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党俊武:老龄社会条件下应对健康问题的思路和对策

作者:  时间:2017-09-19

    

          一、中国已经处于老龄社会初期阶段 

      大家都知道,现在不仅仅是老人多了,现在已经进入到了老龄社会了。现在讨论的问题不仅仅是老年人越来越多全社会该怎么办的问题,而是这个老龄社会来了我们应该怎么应对?
      老龄社会到来,首先意味着年轻社会已经终结,短寿时代已经终结。短寿和长寿是很大不同的两个概念。原来只能活50岁的情况下,48岁时牙齿出问题要不要认真看,无所谓,看也行不看也行,两年的活头再加上钱紧张,痛的话吃点止痛片就够了。现在48岁牙出问题就是个大问题,我们得指着它们把我们撑到80岁、90岁甚至更高年岁。因此,生命长度的变化,后果是结构性的,也就是倒过来对整个生命结构和生活安排产生的巨大改变。和动物不同,人生最大特点就是需要倒过来安排生活,我们经常讲的战略,其实就是站在未来看今天,倒过来安排当下应当干什么,健康老龄化战略的精髓其实也就是这个意思。这也是我谈老龄社会条件下健康应对问题的一个重要含义。
      现在我们认识老龄社会,不是简单地说老年人多了该怎么办,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以往有人类历史以来的短寿时代已经终结了,标志就是1999年我们进入老龄社会,也就是说,中国的短寿时代在1999年已经完结,当时,60岁以上老年人口超过10%。
      现在社会上关于老龄问题、健康问题、养老问题,在全国上下、各行各业、国际国内都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但也存在很多错误的认识,也有很多看法属于误区,我觉得这个问题一定要讲讲清楚。不管是我们分会做工作还是我们做企业的,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概念搞不清楚,你做事情就很难了。
      之所以存在认识误区,主要是因为,我们现在在人口上、在身体上已经进入老龄社会,但我们的观念、制度安排等等其他一切东西,基本上都是短寿时代或者说年轻社会的产物。所以,你用过去的观念来看老龄社会的问题,自然就是一大堆错误概念。
      第一个问题是态度问题。针对老龄社会,不是什么悲观、消极的态度问题。我们进入老龄社会,这是一个历史规律。老龄社会不管你悲观还是积极,它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用机遇与挑战这种简单的二元思维已经不能解决问题,而且,如果不突破,还会框死我们的头脑。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的制度。例如社会养老保险,老年人养老金最多只能领取139个月,大概也就是13年时间。但是,现在,我们老年人的平均余寿已经超过19年,人还活着钱没了的风险已经赫然在目。这就是所谓的长寿风险。这可是个大问题。其实,总体看,现在我们面对老龄社会极大的风险也就是长寿风险,这个问题很大,我们未来整体上都没有做好应对长寿生活的充分准备。
      第三个问题,是我们现在的行为基本是短寿时代的思维。现在我们强调认识和应对老龄社会的重要性、紧迫性,强调全生命周期养老准备的重要性、紧迫性,年轻人不当回事,中年人不当回事。为什么?因为我们现在脑袋还在短寿时代,仔细想想是不是这样?我们人人都想活得长一点,而且,活得长已经指日可待,但我们的脑袋还在短寿思维里面出不来。认识到这一点,无论对于做决策的还是对于开发老龄产业的人来说,都很重要。哪里有问题,哪里有痛点,哪里才有机会。这一点,我们都得好好琢磨琢磨。
      因此,我们要用新思维看待老龄社会及其问题。一是要清醒地认识到,短寿社会已经结束了,必须扬弃年轻社会的旧思维。二是要树立老龄社会的新思维,不是简单两元的思路看问题,而是用老龄社会的要求看问题,这是我们要研究的问题。现在把医改导向放在解决看病难、看病贵这么一个导向上,这是不能适应老龄社会的要求的,脑子里想的全是病,不想办法从源头上降低发病率,将来10亿老年人的流量我们怎么办?老龄产业企业下一步需要围绕降低发病率做文章。三是要有长寿的准备,预计未来大多数中国人都会活到80岁以上,但老后的二、三十年里我们吃什么喝什么,这个问题现在就要开始做充分准备。否则,老来受穷的命运将不可避免。
   二、老龄社会的健康问题
    老龄社会的健康问题和年轻社会健康问题是不一样的,这个要弄清楚,健康老龄化只能是老龄社会才会提出的新概念,年轻社会不可能有这个概念。
      第一个大问题是要弄清楚年轻社会的健康问题是什么,主流的观念是什么。现在可以说占主流的是西医为主导的健康观、疾病观。老实说,西医运行的前提是短寿时代,它是在短寿时代产生的,整个医疗卫生体系主要是针对急性病、传染病的。年轻社会最大的健康问题是什么?大家都要清楚,搞医的人都明白,年轻社会主要的健康问题是传染病。但是,老龄社会的最大健康问题主要是慢病,也就是刚才有专家讲的生活方式病,这个概括是对的,是社会方面的问题。我们现在整个现在医疗卫生服务体系,都主要是为解决急性病而建构的。因此,现在的问题不仅是要进行医改,恐怕更根本的问题是医改本身也要改。我们整个医疗卫生体系都要要进行大的战略性调整,以便适应老龄社会的新要求。
  第二个问题是,要正确认识老龄社会条件底下的健康问题,也就是如何应对慢病的问题。慢病是长寿时代的产物。现在我们制定健康政策、开发大健康产业,核心就是站在长寿时代的新起点上,如何预防和干预慢病。现在慢性疾病越来越多,但是,新型更高层次的针对慢病的健康服务、医疗和长期照护的体系基本还没有建立。我们还是沿用年轻社会的老的医疗卫生体系。旧工具处理新问题,这是不能长久的,是落后于时代要求的。
  三、老龄社会的健康问题怎么应对
      简单地说,用西医的这套东西搞不定老龄社会的慢性病问题。我不是否定西医,西医还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现在连老百姓都知道西医搞不定慢性病。用西医治疗慢性病,病越治越多,病越治越治越重。所谓医疗科技也解决不了所有问题,我们已经在医疗科技上陷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怪圈,疾病越来越怪、越来越猖獗。更重要的是医疗费用爆炸式增长,这样走下去,医疗费用会拖垮我们这个第一老人大国的经济。最致命的问题,年轻社会的健康医疗体系如果不彻底改革,对个人、对国家、对民族发展的价值和意义产生深刻挑战。活一辈把资源大多用在看病上,这是不符合中国梦的理想的。
     所以,应对老龄社会的健康问题特别是慢性病问题,我们要更加重视中医的重大作用,重视中医的当代和未来的长远价值。
     我的结论是: 
      一是要树立老龄社会的新思维。不要光想着老人多了,还要看到小孩少了,更要看到生命长度的变化给生命安排的结构性影响。
      二是要树立老龄社会的新健康观。
      三是要树立老龄社会新的健康产业观,这也是健康养老分会下一步要研究的问题。
      四是要正确处理好中西医的关系。这个非常关键,将来这个产业能不能做好,主要恐怕真得要靠中医,但中医怎么样落地?健康管理概念很大,怎么样从战略定位上把准脉至关重要。
      谢谢!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 />