞争,更是以思想、观念、文化为核心的“软实力”的竞争,而智库作为创新思想的源泉,是“软实力”竞争的取胜关键。
  7月4日民政部表示将开放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三类社会组织将可直接登记。笔者欣闻此举,也相信政府在创新社会管理方面的决心和信心,会迎来一个民间组织蓬勃发展的未来。在对民政部最近开放NGO注册表示欢迎的同时,笔者也再次呼吁政府部门能尽快开放“智库”注册,并呼吁政府尽快为独立智库的生存发展创造适宜的政治、经济、文化环境:
  首先,要为智库开放民政注册,并通过一定的税收减免政策大力鼓励企业和个人对独立智库的捐助;
  其次,政府应在法律、政策和资金上对独立智库给予大力扶持,政府不仅要进一步完善政策咨询机制,建立与智库的沟通机制,推动决策科学化和民主化。更要鼓励成熟的智库“走出去”,承担更广阔的国际调解等全球事务。
  再次,政府要给媒体的政治传播创造更加宽松的舆论空间,让智库的观点和言论可以充分表达、扩大影响力。
  笔者希望政府能够鼓励民间智库的发展,妥善、巧妙的利用民间公共外交努力来调解国际和地区事务。这将有效提升国家的国际声望、提升中国的“软实力”。由民间机构来承担政府部分的政治协调的作用,促进了国家综合协调能力的延伸和拓展。我相信民间化独立智库的发展将成为未来中国推动公共外交理论和实践的重要力量。
  (作者是中国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非官方的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察哈尔学会主席)

来源:共识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