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王义桅:东北振兴的逻辑 ——“一带一路” 的思考

作者:王义桅  时间:2017-09-01

  今天的东北振兴是在全球金融危机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走出来的时代背景下,在中国经济新常态背景下提出的,“一带一路”给我们提供了希望,某种程度上它是一种新的全球化。我们一定要用全球的眼光来看待东北振兴,因为世界上其他国家也面临着类似的东北振兴问题,如果不这样看待,可能会陷入原来那种西部大开发的老路。此外,东北振兴是百年大计,还应该从长远的眼光来看待。

  一、“一带一路”:东北全方位开放的重要机遇
  建设“一带一路”是实施对外开放战略的新举措,丝绸之路的复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个标志。那么问题来了,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与中华民族复兴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中华民族复兴的势头里面还遇到东北振兴的难题?我们一定要用一种前瞻式的方式来看这个问题,而不能老是用补课式的,用其他地区发展了我们要追赶式的眼光来看。从人类发展的历史上看,一个大国的崛起总会提出引领性的合作倡议,现在大部分国家都把“一带一路”作为他们融入全球产业链的最后机会了,比如香港说如果不抓住“一带一路”机遇,那么它的转型可能永远完成不了,这是最后的希望。东北有没有人说出这句话:“一带一路”是我们东北振兴的最后希望?现在很多人认为21世纪是中国世纪,“一带一路”就是标志。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应该从全球层面来看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我们老是从国内的梯度转移,而没有从全球产业大转移来看。不能把“一带一路”局限于俄罗斯的远东大开发,日、韩或者中德、中以工业园区,“一带一路”是个大的战略大的思维,对东北问题的分析一定要有全球眼光。很多思维方式还是原来的以改革促开放,现在中国是全方位开放,是以开放促改革了。
  搞行政的说行政改革最重要,搞国企的说国企改革最关键,搞金融的说金融是最关键的短板。东北振兴关键是什么?我们觉得市场发育不成熟,那么怎么让市场经济发育更成熟,东北市场发育不成熟是相对于东部沿海地区来讲的,相对于世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讲,可能还是有比较好的,所以要相对来看这个问题。习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内外统筹、政企统筹和陆海统筹,东北振兴必须也有这个统筹观念。原来的“一带一路”是不包括东北亚的,现在日本、韩国都进来了,所以它是开放的。原来改革开放是把世界的变成中国的,今天的“一带一路”是把中国的变成世界的,它方向是不一样的,不能用原来改革开放的思路来研究“一带一路”问题了。“一带一路”首先要求互联互通的交通网络,这里国企可以扮演积极的角色,而东北国企比重高,这是一个优势,为什么现在反而认为是劣势?一汽作为中国汽车的发源地,为什么看不到你们走向非洲?你们讲“一带一路”就讲俄罗斯、日、韩,实际上整个世界都是一带一路延伸的区域,我们不能局限于原来的思维方式。
  二、发挥优势,主动融入“一带一路”战略
  东北国有企业多,产业链是比较完整的,上游中游下游都有,现在怎么形成一个规模效应走向“一带一路”沿线,而不是单打独斗,我觉得要发挥好这样一个优势。“一带一路”是个经济走廊,把亚太和欧盟连在一起,东北实际上已经通过俄罗斯到了欧洲,但现在搞了很多物流的方式。由于现在美国和欧洲加大了对俄罗斯的制裁,所以很多中欧班列的回程率是比较空的,因为俄罗斯要反制裁,从欧洲的商品不能经过俄罗斯运到中国,这些问题需要思考。我们原来愿景行动讲的18个省份跟“一带一路”直接相关,现在明确包括东北振兴也是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一带一路”是管总的,这个就像习主席说的中国对外合作不提别的了,就提“一带一路”,把所有的放在这个大框架下。现在北极融化了,提出了冰上丝绸之路,哈尔滨不就在这条路上吗?哈尔滨旅游节、冰雪节就是赚一点小钱,没有从一种大系统的眼光来看待打通物流,缺乏打通任督二脉这样的战略性思维方式。
  波罗的海、地中海、印度洋、南太平洋,这些都是重要的打通陆海联通的,东北正是陆海联通的重要节点,德国人非常看重中国的“一带一路”,认为他们两次通过世界大战没有实现的目的,今天中国通过“一带一路”要实现了。再比如说机场,我们有500个机场,我们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可是美国的机场有17000个,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还差得远了。我们现在在二十几个国家建立起了56个各样的经济开发区和工业园区,今天上午听几位市长发言,讲的都是把发达国家引到中国来,引到哈尔滨、长春。“一带一路“是要让中国在海外建产业园区,我觉得这些思路都是往内看的,没有往外看。非洲很多国家以农业为主,70%以上的人都从事农业,他们的农业比较落后,没有现代化。东北是我国的大粮仓,哈尔滨有生产建设兵团,为什么哈尔滨等东北地区就不能到非洲去包一个农业基地?东北三宝包括药材,现在中医中药要落户到欧洲的捷克了,走向世界了,我却没有听到一个人说东北三宝要走向“一带一路”的,所以不要老是盯着东南沿海地区,回头看这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你们比它先进多了,所以我觉得一定要往外看,超越原来意义上的改革开放的模式。
  我们不要局限于周边的一些地区和国家,可以走向更远更多的国家。这里的内容是很丰富的,需要我们有一种前瞻式的、着眼于未来的思维,但是我们现在对东北振兴的理解可能相对比较狭窄一点,都是原来补偿式的,都是盯着东部沿海地区的。就是我现在能够看到的一些好的想法,觉得也不够大胆。实际上“一带一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大的想象空间,提供了通过开放促进改革的机遇。我们正面临着一些新的战略对接机遇,中国产能走向世界引领新型工业化的机遇。全球产业链的分工体系里边,中国正好处于一个比较关键的位置,而东北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成为一个引领性的角色的,所以我们一定要从长远来看待东北振兴和全世界发展的关系。一句话,“一带一路”在某种程度上在再造一个中国,也在再造一个世界。我们必须要有这种前瞻性的眼光和全球视野,来看待东北振兴的价值。那么它的逻辑应该要有所调整,不能局限于原来的改革开放,不能仅仅盯着东部沿海地区。海洋时代,我觉得应该提出一个口号,叫大东北振兴或东北大振兴。
  三、守正出奇,让东北振兴成为世界示范
  怎么去振兴呢?我们要转变以前老是看国家给什么优惠政策,现在应该是东北能够给中国给世界提供什么。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万世,所以不要老是聚焦于老问题,而要培育新优势。比如说今天上午听到浪潮等企业老总的讲话,讲的很不错,他们想把东北变成他们的市场,想帮助东北创造新的浪潮。我们在非洲要做的事情也是这样,西方人说我们是在非洲搞新的殖民主义,这种说法是不妥当的。我特别赞同要在东北创造更多的华为,而不是把华为的市场挪到东北来。最关键的是思路要转换,我们要守正出奇。今天上午听到各位市长讲的,基本上是用规定动作落实习主席的重要战略思想,毫无疑问当然要落实,但是还要出奇。在这规定动作之外,你还要有新招,最起码要有创新性。我们经常讲取长补短,扬长避短,这种短和长是辩证的,你的国有企业很可能是个优势,你为什么觉得它一定是劣势?我们借助“一带一路”走向世界,国有企业本身就是排头兵,我们在海外融资,倒逼国有企业改革。所以我觉得思路完全可以拓展,还要联动式的发展。
  现在四个市一起喊竞争,各市似乎都想当领头羊,但是怎么协同怎么联动呢?我们今天讲的每一步都很精确,但最终一个巨大的系统性风险可能正在降临。比如我们依赖倒车雷达倒车,它后面是个悬崖,它不知道也不能预告,你每步都依靠这个东西,将来后面出个大的悬崖怎么办?刚才讲四个市怎么联动,东北应作为一盘棋来考虑振兴问题,要可持续的振兴,要不可逆的振兴,而不是简单的培育一个一小的亮点。还要借鉴国际经验,大家知道有个汉萨同盟,汉堡瑞典丹麦这一块,它关税同盟怎么弄,这些东北振兴研究院可以发包给一些搞欧洲历史的、搞产业的去研究,因为今天中国问题是世界性问题。最后还是用大的时空观来看待东北振兴,要把东北放在中国,放在亚洲,让东北成为整个东北亚合作的中心,如果中国东北振兴好了,必将成为世界经济的示范。  
  (王义桅 中国人民大学让·莫内讲席教授、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导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欧盟研究中心主任)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专家审阅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